《神偷四爷:鲁西南贼王和他的侠盗帝国创业史》
第370节

作者: 有毛僧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鸭屎与简鱼正在聊天,听到了急匆匆的脚步声,从脚步一瘸一拐的声音中,鸭屎判断是鸡头米上来了。鸭屎站起身,刚要向简鱼介绍鸡头米,后者便持枪冲了过来。鸭屎发现,鸡头米竟然连拐杖都没有拄。
  “老六,你想干什么,把枪放下。”鸭屎一个箭步飞过去,将坐在沙发上的简鱼挡得严严实实。鸡头米手里的枪是开了保险的,在他手里不停抖动着,那枪正对着鸭屎的前胸。鸭屎从未见过鸡头米如此愤怒过,也从未见过他如此非理性地做一件事。此时的鸡头米,与自己认识的那位师弟完全不同。
  “四爷,你让开,这个小妖女杀了师父。你不替师父报仇倒也罢了,为何还挡着我?”鸡头米咬牙切齿断断续续地说,“自从师父死了,我没过过一天像人的日子。师父再怎么不是,他也是我们的师父。如今,在怀义堂的地盘,怎么能容纳杀死师父的人?”
  “你亲眼看到她杀了师父?师父死的时候,你在身边吗?”鸭屎问道,“当年发生了什么,你又知道多少?微山的事情翻篇了。不要再这样了,好吗?”
  “这个小妖女是屎壳郎的人,她在,屎壳郎就在。师父死了,屎壳郎多半会弄死咱们。我觉得还是杀了她为好,以绝后患。”鸡头米知道,为师父报仇的事情在鸭屎这里是通不过的。师父欺压过鸭屎,弄得鸭屎几乎惨死。鸡头米也清楚,自己这样做也不过是发泄内心的不满。毕竟,自己也背叛过师父。如果师父不死,他早晚也会将自己弄死。自己为师父报仇的理由,慢慢变得那么不成立。于是,他又寻找所谓屎壳郎的理由,试图说服鸭屎杀了简鱼。很快,他自己就意识到,这个理由更不成立。如果他知道简鱼是鸡头米的堂妹,屎壳郎是鸭屎的亲叔,给他一个胆,他也不会如此莽撞地冲进来。他不知道,鸭屎也不想让他知道。

  “老六,你最近累了,回去休息吧。近几天的事情,我来盯着。”鸭屎说道。鸡头米将枪收了起来,扶着墙,一瘸一拐地走了出去。他的背影一大一小,在灯光下闪烁着,让鸭屎看了非常心酸,他的身影与莲花岛时代宁十三的身影何其相似。
  “哥,我先走了,我以后不来了,省得你们兄弟不合。我杀了你师父,我的出现并不合适。”简鱼说完就往外走。
  鸭屎从她的眼神中看出了很多异样的色彩。鸭屎猜测,她这次来绝对不是简单的看看他和问候他。越是临近分别,简鱼越是欲言又止。鸡头米的闯入,让她更坚定地三缄其口,不再说话。鸭屎送她走了下去,来到了门外的街上。
  走出这个街区,简鱼在前,鸭屎在后,两人一直这样走。简鱼没有回头,鸭屎也没有追上她。一直走到了街区的尽头,临近拐角处,鸭屎才猛然追了上去,拦住她问道:“简鱼,告诉我,到底发生了什么?与你丈夫、孩子有关吗?”
  简鱼摇了摇头道:“没什么,你回去吧。”
  简鱼刚说完,泪已经夺眶而出。鸭屎将她再度抱在怀里,小声问道:“我叔叔有问题?”
  刚说完叔叔两个字,简鱼的泪水便以几何倍增加,啪啪滴在鸭屎的肩头上。鸭屎敏感的神经已经猜测发生了什么,只是他不敢指出来。
  “带我去见他。”鸭屎要求道。
  简鱼摇了摇头道:“你不用管了。”
  简鱼的态度刺激了鸭屎,鸭屎强烈要求道:“他的事,是我家的事。他是你亲爹,更是我亲叔。如果连我都见外,这个世道就再也没有天理了。”

