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乐小山村》
第61节

作者: 冰凉的小手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啊 ”张富贵一惊,他不是怕喝酒,也不是怕跟他说清楚,而是怕荷花这骚娘们又要他把斌子灌醉,然后就在斌子的旁边乱来,太心惊肉跳了,他忙摆手,“酒就不喝了,斌哥,我可以在这跟你说。”

  “在这,怎么行呢?被人听见了怎么办?走,上我家,要不然上你家。”斌子笑着说,最好去张富贵家,瞧瞧他漂亮的弟媳。
  张富贵知道他在打兰兰的主意,因为上次就听兰兰,他对兰兰色眯眯的,“得,还是去你家吧!”
  “为什么,可是我现在想去你家了。”斌子说。
  “兰兰,你还不知道,她不准我带人到家里的。”张富贵没点斌子的名,给他留够面子了。
  “好吧!这丫头怪怪的。”斌子说着,他想起兰兰对他挺不友好,还是做罢,“那还是算了,去我家,你看也中午了,叫你姐做两个好菜”

  “不行,斌哥,这次啊,咱不喝,也不叫菜,就谈谈事就好了。”
  “嗯,那也好。”
  两人并排走着,张富贵瞧了瞧远去的玫瑰,望洋兴叹,哎,看样子,得另外找时间跟这个英气逼人的玫瑰姐谈谈了。
  两人进了斌子的家,荷花一看张富贵来了,很兴奋,“哟,富贵来了,快屋里坐,我做两个下酒菜去。”
  “姐,别客气,今儿个不吃饭,不喝酒,谈几句工作就走。”张富贵忙说。
  “你到姐家,还客气什么,就陪你哥喝杯酒。”荷花说。

  “对,陪我喝杯酒”斌子也附和道,“喝酒有人陪,才有劲。”
  张富贵心里在说,还喝,你老婆被老子上了,还叫我喝,那不等于再叫我上你老婆吗?
  “对呀,来都来了,你就别客气哦。”荷花趁斌子没注意,向张富贵抛了个媚眼,张富贵有些胆寒,说着,荷花也不管张富贵同不同意,就进了厨房开始忙活。
  张富贵忙追上进了客厅的斌子,斌子把公文包放在长柜上,“来,富贵兄弟,快坐。”
  斌子坐在一张短椅上,张富贵则坐在他旁边的长椅上,他得赶紧说,说完就走。
  “说,跟哥说说,你是怎么做到的。”
  “好嘞,事情是这样的,那天我就想,老村长手底下的两条狗肯定不会让你就这么撤了,再说,他是老村长,论官位你大,但论年纪论资格论辈份他大,您也不得不给他点面子,是不是?”
  “对呀,换成年轻人,我早就一言就定下了,没想到富贵兄弟,考虑得很细致啊!说下去。”
  “所以我早就准备了后招以防万一。”
  “快说,你的后招是怎么办到的”斌子很感兴趣。

  “其实很简单,我就把今天开会的内容给透露给了最深受马杰祸害的人,就是被马杰睡了老婆的那个,他一听我们要撤掉马杰非常高兴,那我就说,还有点难度,要他帮忙,你说他会不会帮?”
  “肯定的,被人睡了老婆,这仇肯定得报。”斌子想都没想,就说。
  张富贵一愣,那他睡了斌子的老婆,斌子知道后肯定要向他报仇,想到这,张富贵觉得有些不好的预感。
  “快说呀!别发呆了。”
  “哦”张富贵回过神来,继续说,“嗯,所以他拍拍胸脯,说只要把马杰拉下去,他什么都肯做,那我就跟他耳语,叫他游说受过马杰欺压的人到村委会闹事,把马杰赶下台,他满口答应了”
  “哦,原来那样人是他鼓动来的呀。”

