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孤独的气味》
第204节

作者: 树妖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跟我鱼死网破?景泞,话说得别太死,你以为我逼你就范就只有那些视频和照片?”

  景泞手一哆嗦,“你什么意思?”
  陆起白踱步到照片墙旁,目光清冷地看着上面的一张张照片,有全家福、她的单人照,最多的是两人合照。他抬手摘掉一个相
  框,景泞一怔,紧跟着他就松了手,相框落地应声而碎。
  “陆起白!”景泞快步上前。
  陆起白弯腰,修长的手指拨开碎玻璃,捡出里面的照片。照片里一个巧笑盼兮的女孩子依偎着景泞,两人眉眼间相像。

  “听说你妹妹在剑桥快毕业了,长得挺漂亮,前途无量啊。”他笑得漫不经心,目光落在照片里的景泞,她笑得开心,这笑容是
  他从来没见过的。“如果我没记错的话,你父母离异各自成家,只有你跟你妹妹相依为命。”
  莫大的恐慌将景泞笼罩,“你别打我妹妹的主意!”
  陆起白将打火机一揿,火苗跳窜,合照里女孩的脸就被烧了窟窿。“我搞不搞你妹妹,还得看你啊。”
  景泞疯了,冲上前要去夺,“陆起白你个禽兽!”
  陆起白将火机一扔,扣住她的肩膀就给她按在照片墙上,相框哗啦啦掉了一地。
  “所以你斗得过禽兽吗?”陆起白压下脸,几乎贴上她的唇,一字一句,“你要听话,否则,你身边的人都会因为你而遭殃。”
  陆东深冲完澡后回了床上,伸手来捞夏昼。她汗津津的,始终没捣过来力气去冲澡,也十分聪明地婉拒了他的“好心”代劳。

  瞧见陆东深的胳膊伸过来,一股子邪火就上来了,张嘴就咬了一口。他没甩开胳膊,任由她像是病猫似的撒野,反正不疼不痒的,此时此刻的她也没什么力气。
  最后她还是老实落他怀里。陆
  东深习惯冲冷水澡,尤其是在痛快淋漓的事后,夏昼一直觉得这不算是个好习惯,但就像现在这么依偎他怀,贴着他,刚刚几乎都能灼烧了她的肌理温度微凉下来,正好舒缓她的皮肤。
  心跳声入耳,力量结实,像是未曾退散的激情,绵延于心。
  “以后喝了酒后别碰我。”夏昼阖着眼昏昏欲睡,喃喃抗议,任由他的大手轻抚。白
  日温厚持重的男人,一入夜往往就没了节制,每次她都像是失了半条命,刚跟他在一起的那段日子其实她是心有余悸的,一看见他的时候,她的骨头连着筋都疼。她
  想,若不是爱他,她势必要对他的如狼似虎避而远之。陆东深是剂毒药不假,与此同时他也是剂催眠药。他身体力行地告诉她会喜欢会迷恋上这种忘却生死的贪欢,只要是他给的她一定都会喜欢。

  他的气味浸入了她的肌理她的毛孔,随着她的呼吸深入了骨肉血液,她的生理和心理都记住了他的气味,她果真如他说的那样,迷恋不已难自拔,虽说之后都要狠狠谴责自己的不长记性。
  今晚他是喝了酒,虽不酩酊,可有了酒精的作祟他更是没轻没重,一度她以为自己快被拆骨入腹了。
  陆东深一身慵懒,“你要相信,我对你已经很克制了。”
  “那你对谁不克制?”夏昼反将一军。陆
  东深一脸无奈,聪明地闭嘴不再多谈这个话题。夏
  昼也不过就是嘴上逞能,虽一想到程露也心生恶心,但她更懂得珍惜眼前,所以压根就没想揪着陆东深的过往不放。阖上眼,趴在他身上休养生息。商
  川事件闹得几家企业不得安宁,尤其是天际,所以像是今晚这般片刻安宁对她来说都是奢侈。她没明着问陆东深,在背地里从杨远和陆东深的贴身司机着手,知道陆东深目前如履薄冰的现状。
  所以,她在心头默念商川的名字:如果你真是枉死,那这次你就显灵帮我一把。
  身下的男人呼吸平稳,一直也不出声了,夏昼以为他睡着了,抬头一瞧,不成想他在一瞬不瞬地看着她,若有所思。夏

