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乐小山村》
第58节

作者: 冰凉的小手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今天的会议是关于撤掉老村长的两条狗付建明和马杰,对于初入官场的他来说,无疑是一场惊险之战,搞得好,那两条狗下来,搞不好,自己得下,他也没有十足的把握,所以神情凝重,心里却在七上八下。
  张富贵走着,但见一人在村委会门口张望,她美目流转,依然落落大方,英挺逼人,这人不是别人正是韩玫瑰。
  玫瑰一看到张富贵便笑脸迎人地迎了上来,“张富贵,你来了”
  “嗯,玫瑰姐来这么早,不会又在等我吧!”
  玫瑰低下了头,声音很低,“我不等你,还会等谁?”
  哟,张富贵心里一阵欢喜,看样子,玫瑰这娘们真是看上他了,只可惜上次没有真正拥有她,要不然今日一见又是另一番场景了。
  “哦,谢谢你,玫瑰姐”
  玫瑰抬起美眸,“不客气,其实我找你是想跟你说……”,玫瑰欲言又止。
  “说什么?”张富贵笑嘻嘻地说,其实不说,他就已经知道了,说她喜欢自己呗,他还等她这句话了。
  玫瑰变得有些凝重,她沉默了一会,才说,“其实我找你是想跟你说,那天我喝多了,对不起,我希望你把那件事忘掉,以后,你是你,我是我,大家还只是同事,知道吗?”
  “什么,我没听错吧?”玫瑰的话大大出乎张富贵的意外,一开始她还笑容满面地迎上来,怎么一下子就说这种分手的话呢,这还没开始怎么就结束了呢。

  玫瑰低着头,沉默不语,张富贵打量着他,只见她上身线条白衬衫,下身黑色西裤,颇有一副职业女性的干练,然而身材玲珑有致,脸蛋娇嫩美丽,不乏女性的魅力,这在穷乡僻壤的晓林村是一道亮丽丽的风景线,曾经也是张富贵心中的女神,就在几天前,张富贵还与她赤身相见,就差那么一点点就合为一体,可是几天不见,怎么又要叫他忘了那件事。
  张富贵懵了,看着迷人的容颜和身姿,他极为不舍,想到那天两天差一点就运动,深感遗憾,难道他和她之间真的这么快就没戏了吗?难道几天不见,她就变心了,变成另一个人?
  张富贵不相信,他两手抓着她的柔轮的双臂,有些疯了,“你说什么,这是你的真心话吗?”
  “张富贵,你放开我,不要这样,让别人看到了不好。”
  张富贵松开了双手,不解地看着她,“为什么?你告诉我为什么?”,张富贵的心失落到了极点,甚至开始心痛。
  “你冷静一点,我那天真是喝多了,后来冷静下来,我很后悔,我有家,有老公,有孩子,我不想破坏这个家庭,忘了我,忘了那天的事,就当没有发生过,好了,有人来了,我得走了,你保重。”说着,玫瑰转身就走。
  “等等”张富贵叫道,玫瑰停了一下,但没有回头。
  “那你为什么刚刚还见就笑。”
  玫瑰冰冷地回应着“我们还是同事不对吗?我对你笑有什么不妥吗?”
  说着,玫瑰走了。

  张富贵矗立当场,凝望着她熟悉而又陌生的倩影,一句喝多了就了结了他们之间的亲密关系,张富贵有一种被耍的感觉,他非常后悔那天没有直接进入她,要不然他现在也不会这么难舍,这么难受,他不能接受这个事实,这到底是为什么?
  张富贵进了村委会,人陆续都到齐了。
  张富贵虽然还坐在玫瑰的旁边,但玫瑰连看也不看他,眼睛一直盯着她放在桌面上的笔记本,看上去,冷若冰霜,判若两人,似乎不知道旁边坐了一个叫张富贵的人。
  斌子还像往常一样最后一个进来,先把手里拿着的茶水放在面前,坐下后,第一件事就是喝了一口茶,润了润嗓子,然后是一番高谈阔论,大家鼓鼓掌。
  这才进入了正题,快打磕睡的大伙,这才各自竖起了耳朵。
  “同志们,现在我宣布一个好消息。”斌子高声喊道。
  所有人都集中了津神。
  只听斌子说,“我宣布今年的收粮任务提早圆满完成,大家鼓掌。”
  会议室掌声雷动。
  “停,这是大伙共同努力的结果,这次任务表现最优异的是……”斌子顿了顿。
  大伙都伸长了脖子,希望听到的是自己的名字,马杰和建明满脸期待,但他们要失望了。

  “是张富贵同志,呃,会计啊,给张富贵记一功”
  “好嘞”老会计在账簿了比划着,原来他这个本子除了记账,还可以记功。
  场内嘈杂了起来,原因很简单,那些老资格心里不服。
  马杰第一个跳了出来,“书记,我有意见。”
  “好,你说。”斌子表情很平静。
  马杰开说了,“我认为,张富贵是新来的,我们这么老的干部没记到功,给他记功,难以服众。”
  妇女主任玫瑰马上举手,“我反对,革命不分先后,张富贵功劳最大,都是大伙有目共睹的事,不能因为人家来得晚,就抹杀人家的功劳。”
  张富贵向玫瑰投去感激和不解的眼神,为什么?都说分道扬镳了,为什么还要帮他说话?

  张富贵碰了碰她的胳膊,不解地看着她。
  她侧过脸,说了一句简短的低语,“公事公办,不要多想”,然后又冷冰冰地摆过脸去。
  张富贵心一沉,好个公事公办,算你狠,张富贵算是捡了一个空欢喜。
  斌子嗯了一下,“玫瑰说得有道理,革命不分先后,谁说不是呢?咱们那是论功行赏,不是论资排辈。”
  赵书记这么一句话大伙沉默了一下。
  建明心里也不服,他忍了忍,还是举手发言,“赵书记,我也有话说。”

  “别说了,我知道你要说什么,有本事,你就比张富贵那个队早缴齐公粮,事实已经摆在面前,你不服都不行。”斌子一句话把建明给堵回去了,建明没了脾气。
  老村长脸拉得老长,但也无话可说。
  “好,接下来进入下一个议题,”斌子继续说,“根据村民的反映,还有我们村委会整体发展规化,我们要做一下人事调整,撤掉马杰和建明的小组长职务,取消他们二人的村委委员资格。”
  斌子此话一说,全场一片安静,安静得有些异常,马杰和建明两人都愣住了,对突如其来的决定,他们措手不及,连一点心理准备都没有。
  斌子看了看在坐的,“既然大伙都没有意见,那就这样吧!”

  “慢着。”终于有一个站出来了。
  谁呢?老村长。
  大伙眼睛齐刷刷地看向老村长。
  斌子却镇定自若,“哦,老村长,你有意见就说吧。”

  “我认为撤掉马杰和建明不妥。”老村长说。
  斌子眉头一皱,“有什么不妥?”
  老村长吸了一口烟说,“他们两个都是在他们两个队有名望的人物,你把他们两个给撤了,村民们肯定有意见。”
  “有意见?哈哈,我看啊,他们高兴还来不及呢,马杰做的事都快引起民愤了,建明还可以考虑一下,马杰必须撤。”斌子斩钉截铁地说。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