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厂长的隐秘生活》
第309节

作者: 猪大长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你干什么啊!”
  林丽本来还在火头上,见方长跟疯了一样拿着板砖准备怼陈斌。
  陈斌当场吓得腿软,倒在地上,全身打摆子。
  这还了得?林丽第一时间抱住了方长,大吼了一声,死命地叫道:“方长,你别犯傻,你砸他干啥?”
  “一万多啊,林姨不是消不了气吗?我帮你锤死他!”方长气急败坏地说道。
  “你这孩子,怎么这么冲动,都过那么的事情了,谁还跟他计较啊!”林丽抱着方长,着急地喊道。
  方长神色一变,问道:“不跟他计较了啊?”
  林丽点点头道:“不计较了不计较了!”

  咚!
  一声闷响吓得陈斌全身一抖,只见方长把半块断砖往外边上一扔,拍拍手冲陈斌叫道:“起来吧,林姨原谅你了!”
  林姨愣了愣,这小子属狗的?刚才还跟要杀人似的,怎么一转脸就像个没事人一样?不对,被耍了!
  回过神来的林丽一撒手,黑着脸就往食堂里走。

  方长见状,一把拉着林丽的手叫道:“林姨,你刚才自己都说不计较了,还生什么气啊,好啦好啦,看在我的面子上,这事就过去了,给他一片地方,让他也混口饭吃。”
  林丽扭头瞪着方长道:“死孩子,阿姨对你不错吧,你还跟外人合起伙来骗我,气死我了。你说你花样这么多,怎么不用在佼佼身上啊?”
  方长嘿嘿干笑了两声道:“好林姨,别气了,一万多块钱嘛,让陈斌挣了还你,他要是不还,我收拾他!”
  “对对对,收拾我!”陈斌也一个劲地点着头。
  林丽睡了陈斌一眼,深深地吸了几口气,这才说道:“听着,我这是给方长的面子,你要挣到钱想还就还,不还没你逼你,但是你再干那些偷鸡摸狗的事情,我……我……我拿刀剁了你的手!”

  其实像陈斌这种烂人,方长本来是不想卵他的。不过这家伙烂归烂,这烧烤是烤得真没话说。既然有一手本事,镇上也需要稳定,那么帮他找一条正路,远比留下他这个祸害要强。摆几摊儿,看看脾性,如果合适,给他间店面。如果死性难改,那么方长应该也学会这烤牛蛙的做法了。到时候换谁来搞都一样。
  写好了借条,草拟了一份租用食堂外面空地的租约,那签名被狗刨似的,多看一眼,方长就觉得眼睛胀,顺手交给林姨道:“这张带借条的租约阿姨收好了,如果他违反当中任何一条,我亲手替你轰走他!”
  林丽没好气地瞪了方长一眼,就这么被这小子给算计了,你说说他这本事一套一套的,怎么就不能用来对付自家女儿啊?林佼让她别跟着掺合,不然的话,她就搬出去。如果不是这个原因的话,林丽这会儿肯定得跟方长好好说叨说叨,但是一想到她女儿的那张不耐烦的脸,又只得把到嘴边的话给咽下去。
  “走吧!”林丽这边的工作做通了,方长得带着陈斌去下一站。
  陈斌挠着头打着哈欠,问道:“这不是都弄好了吗,我得回去补个觉,晚上才有精神啊!”
  方长一把抓住他的头发叫道:“你不去找货源,难道要把你的猪蹄儿架上去烤吗?”
  一下子被方长拧着走了二三十米,跟鸡嵬子似的,看得后面的林丽一阵大笑,估摸着这镇上也只有方长能收拾这又不要脸又不要命的东西了,轻轻摇头一叹,转身进食堂里忙活去了。
  “哎哟哟……依得……得得得……快放手,头皮要扯掉了!”
  方长一把薅下来大把的长毛,呼地一口气吹飞起来。
  陈斌哭丧着脸,屁颤颤地跟在方长的身边叫道:“大兄弟,有没有什么光鲜一点的活啊,卖烧烤……一身油烟子,这不得被人天天笑话啊?”
  “你不卖烧烤想卖什么,卖屁股?”方长白了他一眼。
  “啧啧啧……粗俗!”陈斌加快了步子贴着方长,生怕走丢了一样,小声道:“去哪儿找货源啊,这么费劲,我去上面蛙田顺几十只……别别别,别薅头发,我错了我错了。”
  方长伸了一半的手收了回来,淡淡地说道:“以后别再让我听到偷、顺这样的字眼,不然屎给你打出来。你爹你妈就是对你欠管教,到我这儿,没那些怕没了儿子的事。要是你屡教不改……也别屡教了,有下次,我就把你活埋了!”
  陈斌被方长这冰冷的气势吓了大跳,禁不住一哆嗦,一个劲地点头。
  乔山镇的十字路口往右转,顺着大路一往上走了五六里地,这里就是一片大面积的水田和渔塘。
  方长回来这么长的时间,也没工夫上来转一转,站在一道坡顶上往远处看去,一眼就能看到那道大临湖的堤坝。

  一湖三镇十四村,指着这片湖养活,原本的公社大队将这片湖给瓜分了,规矩是几十年传下来的,偶有冲突,但也没有改变任何规则。
  后来占着大片湖,似乎也改变不了生活状况,来了大量的外来养殖户,租田租地,改田造塘,几年时间把这一片本来让人遗忘的地方变得稍有生机,富庶也是指日可待。
  曾经最先打着这片土地的人就是那一批从野外作业处拿着工龄补偿款扔掉铁饭碗的员工,几万十几万钞票全都扔进了这片土地这片湖。
  然而得到的结果基本一样,扔进水里连特么泡都没冒一个。
  上百万的鱼苗子放进大临湖,最后连个屁都没捞上来,有人在打渔当天,就从堤坝上跳了进去,打捞起来的尸体摆在堤坝上,家属一边哭一边拿着上千块的捞尸费赎尸体……
  当然,还有讲环保的,没有跳湖,选择了上吊,或者跳楼。
  那一年,真的有很多人,死在了这一片吃人不吐骨头的地方。

  “大兄弟,换个牌子吧……咳……这几吧梅花烟的劲太大了,抽得头晕!”
  听到这话时,方长吐了一个烟圈看着远处聚集的人群,满脸好奇,这个时间,大家不是应该各回各家,各找各妈才对吗,围水田旁边干啥啊?
  一见人群中急得冒汗的龙墨,方长就知道麻烦来了。
  龙墨到镇上接手工作的第一天,手下六个村集体换村长,大学生村官没一个前来报道,用人荒的情况下,在各村当中选出个德高望重的村民来当村长。
  按理说,这村长当选了,昨天应该来跟龙墨打个照面才对,结果龙墨昨天在临时建起的镇办公室板房里,没等来一个村长。

  今天从一早开始,龙墨就背上干粮和水在乔山镇的六个所辖的村里巡视,那些村长既然不露面,她就找上门去,看看这灾后村民有没有什么难处是镇是能帮着解决的。
  带着镇上两个人,龙墨一直巡到这个点儿,一个村长没见着,全天下来也没什么收获,结果就在准备回镇上的时候,路被堵了。
  一个女孩子被一帮子来路不明的人给围住,按理说应该很怕,可是龙墨却一点都不慌。只不过人聚得越来越多,场面看来就越来越乱。
  “龙镇长,你是新来的村官,城里人,我今天不是来动粗的,你得想想清楚,这些村民什么意思,他们一旦跟我干起来,是为你好,还是坑你!”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