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村支教的哪些日子》
第1349节

作者: 不说再见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萧晋“大怒”,一掌拍在桌面上:“你们敢赖账?”
  “萧先生,请您注意您的言辞!本店开业至今,靠的就是诚信和口碑,如果您再这样出口诽谤的话,那我们就不得不对您采取一定的措施了。”青年人和气面色不改,说出的话却充满了毫不掩饰的威胁意味。
  萧晋深深看了他一眼,表情重新恢复到微笑的模样,问:“年纪轻轻就能被委以重任,你和晁玉山是什么关系?”
  青年人眉毛微挑:“先生认识我们老板?”
  “何止认识?你们老板的腿都是我打折的!不过,他家有润骨金方在,估计这会儿已经康复了。”

  青年人再无法保持淡定的神色,瞪起眼:“这么说,先生今天是来搞事情的。”
  “不,我就是来赢钱的。当然,要是你们想赖账,那搞事情就不可避免了。”
  闻言,青年人的第一反应就是让人把这个嚣张的家伙带走好好教教规矩,但紧接着,他心里又开始犯起了嘀咕。
  如果此人说的都是真的,那么,打断了老板的腿还敢到老板说了算的庆州来,除非他是傻子,否则必然有所依仗。
  很明显,这个人不是傻子。
  不管怎么说,赌场在华夏都是见不得光的生意,虽然晁玉山是庆州的土皇帝,但他的影响力仅限于庆州这一亩三分地,若来者真是什么了不得的过江强龙,事情闹大了,对谁都不是好事。
  沉吟良久,青年人站起身,说:“既然先生和我们老板有旧,那我就要冒昧的问一下了:先生尊姓大名?”

  萧晋哈哈一笑:“不错不错,怪不得你有资格负责一家这种规模的赌场,足够沉稳谨慎,脑子也不差,叫什么名字?”
  青年人抿了抿唇,回答:“我叫晁玉贤。”
  “嗬!跟晁玉山是一个字辈的,至少也是很近同族兄弟吧?!可惜啊!你不是长房嫡系,就算能力再强,也只能给一个蠢货当小弟,实在是可惜。”
  晁玉贤眼中闪过一丝愤怒,没有吭声。
  “好吧!”萧晋又有些意兴阑珊的摆了摆手,“你去给晁玉山打电话吧!告诉他一个叫萧晋的家伙在赌场赢了钱,让他赶紧给老子送两亿零八百五十万的现金来。注意,我要的是现金!
  如果他敢不照做,老子就拆了这家赌场、包括上面的酒店。”

  晁玉贤眼角狠狠抽搐了一下,转身就走出了贵宾室。
  “小钺,你说我让那个家伙替我管理咱们马上就能得到的产业,怎么样?”抿了口酒,萧晋问身后站着的女孩儿。
  小钺虽然不是助理管家型玩偶,但一定的培训还是受过的,所以闻言稍微一想,就回答道:“他是晁家人,由他接手确实能有效的降低晁家产业的反抗力度,但是相应的,他的忠诚度必须经过非常严格的评估,如果他现在就不甘于被本族人领导,那必然更不甘心屈居外姓人之下。”
  “忠诚?不存在的。”萧晋冷笑,“择木良禽为的都是利益,只要利益给足了,就能获得相对的忠诚。当然,在这之前,都必须先把野心给打掉才行。”
  话音刚落,咣当一声,贵宾室的大门就被大力推开,晁玉贤黑着脸走进来,身后还有两个黑衣汉子推搡着一位兔女郎,赫然正是跑来这里偷拍的宫妙恬。
  啪!将一部手机丢在萧晋面前,晁玉贤寒声道:“萧先生,你的戏演的可是真好,在这里跟我摆着龙门阵,那边让这个贱人偷拍,差一点就让你们给得逞了。”
  看看已经吓得浑身发抖的宫妙恬,萧晋叹了口气,一脸惋惜的说:“刚刚我还跟我的姑娘夸你不错,没想到你转眼就给我表演了一个什么叫做蠢,这样让我很没面子的啊!”
  “还装?”晁玉贤从兜里掏出两个拳刺慢慢的戴在手上,狞笑道,“区区一个龙朔来的狗屁华医,竟敢跑到老子面前充大个儿,这要是不给你留下一点念想,老子还怎么在庆州混?”
  萧晋摇了摇头,视线落到宫妙恬的脸上,说:“宫小姐,既然他们认为你跟我是一伙的,那建议你还是过来我这边比较好。”
  现场的情况很明显是他马上就要倒霉了,一般人肯定都会想,跟他在一起岂不是要跟着一起倒霉?然而,也不知道宫妙恬是吓傻了,还是破罐子破摔,竟然真的朝他走了过去。
  晁玉贤也没让人拦着,死死的盯着萧晋的眼睛问:“萧先生这是想坦白点什么了吗?”
  萧晋不置可否的耸耸肩:“坦白了怎样?不坦白又怎样?”
  “说出你的幕后指使是谁,来这里的目的是什么,我可以看在你已经给我们送了十万块钱的份儿上,让你少受点苦。否则,能不能活着见到地面上的太阳,就只能看你们自己的造化了。”
  “哦,好吧!我正想知道自己的造化到底如何呢,你们该怎么办就怎么办吧!不用留手,别一下子就弄死就行。”
  晁玉贤以为最后的那句话是萧晋漏了怯,还打算再嘲讽一句什么,可嘴巴才刚张开到一半,忽然眼前闪起一片刺骨的白光,下一刻,贵宾室里就充满了惨叫的声音。
  有什么东西溅到了脸上,让他整个人都僵住了,一股前所未有的寒意从脚底板直冲脑门。他颤抖着手指在脸上擦拭一下拿到眼前,指尖一片血红,然后脖子像是生了锈似的一点点转到一边,瞳孔登时便缩成了针眼。
  只见跟他一起进来的四个手下此时已经全都倒在了地上,每个人都有一个“零件”离开了身体,或是一只手,或是一整条胳膊,惨嚎声令人心惊,鲜血流了一地。

  那位之前在萧晋身后的JK制服少女双脚踩在血泊当中,左手上的画筒已经打开了盖子,右手则持了一把微微弯曲的长刀,还有鲜血正在从刀尖缓缓滴下。
  这样的年纪,这样的身手,这样超强的素质,一个毫无背景的小小华医有资格拥有吗?当然不可能!晁玉山,你个王八蛋竟敢坑害老子!
  “你已经给晁玉山打过电话了,他的回答是不是让你把我给控制住,然后等他到来?”点燃一支烟,萧晋淡淡地开口问道。
  晁玉贤干咽一口唾沫,点头。
  “也好,那我就在这里等他好了。”萧晋无所谓的耸耸肩,又指指地上那些惨叫的人和血迹说:“叫人进来把这里打扫干净。”
  说话间,他忽然闻到了一股骚味儿,余光一瞥,发现宫妙恬的黑丝袜赫然湿了一大片,显然是被之前那种血腥恐怖的场景给吓尿了。

  想了想,他索性起身道:“算了,打扫也弄不干净,带我去别的贵宾室。另外,把你外套脱下来。”
  在断肢和血腥味的刺激下,晁玉贤根本升不起丝毫反抗甚至犹豫的念头,闻言立刻就脱下了自己的外套。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