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厂长的隐秘生活》
第310节

作者: 猪大长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别说,这虚胖的男人眼睛有点斗鸡眼儿,不过脑子倒是挺好使的。龙墨到这个时候了,心里居然还很轻松,摆了摆手叫道:“乡亲们,乡新们……啊……”
  一声尖叫,龙墨让这嘈杂声音顿时安静了下来,龙墨看了看这群手里拿着家伙事儿的村民,然后叫道:“把你们手里的东西先放放,别冲动,我很想知道,我没有让你们来帮忙啊,为什么这一会儿工夫就提着锄头拿着扁担的全出来了呢?这里没有什么事了,你们先回去吧!”
  “那怎么行,镇长大人,你看看这斗鸡眼儿的胖子,满脸写着不是个东西,要是他欺负你一个姑娘家,那可怎么办!”
  “是啊是啊,这斗鸡眼儿成天到晚盯着村里的黄花大闺女看,满肚子坏水呢!”
  “镇长,赶他走,这胖子把耕地都给破坏了,咱们拿什么养活自己啊。”
  “放尼玛的屁!”岳鹏满脸曰了狗的表情,突然暴躁地大吼了起来道:“你们特么的跟老子签租地合同领钱的时候可不是这么说的,就差没叫老子爷爷了吧,一个个的良心被狗吃了,死全家的狗杂碎!”
  其实以岳鹏这两家在这个承包地里受的委屈,他骂出更难听的话来都是可以接受的。他没有去找过任何人反应任问题。

  因为有人告诉他,来到这儿,受点委屈是正常的,亏也亏不了多少,村民打这儿过,顺手牵羊也带不走多少,就当是跟村民们搞好关系,这左邻右里的,顺带还能还能帮他看看贼。岳鹏信了……信了他们的邪。
  尼玛今天抓几只,明天抓几只,拿回去吃了也就算了,也不吃,弄死,扔旁边沟里。
  两年多来,岳鹏一直就这么默默地忍受着,没被逼疯已经很有修养了。
  只不过忍屎忍尿,他今天也忍不下去了,正面刚一波,大不了鱼死网破,投的本钱不要了。
  一通大骂破口而出的时候,一条扁担从天而隆,正当龙墨被吓得闭眼的时候,啪地一声,方长伸手把扁担给接住,顺势一推,将那第一个挥扁担的人推得退了七八步,这才被一群人给接住了。
  这一动作行动流水,在龙墨看来那是说不出的潇洒,一时迷了眼,两抹晕红扬上脸颊,双眼直勾勾地看着方长,嘴角带着一丝笑意,他怎么来了?
  “有事说事,动什么手啊,什么年代了还相信人多不犯法?”

  听到这声音的时候,众人这才正眼看了看方长,其中有几个还是方长认识的。
  “沈大爷,腰腿挺利索啊,下次就别在食堂面前装肾亏多拿几百块吃药钱了。”
  沈老头每次送鱼去食堂的时候,都会变着方地涨涨价,用得最多的法子就是生病了,得看病吃药。
  一听方长这么说,沈老头老脸一红,嘿道:“大侄子说什么话呢,我这不是看新镇长被人欺负吗,专程过来扎场子的。”
  “我谢谢你!”方长冷笑道:“我看你老就是身体太好找不到发泄的地方,欠你还是别趟这浑水,把你熟的不熟的乡亲都带走吧!”
  沈老头心里可是有数今天这情况是怎么回事,要是再跟着添乱,他家鱼塘子里的鱼就别想再卖到食塘了。

  要知道前阵子发大水,从大临湖里冲了好些条大鱼进塘子里,这都是钱啊,食堂不收的话,他得运到市里,市里要是没人买,那不白瞎吗?左右一衡量,挥了挥手,把三四十人当中七八个跟着起哄的中年男女全都带走了。
  “拍尼玛批拍,再拍老子给你把手机扔塘子里去,你个狗曰瓜东西!”沈老头临走时指着正拿手机拍现场视频的陈斌骂道。
  “来来来,拿去扔了,反正是方长大兄弟的,我又不心疼!”
  一听陈斌这个无赖的话,沈老头脖子一缩,赶紧离开。
  这时,方长再是一横眼,又走了十来个吃瓜的,再看看剩下这些人,一脸不怀好意的样子,应该就是带着坚决完成上级交待任务的态度,今天不干死两个是不打算离开了。
  这是一群有信仰的人,方长本来不想搭理他们,但是症结就在他们的身上,这是绕不开的一个死结。
  “你们不走,这是几个意思啊?”方长平心静气地冲着这群手拿家伙事儿的村民问道。
  “你谁啊,跟你有个几儿的关系,滚远点!”

  方长笑了笑,看着这个口出狂言,刚才就一直找机准备动手的中年村民,笑道:“我是乔山镇上的人,今天过来找岳老板谈生意的,怎么没关系啊?”
  “你跟他做生意?”中年村民咧着两排大黄牙笑道:“你跟他做生意,亏不死你,他卖的东西都有毒,吃了要死人的,你还敢跟他做生意,我看你也不是什么好东西。”
  “粱进仓,你怎么能这么说话呢?”龙墨一听这个中年村民骂方长的样子,一下有点生气了。
  粱进仓嘿嘿一笑,对龙墨说道:“哟,说不得了?镇长,跟他有一腿?”
  “你……”龙墨有些憋不住火,不过终归是个温柔的小女人,生气的话一出口,便是,“你怎么能这么说!”
  哈哈哈……

  一帮子臭不要脸的东西,被龙墨的话逗得大笑。
  龙墨又急又气,顿时有点下不来台了。
  村长集体换,村民要翻天。
  这种种迹象都在表明从龙墨上任的那一天起,矛盾开始激化了。
  这不管是谁与谁的矛盾,黑锅嘛,最后都得由龙墨来背。结果无非就是龙墨走人,然后换一个镇长,风平浪静。

  然而这样一来的话,倒霉的始终还是像岳鹏这样的养殖户,还有那些死了的冤魂。
  被方长温暖的手掌摁在了肩膀上,龙墨一下子平静了不少。
  扭头一看时,方长冲她摇了摇头,示意她不用再跟粱进仓这样的人闹下去,因为一旦闹起来,这冲突一起,之后就没有道理可讲了。
  龙墨心头一颤,不管是不是被人误会,反正自己对方长也是有好感的,让他们嘴贱一下,好像也没多大点事情。
  这么一想,顿时清醒了起来,接着把矛盾给转移开,不再理那个疯狗一样的粱进仓,而是看着岳鹏,问道:“岳先生是吧,有什么问题,你可以如实说出来,镇上一定会帮着你解决的。”
  “小婆娘,你是镇长,应该帮镇上村子里说话,你去舔一个外人,什么意思?长得乖,可以卖个好价钱?”
  方长气势一变的时候,龙墨一把抓住了方长的手,摇摇头,劝他不要动气。
  岳鹏看得心头一感动,当场说道:“镇长,你看看,你好好看看,这四条腿的畜牲蹦起来一丈多高,养这玩意儿就得围网子,成片成片的网子。你说说,乡亲们三天两头抓几只回去添道菜也就罢了,弄死了扔沟里我也不计较。可是你们这群杂碎拿剪刀镰刀把网子给捅几个大洞是什么意思啊,我特么的弄网子碍着你们什么了?”

  相隔不远,顺着岳鹏手指的方向,网子上的几个桶大的窟窿眼还是挺明显的。
  日期:2018-07-25 18:46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