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厂长的隐秘生活》
第311节

作者: 猪大长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你特么指谁啊,你哪只狗眼看到是老子给你能出来的洞,我怕是捅了你老婆哦!”
  粱进仓这话一出口,惹得村民又是一阵狂笑。
  这时,岳鹏的火噌地一下就上来了,他身后这些人那也不是吃素的,怼陈斌的时候就是这帮子人,本来就是他从城里拉过来准备跟当地的村民开干的,这一把火一旦点起来,绝对是一场血战啊。
  方长瞬间挡在岳鹏的面前,喊道:“不能动手,一旦动了手,你就真的回不来了。我能帮你挽回损失,忍忍!”
  “曰死尼玛!”
  “啊……”
  听到这大骂的声音,再听到龙墨的尖叫声时,方长一转头,那根扁担就像遮天蔽日一样地砸在了方长的头上。
  一股子热流从头上流了下来,方长站在那里,连晃都没晃一下,顺手抹了一把,满手腥红。
  方长轻轻地叹了口气,抬头看了打人的梁进仓,这人没有一点惊慌的样子,不但是个惯犯,应该手上沾过不少的血。
  “看什么看,老子又不是打你,好狗不挡路,你活该!”粱进仓嘿嘿笑道。
  “你没事吧,疼不疼,我带你去医院……”龙墨急得双眼通红地拿着纸巾给方长捂伤口。
  满脸是血的方长居然还笑得出来,说道:“我没事,走吧,龙镇长,我们换个地方谈,还有岳鹏,一起来吧!”
  岳鹏本来跟方长就不熟,这时方长为他挡了一扁担,感激的同时也很内疚。
  要真的干起来,结果不好说,这局面是方长拿血换来的,岳鹏当下拿支烟塞方长的嘴里,点着了火,说道:“兄弟,挺住,以后就是兄弟,有肉一起吃!”
  陈斌拍得正起劲,粱进仓一把抢过手机扔地上,抬脚就踩,用力踩,踩到粉身碎骨为止,指着一群人得意道:“走什么走,事情不讲清楚,你们走得了吗?”
  方长从一堆废渣当中把那手机卡捡了出来,在身上把沾上的血擦擦干净,然后装进兜里,冲粱进仓阴冷地笑道:“人家好歹是个镇长,你的关系充其量也就是个村长,你得到的命令是把镇长搞下课,没让他把她弄伤。粱进仓,你要是伤了镇长,你觉得接下来的日子还能过下去。”
  “这有什么,大不了再找个地方躲几年呗!”
  听到陈斌这话,粱进仓那气势一变,手里的扁担捏得吱吱响,看他手臂上的力量,这是要把人抡死的节奏啊。
  然而方长根本没有给他纠结的机会,带着一行人挤开了人群往大路上走去。
  “让你的人把蛙田看住了,忍两天,这事儿,我帮你摆平!”

  听到方长的话,岳鹏冲他带过来的几个兄弟招呼了一声,他们就拿着家伙守在蛙田的边上。
  “我送你去医院吧!”到了镇办公室内,龙墨忙上忙下地替方长处理着伤口。
  由于多年来照顾龙远山,龙墨现在可比很多护士更专业。选用酒精消素,再涂上药水,然后用的纱布将伤口捂了起来……
  正处理着,龙墨一下就哭了起来,“你傻啊,不会躲吗,都怪我……”
  岳鹏都懵了,他一躲,那不是我挨这一下,禁不住全身一颤,赶紧冲方长道:“兄弟,刚才真的谢谢你了。”
  方长摇摇头,冲龙墨笑道:“不是什么大伤,别哭。”

  龙墨也觉得自己失态,赶紧说道:“你们聊,我去一下卫生间!”
  龙墨前脚一走,陈斌马上就说道:“我都说了,那牛蛙是自己跳我怀里来的嘛,我昨天从那儿过的时候,正看到粱进仓那狗曰的在捅网子,太缺德了!”
  方长白了陈斌一眼,然后再朝岳鹏问道:“怎么憋了这么长时间,今天突然就炸了啊?”
  “能不炸吗?”岳鹏叫道:“昨天破坏围网,我还没来得及补,晚上就带人往里面放蛇,我草特么的。”

  “蛇?”方长顶着一大血包,嘿嘿笑道:“够毒的啊,你怎么知道是他们放的啊,也许是网子坏了,蛇钻进去的啊。”
  “钻几十条进去?”
  几十条蛇?门口刚回来的龙墨吓得花容惨白。
  要知道女孩子最怕的无非就是蛇和蜘蛛这一类的东西。还是几十条。
  方长问道:“损失有多少?”
  岳鹏长长地叹了一口气,精气神都萎靡了下来,说道:“我在这里投了三年,本来以为今年要大赚一笔,结果一场水把什么都冲干净了,才买的一批半成品,准备养一二十天,回点本钱,这几十条蛇进去,又损失一半。我特么真是倒了八辈子血霉,才来了这个破地方。遇上了这帮子臭不要脸的东西!”
  改路费,地改田补偿款,务农补偿费……
  岳鹏这几年光是上下打点,就砸了十七八万,这数目对有钱人来说可能只是一笔小数目。
  可就算是有钱人,做投资搞实业,也是要计算成本和回报的。
  而岳鹏的投入明显太大,回报为……零!

  将近三年时间,他一分钱都没赚到,而且每天都在亏,有人问他,既然亏这么厉害,为什么不早点抽身出来?
  这就跟股市被套是一个道理,还没跌到零或者退市,那就一定有翻盘的机会。
  如果不是遇到龙墨和方长,那岳鹏真的就是年轻了。
  听到他一个三十多岁的男人一把鼻涕一把泪地把这些糟心事说出来的时候。龙墨惊讶道:“难道就没人管吗?”
  岳鹏说道:“我找赵镇长反应过两次,结果当天晚上就被人投了毒……”
  “这……这……是谁心肠这么坏啊?”龙墨花容惨白地说道。

  看了看龙墨的样子,方长心里暗叹一声,他就知道龙墨并不适合这里,不是性别歧视,而是女人天生就不太适合一些岗位,因为脸皮不够厚,心不够黑,下手也不够毒(大多数女人),这就注定了他们干不出撕破脸豁出去的事。
  为了击碎龙墨最后抱有的幻想,方长问陈斌道:“你说他躲难躲几年是什么意思啊?”
  陈斌恍然大悟道:“我就说你胆子怎么比个子大,原来你不知道梁进仓的事啊?我告诉你,他当年是石匠,抡的是二锤,打的是石头,有一年在外头修路的时候跟工地上的工友起了冲突,听人说他一锤子就把人抡死了,然后跑回乔山镇躲了这么多年。这事儿不管是真是假,我都当是真的,镇下面的村子里也都当是真的,所以从来都没人敢招他,这人手里只要沾了血,那下手都黑啊,你看看他今天吃人那副样子,我敢肯定,他喝多了酒说自己弄死人的事情十有**是真的。”

  龙墨的眼睛一下瞪得大大的,这好像不是她理解的那个世界吧!
  看到她的表情,方长突然觉得让她知道这些事情会不会太残酷了啊?不过也没有办法,得让她知道她在跟什么样的人抬杠。
  过了好久,龙墨才深深地吸了一口气道:“就没人管管这事情吗?”
  这话一出口,才发现三双目光齐齐朝她看了过来,她这才知道原来自己也是有职责在身的,那自己能怎么办呢?难道要找大伯求救?
  “岳鹏,这牛蛙你还打算养不?”方长见岳鹏眼神有点犹豫,于是叫道:“你看着我,告诉我,还养不!”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