  “是的,我原先没有预料到会有这种规模,看来也是这个马杰恶事做尽不得人心,受他欺压人这么多。”
  “是的,这就是他平时做恶太多的报应,那后面他被打的事呢?”
  张富贵忙摆手,“这可不是我教的,我只是叫他们轰马杰下台,他被打完全是乡亲们自发的,可见他们对这个马杰多恨,简直是恨之入骨,平时带了顶官帽,人家不敢动他,一旦这顶官帽丢了,小老百姓一个,那他们肯定往死里整了。”
  “对啊,估计啊,这马杰伤得不轻啊!”说到这,斌子有些后怕,他也是做过坏事,不知道会不会有这种下场,但这种话当然不能跟张富贵说。
  “是的,估计到医院也得躺个把月吧,活该他,坏事做尽,裆部也被踢了,不知有什么事,该。”张富贵觉得很解气。
  “啊……,这么惨啊!”斌子更加紧张,生怕日后自己日后也有这么种遭遇,要是成了太监,那做男人还有什么意思?斌子想到这,不禁打了一个寒噤。

  “可不是”
  斌子沉默了一会,岔开话题,“那你说说,你为什么又要我放建明一马呢?”
  “第一,建明没有和马杰一样犯过大错,撤掉他确实理由不够充分。”
  “没错。”
  “第二,老村长执意保他,这个建明如果不放,你跟他就要彻底闹翻,虽说你们有矛盾,但桌面上看还是好的,一旦这事闹翻,村委会就没有宁日了。”
  “对,说得太对了,我还不想跟他弄得那么僵,毕竟大家一起共事。”
  “第三,你也看到了,举手表决,我们输了,你如果动用你的决断权就有点以权压人,大伙嘴里不说,心里面肯定在怪你。”
  “对,这叫口服心不服。”

  “第四,你也看到了,建明已经跟马杰决裂了,说明他是一个容易叛变的人,今天他背叛了他的把子兄弟,明天就能背叛老村长,这点老村长自己今天也看得一清二楚,你想,老村长还会那么信任他吗?”
  “不会,这种不义的家伙,肯定不忠,是我肯定不信。“
  “对头,老村长也是明白人,所以现在建明的职务虽是保住了,但他得不到老村长的信任,也就对我们够不成什么威胁。”
  “对,你分析得太对了。”斌子连连点头。
  “还有第五,老村长和建明离心离德,那么我们就可以拉拢这个建明,打击老村长。”

  “好……可是怎么打击?”斌子越听越激动,但又发起了愁,“用建明打击老村长这不能吧!毕竟两人的关系不一般。”
  “那是曾经不一般,刚刚已经说了,建明和老村长之间肯定有了间隙,斌哥,那我问你,在咱村委会,谁靠老村长最近?”
  “当然是马杰和建明了,这还用问?”
  “对了,马杰我们已经得罪了,从他那得不到什么,除了马杰就是建明了,建明跟他那么久,肯定知道老村长做过些什么贪脏枉法的事,这么一来,我们来个顺藤摸瓜,顺着建明这根藤摸到老村长那颗瓜,一旦我们抓住老村长的把柄,那老村长要嘛进牢房,要嘛自己退出,他一退出,晓林村的天下不就是斌哥您一个人的吗?”
  斌子听到这,非常兴奋,他站了起来,摸着下巴,皱着眉,在客厅踱起了步,晃来晃去,一副冥思苦想的样子,快把张富贵的眼晃花了,半晌他停了下来,冒出一句,“可是我们有把握拉拢建明吗?”
  张富贵也站了起来,“完全有把握。”,张富贵说得很肯定。
  “坐下,你细细说来。”斌子坐了回去。
  张富贵也坐了下去,“老村长知道建明是个不忠不义之人肯定对他疏远了不少,两人一疏远,建明心里就没底,一没底,他就得重新寻找主子。别忘了,我们俩今天可是主动让他留下的,这样的话,他很容易向我们这边靠拢,再加上他这个人本身就是一个墙头草,现在老村长已少了一个马杰,其他三个委员都是虚职,老村长的势力减弱了,我们很容易拉拢他,如果不行,我还有一个绝招。”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