  简鱼叹口气道:“跟我走吧。”
  在位于芝麻湾附近的海边上,有一栋掩映在树林中的别墅。别墅的二层是封闭起来的,没有阳光可以透进去。屎壳郎矮小的身段就躺在二层的一间小屋子里。屎壳郎住惯了地下世界,特别讨厌住到地上。弟子们趁他昏迷的时候,将他放进了二层,故意将二层装扮得如地下一模一样。
  他是在香港与不同帮派打斗的时候,身上中了三枪,尽管不致命,但是消耗了他最后的精力。近日,枪伤复发,体内的脏器开始溃烂,在屋子里都能闻到腐败的气味。屎壳郎是个有自知之明的人,知道自己剩下的日子不多了。
  他一生因为侏儒的身份受尽了很多人耻笑,所以并没有正式娶过媳妇。为了不让简鱼觉得丢脸,他一直骗她,说她是自己的干女儿。简鱼也不知道自己的生母是谁。从武汉到重庆,再到上海、香港,简鱼一直陪着他。

  为了让女儿过安稳的生活,他力主不让她参与江湖上的事情,而是嫁人生孩子,退出了江湖。如果不是生命到了最后一段时间,他绝对不会让简鱼为他物色接班人。屎壳郎的原话是,如果没有合适的人,咱们就把几十号人散了。简鱼曾经要求接班,被屎壳郎严词拒绝。他绝对不让女儿过这样的生活。
  当简鱼从报纸上看到了鸭屎的照片,将报纸拿给屎壳郎的时候,屎壳郎就一句话:“叫他过来接班,这是命令,他必须来。”
  鸭屎走到屎壳郎的病床边,看到眼前的叔叔,立即充满了敬畏。这是一位不足一米四的小个子,头很大,双腿很短,须发皆白。但是,他曾经叱咤上海的地下,做过很多影响时局的事情。没想到,如今到了晚年,竟然落得如此凄凉的地步。
  他的腹部被包扎了几圈,从包扎的状况看,他动过手术,不过伤口已经波及了他的内脏。鸭屎闻到了腐烂的气味,脑子里盘算着叔叔还能活几天。
  此刻的鸭屎坐在屎壳郎床边。他满脸胡须,头发长长的,皮肤略有些暗。屎壳郎慢慢睁开了眼睛,看了一眼鸭屎,忍着剧痛笑了起来。笑完之后,他叹口气,随后又闭上了眼睛。门外有近百位弟子、门人。一部分在走廊排队,还有一部分在楼下抽烟。大家都在等待屎壳郎咽气,随后决定是抱团继续,还是各奔东西。

  “你是我哥的儿子。你这张脸与我哥当年一模一样。”屎壳郎小声说道,“我哥的魂儿前几天就来接过我,我说还没安排完后世,再缓缓。”他看了下钟表,正好是凌晨2点。“我让他待会的4点再来接我。咱们还有两个小时,我把咱家的事跟你掰扯掰扯。”
  “叔叔,这么晚了,您先睡一会儿,天明咱们再聊。”鸭屎握着他的手道。
  屎壳郎摇了摇头,叫来了排名前十的弟子,其中排在第一位的竟然是血滴蝉。当年,血滴蝉是关门弟子,如今成了大弟子,可见抗日期间,他的弟子多数都死了,后来不得不重新收徒。
  “我先安排后事,随后咱们聊,你爹还等着呢。”屎壳郎道,“我的弟子们听着,我的班,我侄子鸭屎接了。从今往后,你们都管他叫四爷。”
  血滴蝉上前一步,向鸭屎作揖,大声叫道:“四爷。”他身后的九个弟子分别向鸭屎作揖并叫他“四爷”。屎壳郎没给鸭屎拒绝的时间和机会,就将他扶上了自己的位置。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