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村支教的哪些日子》
第1348节

作者: 不说再见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喂!你玩不玩?不玩就起开,别占着茅坑不拉屎!”
  旁边响起恶声恶气的话语,萧晋从思考中回过神来,淡淡瞥了说话那人一眼,随手拿起一枚十万的筹码看都不看就抛到了赌桌上。
  又一次押注结束,荷官摁下揭盅开关,显示屏显示点数为二、五、六,十三点大,而萧晋筹码落下的位置恰好就是大。
  这一下,不光是周围的赌客,连他自己都觉得自己运气真的爆棚,因为他刚刚仍然没关注骰子的点数,那十万确实是随便扔出去的。
  老天爷让你发财,你不想要都不行。
  萧晋的心情顿时大好,比之前赢一百三十万还要高兴。这就是赌博的魅力,它能带给人一种充满刺激感的兴奋,别处根本体会不到。
  当然,就像丨毒丨品一样,这种兴奋也存在着极大的成瘾性,一旦深陷其中,其危害甚至能超过丨毒丨品,因为它要让你家破人亡,很可能只需要一夜的时间就足够了。
  清脆的摇骰声响起又结束,荷官示意可以下注,萧晋低头看看自己的筹码,嘴角勾起,数出里面的零头,将剩下的整整一百三十九万全都推到“围骰”区域的数字“6”上。
  赌桌上突然变得落针可闻,所有人、包括荷官在内都像在看疯子一样看萧晋。
  玩过赌骰的人都知道,三颗骰子偶尔会出现一种三个点数都一样的情况,赌场术语叫围骰,也就是普通人俗称的豹子。这种时候,不管赌客押的是大还是小,哪怕押对了点数,结果都是庄家通吃,也就是除了赌场之外,所有人都输。
  这就是庄家的优势所在。

  当然,出现这种情况的几率太小,没有赌客会在意这个,况且赌场也不是完全不给机会,赌桌上有一个单独的围骰区域,里面只有从1到6这六个数字,同时也是骰宝赌中赔率最大的地方,达到了惊人的1:150。
  也就是说,如果有赌客押了围骰,且开出来的三颗骰子点数都是他所押的那个数字,那么,这位赌客就能获得所下赌注一百五十倍的赌金。
  听上去很诱人,但基本没人会这么押,傻子都知道,出现豹子的机率本身就足够小了,还要押中准确的数字,简直就是白给赌场送钱。
  也因此,萧晋在围骰区域一下子押上一百三十九万的行为,在所有人看来,就是疯了。
  不过,在震惊和不可思议的同时,大家也都无法抑制的激动起来,就连监控室里赌场安保也都下意识的屏住了呼吸。
  那可是一百五十倍啊!如果赢了,一百三十九万顷刻之间就会变成两亿零八百五十万,一跃而成亿万富翁,这辈子都不用愁了。
  萧晋似乎非常享受这样被当成傻子围观的感觉,敲敲桌子,笑望着荷官问:“可以揭盅了吗?”

  荷官醒过神来,尴尬又不失礼貌微笑说声抱歉,然后按照规则向周围询问是否还有下注者。
  没人动,甚至还有赌客不耐烦的催促她赶紧揭盅。
  那荷官从来都没有遇到过这种情况,保持着脸上的笑容,抬起来的手都开始颤抖,慢慢的向揭盅开关摁去,仿佛正在承受着什么无形的重量似的。
  咔哒一声轻响,开关的阻尼回弹力极佳,荷官的手指一离开,马上就弹了起来,同时一旁的电子显示屏上也出现了骰盅内的画面。
  轰!
  赌桌旁瞬间沸腾了,甚至有人发出了女人一般的尖叫声,几乎整个赌场的人都被这里吸引了注意力,仅仅只是片刻之后,有人押中围骰赢了两亿多的消息就传遍了所有人,大家纷纷围了过来,争相一睹那位幸运儿的“芳容”。
  赌场方面不可能再淡定的下去了,因为这里不是四大赌城里的那些超级吸金饕餮,两亿多几乎是他们一整年的利润,如果真的被人一下子赢走,大老板怪罪下来,所有人都要吃不了兜着走。
  几个穿黑西装的汉子跑过来挤开围观人群,其中一位领头模样的青年人对萧晋恭敬的点了点头,微笑说:“恭喜先生在本店博得重金,我们为您专门安排了更加舒适的贵宾室,烦请您移步。”
  萧晋看看他身后那几个面色不善的黑衣大汉,说:“看这架势,我不移步也不行喽!”
  青年人淡笑:“先生真幽默。”

  就这五个字,后面没了,警告意味明显的令人发指,稍微有点情商的人都能听得出来。然而,周围的那些赌客却没有一个人对此表示异议,甚至连露出同情神色的都没有,相反,幸灾乐祸者不知凡几。
  两亿多,这是一个能让很多人毫不犹豫的愿意去犯罪的数字,如果真让萧晋拿走,那光是嫉妒都能让他们好多天睡不好觉,现在这货看上去非但拿不到钱,还有可能会倒霉,他们自然喜闻乐见。
  “贵宾室里有什么?我还能玩儿的这么开心吗?”就像是完全没听懂那青年人的意思似的,萧晋悠哉的喝着酒问。
  青年人眼中闪过一道精光,笑容越发和煦起来:“当然!贵宾室,顾名思义,它就是为像您这样尊贵的客人而专门设下的,在那里您可以随意要求玩儿法,为您提供服务的人也都是经过长时间培训的专业人员,保证让您玩儿的开心!”
  “哦?无论我想要玩儿什么都可以?”
  “只要是这世界上有的,无论什么!”
  “好!那我可真要见识见识。”
  萧晋笑着站起身,那青年人立刻就做了个虚引的手势,当先在前面带路。

  恰在这时,小钺回来了,萧晋上前揽住她的腰肢,凑到她耳鬓处,状似亲密的低声问道:“有什么发现吗?”
  小钺神情不变,冷冷地回答:“她身上的偷拍设备被你给拍坏了,正在卫生间骂你。”
  “果然是这样。”萧晋哈哈一笑,说,“那个小姑娘还真不是一般的大胆啊!竟敢跑来庆州土皇帝开办的赌场来偷拍。仔细想想,我毁了她的辛苦成果,挺过意不去的,虽然那成果不一定用得上。”
  “她只是设备坏了,但之前录下的影像已经传输到了手机里。”
  “是嘛!”萧晋眼珠子滴溜溜一转,自言自语道:“也好,看在她勇气的份儿上,小爷儿就送她一个前程好了。”
  说话间,前面带路的青年人推开了赌场角落一扇厚重的描金大门。
  如果说外面的大厅装修风格是纸醉金迷的话,那么,这间所谓的贵宾室就是赤果果的土豪风了。入目满满的白色和金色,不管装饰还是家具,通通都是标准的洛可可式,华丽浮夸到了极点。
  “先生请坐!”青年人示意了一下房间里最大的那张沙发,然后亲自走到酒柜前倒了两杯酒回来,深深的看了一眼站在萧晋身后的小钺,将一杯加了冰的放在他面前的桌上。
  “这就是你们的贵宾室?”萧晋皱起眉,口气不悦道,“老子是来赌钱的,这儿连张赌桌都没有,搞什么鬼?”
  青年人淡笑:“先生想继续赌钱,自然是可以的,但是在那之前,我有一些疑问需要您解答一下,请您稍安勿躁。”

  “我要是不想回答呢?”
  “您还想要您赢的那些钱吗?”
  日期:2018-07-25 18:45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