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偷四爷:鲁西南贼王和他的侠盗帝国创业史》
第369节

作者: 有毛僧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日期:2018-07-25 21:54:58
  第339章 枭雄落幕
  在怀义堂客栈三楼的套间里,鸭屎专门让人做了一个书房。他不是个读书很多的人,但是身在香港,与在微山完全不同。在微山,他可以不学无术,但是在香港他必须要懂点什么。先不说粤语了,英语总得会一些。
  他学过法语,但是口语交流还行,这要感谢苏菲的枕边风,吹得他不得不会了大量地道的表达。不过,很久不说了,他早已忘了大半。如今,开始学习英文,顿时感觉自己三脚猫的法语成了学习英文最大的障碍。
  打听了这么久一直没有鸭蛋等人的消息,鸭屎早已急得上窜下跳。他从书架上胡乱拿下一些书,可是一页也看不下去。他从未这么急躁过,毕竟鸭蛋是他的儿子,且是他心中唯一的血脉。鸭蛋所继承的是生父老鲶鱼一脉的绝活,早已不是鸭屎一个人的事。
  当佟掌柜的急匆匆地走进他的书房时,鸭屎做梦也没想到,他身后跟着的竟然是一位贵气的女子,样貌让他觉得熟悉。等她走近了,鸭屎立即认出了她来。十多年了,她变化很大。原本比鸭屎矮很多,如今穿着矮高跟鞋竟然比鸭屎还高出几寸。
  当年的她瘦得像一只猴子,精瘦精瘦的,上窜下跳,抓都抓不住。如今的她尽管不胖,但是比往年丰腴了些。她的头发齐肩,刘海剪得有点曲线,露出了一半额头。她的眼睛比小时候深邃了很多,但是依然如微山湖的秋水一般清澈。
  她是精心打扮过的,淡淡的粉底与粉色的口红,透着都市丽人的简洁与大方。丰满的胸部告诉鸭屎,她多半已经做了母亲。快要走到书房的时候,她停住了脚步,显然内心里是激动的,不知道该以什么样的步伐走过去。

  她的担心是多余的,根本就不需要她走过去,鸭屎早已如草原上的豹子一般,以极快的速度跑了过去,像拥抱小别的情人一样,一把将她抱在了怀里。没有认识苏菲前,鸭屎的拥抱是比较粗鲁的,顶多是重重的将对方揽过来。在法国人的熏陶下,鸭屎本可以抱得很绅士,但是见到她的这一刻,他一开始绅士地抱住她,随后粗野地使出浑身的力气。
  他仿佛一个长不大的孩子,在沙滩上丢失了毛绒玩具,寻找了一整天,终于在夜幕降临的时候找到了,于是将其抱入怀中。她并没有说什么,眼圈有泪,但不敢流出。对一个已婚女人来说,在自己堂哥怀里追忆往昔随岁月,总会让人多想。
  佟掌柜的不该看到这一幕,可是鸭屎迅猛龙一般的速度,让他不得不看到。这是他为怀义堂工作以来,第一次看到鸭屎对一位远道而来的女人如此激动。他笑着,摇了摇头,走出了房间,回到了一楼的柜台,心中一直琢磨着,江湖上名气如此大的越人简鱼,竟然是一个美丽的少丨妇丨,这多少颠覆了自己的价值观。佟掌柜心想,得亏我还是个混江湖的,竟然不会到她是个美人胚子。
  “你一直在香港?”鸭屎很快意识到,用抱情人的姿势拥抱自己的堂妹是非常不礼貌的。他轻轻将她从怀里挪开,双手揽着她的双肩,语无伦次地问道。当他意识到,用这种方式搂着堂妹的肩也是越礼的时候,他改为一只手,揽着她,引她坐在旁边的沙发上。
  简鱼从尴尬中走出来,潮红的脸恢复了正常的颜色,仔细看了下鸭屎的长发、乱须,用带有心疼的语气说:“哥,你怎么老成这样了?”她心中的鸭屎是少年俊才,凌厉的眼神,迅猛的动作,不容置疑的语气,让人又爱又恨的傲慢与自信。如今的鸭屎,被战争摧毁了意志,被岁月剥夺了青春。

  鸭屎苦笑了下,随后说:“我把胡子一刮,还是翩翩少年。”
  听鸭屎这么一说,简鱼突然想到鸭屎要去越南前与她的诀别。那一刻,简鱼深信,鸭屎一定到不了越南,多半会死在路上。她为之哭了好几天。之后的几年,每当想起这件事,她都会偷偷哭鼻子。即便是做了母亲,她也会在给孩子讲述四爷伯伯的故事时,讲到要进处,她自己总会哭成泪人。
  她知道,这是鸭屎的调侃也是自嘲,不过从鸭屎皮肤的粗糙程度,以及他眼神中流出的绝望与疲倦,简鱼立即意识到,他过得并不幸福。
  “哥,你是怎么活下来的?”简鱼本来想聊聊其他的话题,但是忍不住还是聊到了鸭屎最敏感也是最不想提起往事。

  “唉,说来话长。”鸭屎站起身,走到窗前,打开了窗户,透过窗户看到了远方的海“我的所有经历,要从一个叫苏菲的女孩讲起。”面对自己的堂妹,鸭屎没有什么可以隐瞒的,他将从越南到云南,再到山东,进而辗转台湾、香港的故事一点点讲给了简鱼听。
  他一边讲,简鱼一边哭,等他讲完的时候,夜幕降临了,简鱼也哭干了双眼。
  鸭屎停止了讲述,笑了笑问道:“你都经历了什么?”
  简鱼叹口气道:“上海被占领后,干爹带着我们逃到了河南,随后到了武汉,再后来到了重庆。我们把带在身上所有的财产都换了飞机大炮,支援国军抗战。我在重庆认识了我丈夫,干爹给我们办了个简单的婚礼。婚后不久,日本投降了,我们回到了上海。不料很快打起了内战。干爹很愤怒,带着我们一路南下,来到了香港。”
  “在我身边,你就不要再叫干爹了。直接叫我叔爹就好了。”鸭屎笑着说。
  “唉,”简鱼苦笑着说,“我都叫习惯了。”
  鸭屎清楚,每一个经历了战争的人都有无数说不出的苦楚,简鱼的轻描淡写绝对不是事情的真相。尽管简鱼成熟了太多,但是也多愁善感了很多。她一定经历了什么难以述说的的事情。她不讲,鸭屎也不好问。
  鸡头米派兄弟们打听东北帮的基地,但是没有收到实质性的情报。这帮人的商业实体还在,酒吧、餐馆、赌场、Ji院都在营业,但是鸡头米的人软硬兼施,依然拿不到一手的信息。这帮人挟持了几个孩子后,通过发广告的形式,收罗了不少人进去。
  鸡头米根据广告上的信息联系了对方的地址,却发现这个地址早已失效。他垂头伤气地回到了客栈,刚进门就被佟掌柜的拦住了。

  “六爷,四爷那里来贵客了。”佟掌柜小声汇报道。
  “谁啊?”鸡头米一脸不屑地问道,显得很不耐烦。
  佟掌柜原本想让他猜一下,但是见他有心事,脾气有点急,于是就没敢绕弯子。他拿过账本,将简鱼自己写的名号递给了鸡头米。鸡头米一看,头立即大了。他将账本扔到了柜台上,拔出手枪,上到了楼上。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