  昼直发毛,“你不会在想怎么折磨我吧?”
  “夏昼。”陆东深没顺着她的话打趣,捻起她的下巴,目光亦如他念她的名字一样严肃认真,“商川的事情处理完,你就嫁给我吧。”
  夏昼怔楞。虽
  说她觉得她和他结婚是确定的事,毕竟陆东深在此之前承诺过,但毕竟她和他相处的时日尚短,还没到谈婚论嫁的地步。再说,他们陆家情况复杂,商川一事陆家长辈势必对她有所不满,她又是洒脱惯了的人,真的能跟陆门上上下下和睦相处都是个问题。“
  问你话呢,想什么呢?”陆东深见她神游太虚也是无奈了,抬手给了她以及脑瓜崩。
  夏昼没顾着捂脑袋,陆东深的一本正经让她不得不正视他的严肃,她顿了顿,也很认真地问他,“你确定?”陆
  东深盯着她,咬牙,“你认为我会把婚姻当儿戏?”虽说他过去有过不光彩,但提及婚姻还是头一次,他能说出结婚的话肯定是经过深思熟虑的。人
  生苦短,对爱上她这件事已经掏空了他所有的情感,如果要他再去费尽心思去爱另一个人,估计也是不可能的事了。遇上对的人,结婚是早晚的事,既然她就是他决定要娶的人,那么为什么还要等?
  夏昼是了解他的,大是大非面前他必然是要考虑清楚才下决定,步步为营是这个男人的本能,自然会想到她所担忧的事,却还是坚持结婚,说明他认为有能力摆平一切。
  这么想着,心口泛起蜜样的甜来,勾住了他的脖子,脸蹭到了他的脸颊边,“行啊,你敢娶,小爷我就敢嫁。”陆
  东深没料她这般爽快,还以为她会小女孩扭捏心态势必要他三叩六拜的。见她目光澄澈十分坦然,心中对她的喜爱就更甚了,翻身将她压下来,又燃了战火。

  “敢在我面前称爷,看我怎么收拾你。”*
  *夜
  色深沉的时候,饶尊悄然潜入了亲王府,只身一人,悄无声息。
  商川坠台一事成功将天际拉下马,他坐收渔翁之利,可紧跟着就出了邰国强夜闯亲王府后的昏迷事件,这件事势必是捂不住的,一旦发酵,亲王府又会被扣上闹鬼的帽子。

  所以今晚他来了,想看看这里面藏着的到底是人是鬼。
  为了不打草惊蛇,他换上轻便的衣物,早年他还没接手华力的时候喜欢跟着夏昼走南闯北,早就练就了身轻如燕的本事。亲王府的府门沉重,年久失修,从正门进势必会有响动,所以他翻墙而入,动作十分敏捷。
  周遭静得很,真是一入王府隐世隔绝,府墙之外的夜下车嚣全都被隔得干净,就跟他上次来的情况一样的。这次他要格外小心,毕竟上次中过一次招。戏
  台还是他主要排查的对象。快
  步登上戏台,高悬的戏台之下黑魆魆的,就像是有无数看不见的冤魂在拥挤着听戏。他返身入了台后,那处休息室里一定藏着什么猫腻。脚
  步再放轻都能听见自己的呼吸声,这里静得异常,他保持着高度的精力集中,小心翼翼地呼吸每一口。
  可就在快要靠近休息室的时候,就像是从外面,又或者是天地之间突然响起声音。那声音飘渺,回荡在戏台周遭。

  “入我相思门,知我相思苦,长相思兮长相忆,短相思兮无穷极……”是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