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孤独的气味》
第207节

作者: 树妖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在此之前,夏昼已经默许尸体运到亲王府时可以有人相送,主要是粉丝们的压力太大,但不论是送葬还是媒体,都不允许踏入亲王府。亡灵需要安歇,生人太多会染上过多鲜活之气,魂魄会不敢反复。
  而到了第七夜,别说是亲王府,就连亲王府的门外周围都不允许生人围观,招魂之夜危险重重,一旦怨灵附体将会伤及无辜。
  快到子夜时起了风,阴云遮了月,就在众人都抖了一身的鸡皮疙瘩时,让后脊梁发寒的一幕发生了。

  远远的,一辆灵车开了过来。
  通体的白。
  招魂幡插在车身四周,在黑得粘墨下的夜色中随风飘荡。
  悄无声息,就连车辆行走都静得很,像是划走在深海上的船,死亡之船。
  灵车经过时,所有人都收了音,鸦雀无声的,就连见惯大风大浪的媒体记者们都噤若寒蝉,深夜通体白的灵车,任谁看了都觉得不自在。
  灵车停在亲王府门口时正正好好就是子夜。

  紧闭的府门缓缓打开,一条雪白的地毯从门前一直延伸到府邸深处。府邸上下都没燃灯,堪比外面还要黑暗,唯有那地毯,可也渐渐被暗色吞噬,像极了连接人间和黄泉的通路。
  很多人往府邸里望了一眼,都吓得缩回头,总觉得里面阴风阵阵,落在人面的风都恰似染了寒霜的冬风。
  商川的尸体被安置在一尊上好楠木的棺椁里,抬尸人共6名,架起棺椁进了亲王府,整个过程也都是静谧得很,不允许有吹拉弹唱,不允许有人哭丧。
  棺椁抬进去后,有人迅速地在府门上贴了几道符,那符跟黄表红字符不同,是白纸黑纹,那纹路看似文字却又像是图案。
  有人快速地查了一番。
  发现这符就是夏昼在沧陵时所用的符咒。
  这符咒具体有什么功效就不得而知,大家在沧陵当地的论坛里查过这种符咒,就算是当地人也说不出一二,但一致表示,但凡沧陵的蒋爷治病祛邪用的都是这种纹路的符咒,谁人都不敢去猜测,否则就是亵渎神灵。
  大家没看见夏昼。
  除了送别商川的尸体,众人最好奇的还是夏昼,大多数人都没见过她本人,即使翻出她之前暴于人前的照片也不是太清晰。

  其实大家想看夏昼的目的很简单,他们好奇,究竟是什么样的女人能在沧陵翻手为云覆手为雨,究竟是什么样的女人能让堂堂的陆门太子爷失了理智。
  但众人没能如愿,从商川的尸体运送到入府再到灵车离开,夏昼从头到尾都没露面,众人大失所望,殊不知夏昼早就在亲王府候着了。
  唯一有资格跟着尸体进入亲王府的记者就是王传,毕竟是同学一场,夏昼最后还是同意他踏入王府,但也只给他半炷香的时间。
  但对于吃这碗饭的人来说,别说是半炷香,哪怕是十几秒都行,能亲眼见见这桩“盛事”,也算是不枉来这一趟。
  为此王传得意得很,眼睛都快长到天上去了,其他同行们都央着他多拍些照片,他自鸣得意:看我的心情吧,再说了,这些事都犯忌讳,有些照片拍的了,有些照片是不能拍的。

  同行们都应声附和,等王传进去了后,大家在背后啐道,什么东西,不就是想拿头条吗?
  可半炷香后,王传惨着张脸就出来了。
  大家都蜂拥而上,就连商川的粉丝也都将他围了个瓷实,追问他里面的情况。王传的嘴直哆嗦,反复就在说一句话:太吓人了!
  翌日,也就是第七日,王传的一篇报道出来了,绘声绘色地描述了子夜时分的亲王府灵堂模样。
  亲王府的灵堂就设在戏台,那白地毯就像是招魂幡似的一直绵延在台下,恰巧就是商川坠台身亡之地。

