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村支教的哪些日子》
第1347节

作者: 不说再见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这种方式虽然少了许多的趣味性,但却大大便宜了萧晋这样内力深厚的非职业赌徒。
  因为如果还是以前那种由荷官摇骰,要想知晓骰子的点数,只能依靠听力,而现在则不同了,骰盅固定在赌桌上,他直接通过内气外放的方式直接感知骰子的变化,再搭配上异于常人的听力,赌起来自然十拿九稳。
  当然,赢钱的前提是他知道骰盅里那三颗骰子每一个点数朝上时的状态,所以在刚坐下的前一个小时里,他每次都只下赌台上的最低限额,也就是五百块。饶是如此,在他完全摸清点数的感觉时,十万筹码也只剩下了不到三万。
  哗啦啦啦……
  又一次电子摇骰结束了,荷官小姐带着职业化的微笑环顾身前,说:“先生们,现在可以下注了。”
  赌桌前的赌客们纷纷把筹码放在了自己认定的地方,有的押大小,有的押范围,赔率相对较高的点数区基本没人关注。
  萧晋数了数自己的筹码,还剩两万六,嘴角一翘,就全都押在了点数区域的数字“17”上。
  周围赌客见状纷纷向他投来了或震惊或讥诮的目光,因为大家都知道,三颗骰子出现4点和17点,只有一、一、二和五、六、六这两种可能,概率很小,赔率自然就是点数区域内最高的,为1:50!

  如果萧晋的那两万六筹码押中了,顷刻间就能赢得一百三十万!
  这怎么可能?想钱想疯了吧?!
  萧晋对这些人的目光视而不见,只是笑望着荷官,问:“可以揭盅了吗?”
  荷官再次确认了一下没有人再下注,便宣布一声“开”,手指摁下了桌上的一个按钮。

  电子显示屏上立刻出现了三颗骰子的影像,五、六、六,赫然正是十七点!
  众赌客顿时大哗,不管是输的还是赢的,都瞪着眼珠子使劲儿确认显示屏上的点数,然后再望向萧晋时,所有的轻视就变成了羡慕嫉妒与狐疑。
  眨眼的功夫,两万六变成了过百万,可是名符其实的摩托变豪车啊!
  这位平平无奇的年轻人是赌博高手?还是单纯的运气逆天?
  赌场的荷官才不在乎萧晋是哪一种,她只知道这个家伙从自己手里一下子赢了很多钱,如果不能弥补回来的话,这个月的奖金肯定泡汤了。
  于是,她脸上的表情不变,一边熟练的赔付着赢家们的筹码,一边按下了赌桌内侧边缘的一个按键。
  开赌场的人不可能是慈善家,他们最讨厌的自然就是赢自家钱的家伙。
  如果一个赌客来一次小赢个几十上百万,他们或许依然能做到笑脸相送,毕竟赌场作为庄家,是占据了绝对优势的,那点儿损失跟整个时间段的收益比起来并不算什么,而且说不定还能因此而产生极佳的宣传效应。
  能赢大钱的赌场,绝对是世间所有赌客的最爱,哪怕只是为了讨个彩头,也会趋之若鹜的。
  但是,不在乎不代表不会关注,首先他们必须杜绝出千和作弊,会算牌都不行,一旦有赌客被发现有什么猫腻,不但赢的钱要被收回,人也会倒大霉,轻则挨顿毒打,重则断手断脚,绝不是闹着玩儿的。
  其次,如果赌客赢钱仅仅只是单纯的心理素质够高,运气够好,那他们也会给予充分的关注和监控。
  赌客懂事,见好就收,那自然皆大欢喜,可要是赌客贪得无厌,赢起来不知道个头,一旦超过了赌场的心理承受价位底限,赌场方也会立刻派人将那位赌客带走。

  讲规矩的赌场会把赌客赢到的赌资送给他,但会明确告知他已经上了赌场的黑名单,今后永远都不能再来,否则下场一定很惨,这就是所谓的先礼后兵。
  当然,这种赌场不多,一般只会出现在四大赌城的那种知名赌场里,而华夏赌博犯法,开赌场的自然都不是善茬儿,如果你背景深厚,那自然一切好说,可若是你来路不明,对不起,很有可能你就会得到一张阎王殿的号码牌。
  因此,当荷官摁下那个按键之后,赌场的监控室立刻就专门腾出一块屏幕对准了萧晋,同时也有人飞奔出去找那个带萧晋进来的大堂经理。
  哗啦啦啦啦……
  骰盅里的骰子再一次发出了清脆的声响,萧晋点燃一支烟,回头朝不远处的一名兔女郎招了招手。
  “随便什么威士忌,加冰。”
  说着,他拿起一枚筹码刚要当小费往兔女郎的胸口里塞,忽然愣住,看着人家姑娘的眼睛里满是惊疑。
  “谢谢老板!”

  就在他这一愣神的功夫里,兔女郎已经拿走了那枚筹码,转身扭着毛绒球一般的尾巴去了吧台。
  这时赌桌上的摇骰已经结束,下注的却没几个,大部分人都盯着萧晋看,自然是想知道他这次会押什么。
  然而,因为那位兔女郎的缘故,萧晋的注意力被打断了,根本就不知道这次骰子的状况是什么,所以,他随便拿出一万的筹码丢在了“大”的区域。
  呼啦啦,赌桌前超过半数的人都把注押在了“大”上,那位漂亮的荷官眼角狠狠抽搐了一下,确定没人再下注之后,摁下了揭盅开关。
  一、三、四,显示器上出现的点数总和才八点,明显是小。
  荷官的表情立刻自然了许多,赌客们却是一阵懊恼,尤其是那几个跟着萧晋押大的,看他的目光中充满了怨毒,仿佛是他害了他们输钱一样。
  萧晋自然是不会理会这些人的,接过兔女郎递来的酒杯,笑着问道:“这位小姐姐,你看起来很面熟,我们在哪里见过吗?”
  兔女郎眼里掠过一丝厌恶的光芒,显然是把他当成了搭讪水平拙劣的二世祖,强挤出一抹笑容,回答说:“很抱歉,先生您应该是认错人了。”
  “不,我的记忆力很好,绝对不会认错的,你让我好好想想。”萧晋做出努力回忆的模样,片刻后眉头一挑,说:“想起来了,好像是去年冬天,在江州龙朔的一次新闻发布会上,小姐姓宫,对不对?”
  闻言,兔女郎的神色瞬间就变得慌乱起来,低下头躲闪着他的目光,颤声道:“先、先生,您真的认错了,我从来都没有去过龙朔。”
  “是嘛!”萧晋不置可否的耸耸肩,又拿起一枚一千的筹码,说,“或许确实是我记错了,不好意思,耽误了你的时间,这个就当做我的补偿吧!”
  这一次,他是结结实实的把筹码塞进了姑娘的低胸领口之内,完事儿还拍了拍。
  “谢、谢谢先生!”兔女郎点头致谢,然后忙不迭的离开了。

  萧晋抿着酒液,塞筹码的手指轻轻搓动,脸上浮现出意味深长的笑容,仿佛正在猥琐的回忆刚刚的手感一般。
  “小钺,跟上她,看看她是不是隐藏了什么小秘密。”他低声命令道。
  宫妙恬,曾经被巫雁行以为她母亲治病相要挟,跑到海雅生物科技的开业新闻发布会上捣乱那个小记者,萧晋早就把她给忘了,没想到竟然会在几百公里之外的庆州碰上,而且还是在一个见不得光的地下赌场里。
  是在新闻圈混不下去了单纯在这里工作?还是另有所图呢?
  日期:2018-07-25 06:47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