  戏台本身就灯光昏暗,又被装设成灵堂,到处都是惨白,看得人眼极为想不舒服。
  纸糊的青灯来夜风里摇摆,灯身上也绘有符咒,众多招魂幡被拉成了旗海,一直连着对面的阁楼,远远的如张巨大的网,又像是藏区的风马旗,只不过招魂幡都是白色的。
  棺椁停放在后台,灵位之上摆设贡品。
  地上洒满了糯米。

  有香柱缓缓燃烧,据说,这香直到招魂前是不能熄灭的,否则生人会遇险。
  除此,灵堂还设有6只纸人,三男三女,是为阴魂引路之用。
  王传就是被这6只纸人吓到的。
  身穿戏服的纸人,活灵活现堪比活人,哪有一般扎纸店扎出来的模样?他在报道中提及,那纸人的眼睛似乎会动,一直在死死地盯着他,就像是纸壳子里装了灵魂似的,盯着入侵者,仿佛下一秒就能扑上来。
  报道中只有文字没有图片,王传说,现场不让拍照片,一来是对死者的不敬,二来,他觉得那纸人邪气得很,有所忌讳。
  众人哗然。
  一时间网络又崩了,热搜前几名的话题都跟夏昼招魂有关。
  外面风风雨雨,亲王府里静寂非常。
  夕阳快沉落的时候,王府上下也染上了黑红色的光晕,古树沙沙,招魂幡如绵长的手伸向远方。
  陈瑜是大白天就被夏昼叫过来的,夏昼命她守着香炉和火盆,告诫她香绝不能灭,而且还要不断地往火盆里扔纸钱金元宝等等祭品。

  这种事陈瑜平日里是唯恐避犹不及的,但碍于总觉得欠着夏昼的人情,所以在早几日夏昼找她帮忙时,她连问都没问直接说没问题,结果临秋末晚被通知说要来守灵,吓得她差点吐血。
  夏昼落得逍遥,始终在摆弄她的“巫衣”,还时不时啧啧两声,“陈楠楠,这走南闯北之后还是发现咱们京城的裁缝最地道,看把我这件衣服做得真漂亮。”
  陈瑜并不觉得漂亮。
  她在电视上见过这种衣服,虽说不尽相同,但也差不多是一个性质,像是萨满法师身上的服饰,让人看了不舒服。
  “我就纳闷了,你为什么偏偏挑陆东深出差的时候招魂?万一出事了怎么办?”陈瑜愤愤不平地往火盆里扔纸钱,“再说了,你找别人不行吗?还非得找我”
  夏昼回答得淡若清风,“第一,陆东深身上的阳气太重,会影响招魂第二,反正我也不待见你,真要是出什么事我也不心疼。”
  气得陈瑜牙根痒痒。

  夏昼十分好心地宽慰,“留着点力气,离招魂还有6小时,你最好养足了精力做好心理准备,否则真要是遇上怨灵跑不掉可别怪我。”
  天边最后一丝霞光被黑暗吞噬后,陈瑜的心也坠入了深渊,她恍惚生出一种错觉来,这个季节本应就是天黑得晚,今天怎么就这么早日落了呢?阴
  云遮了大片月光。
  投下巨大的黑魆魆的影子罩着整个亲王府。
  起风了。如
  平地而起的厉风,阴沉沉得压人。吹得招魂幡四处飘摇,灵堂之上呼啦啦地直响,夹杂着风的呜咽声,像是怨灵的哭声。火

  盆几番险些火苗四溅,陈瑜忙稳住火势,可香炉上的香又有灭的危险,她又忙照顾香火。起
  身时撞到了旁边其中一只纸人,纸人单薄摇晃了两下,陈瑜眼疾手快在其头部即将跌入火盆前接住,扶正摆好,然后对着商川的遗像紧张嘀咕,“我只是不小心,莫怪莫怪。”背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