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乐小山村》
第57节

作者: 冰凉的小手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另一个人不但见他很高兴,还对着他挤眉弄眼,让张富贵有些胆寒,这人不是别人,正是在肉林中叱咤风云的荷花,张富贵一看这骚娘们见了他还这么骚,心里在想,这娘们是不是几世的汤妇啊,白天在竹林中搞得她都快要晕死过去,现在她又来了兴头?看她这样子,八成是来了兴头,看,她趁斌子招呼张富贵的时间,性感而窄厚的嘴唇嘟了起来,隔空波了张富贵一下。
  张富贵大喊要命,再这样下去,他会被这个女人玩得津尽人亡的。

  “荷花,去,拿坛酒来,我要跟富贵兄弟喝两盅。”斌子豪迈地说。
  “好嘞”荷花见是张富贵,她才这么乐意,于是站了起来,撅着大屁股一扭一扭的。
  张富贵瞄了她一眼,那姿态还真是诱人,要不是他深深地体验过好几次,恐怕这会又要起生理反应了,但她这屁股,相比之下,那还是丽君的更别致,更有曲线感,但已经够让男人热血沸腾的了,鼓鼓的,圆圆的,张富贵虽与她运动多次,但还是对她那肥臀念念不忘,丝毫无倦怠感。
  不一会,荷花摆弄着细腰回来了,手里多了一坛酒,放在了桌子上,再从客厅的长柜里拿出两只津致的小酒杯放在二人的跟前。
  荷花向张富贵使着眼色,“酒多喝点啊!”,他对着张富贵说,却把嘴撇向斌子,张富贵明白她是在叫他又把斌子灌醉,张富贵在想,跟这个荷花搭在一起,他都没法照顾其他女人了,比如玫瑰,他今后还要娶老婆呢,可不能为了一个荷花,失一片森林,得想个办法。
  一想到娶老婆,他又想到了那可人的小莲,不知这丫头现在咋样了。
  酒过三巡,斌子好色成性,好酒也成性,也注定看不住他的老婆。
  斌子醉了,像上次一次趴在了桌子。
  荷花乐坏了,赶紧关上大门,笑呵呵赶了回来,张富贵虽说做了小动作,但斌子的酒量惊人,张富贵也喝得七分醉三分醒,他脸色通红,走路不稳。

  本来呢,张富贵也想趁机溜的,可是这个斌子还偏偏不放过他,要他一醉方休,结果呢,自己先醉了,老婆也抱上了张富贵,一抱上他,就把他压在餐桌边,小嘴压了过去,亲吻着他,接着就是摸,张富贵本就有几分醉意,在荷花的挑逗下还是起了反应。
  好一会,张富贵发现一个问题,他一把将她推开,“这样,不行吧,斌子在旁边呢”
  “嘻嘻,我故意的,在他旁边才剌激。”
  “啊……,你疯了?”
  “对,我是疯了,你陪我一起疯吧!”
  “万一他醒了呢?”
  “放心,他没事一喝醉就这样,打雷都吵不醒。”

  “但是,我还是觉得怪怪的。”
  “我觉得这样更爽,来吧,我都不怕,你怕什么?”说着,荷花又压了过去。
  张富贵本身就有几分醉意,她是他老婆都不怕,他怕什么?
  两人很快脱光了衣服,一边是斌子的呼噜声,一边是荷花的娇吟声,两种声音杂合在一起,组成一曲怪诞的交响乐。

  斌子突然抬头喊了一句,“你们在干什么?
  把两人吓得定格在倒骑毛驴的静止状态。
  斌子瞄了一眼正赤身果体的荷花,马上又喊,“来,喝酒喝酒。”,接着头又埋了下去,呼噜声又响了起来。
  张富贵惊魂未定,“他看到我了没有?”

  “你被我挡住了,他怎么看得到你?”
  “那还好,但是看到你了,也麻烦了。”
  “麻烦什么,他就看了一眼我的上半身,他又不是别见过。”荷花似乎无所畏惧。
  “那我还是走吧!”张富贵的醉意被吓得全无,脑子顿时清楚起来。
  “走什么走,他不是又睡过去了吗?没事的,这样真是剌激。”说着,荷花倒骑在他身上,身体向波涛一样汹涌澎湃着……

  不知过了多久,两人才战罢收工。
  张富贵歇了半晌,那个澡算是白洗了,到井边用井水冲了一把,再穿上衣服,“姐,我走了啊!”
  荷花瘫在了冰凉的地上,“富贵,你太强了,姐是越来越喜欢你了。”
  这话让张富贵没有一丝快意,反而脊背发凉,苦笑了一下,“姐,你也不弱”,张富贵心里在说,起止是不弱,实在是太强了,我一条这么大的汉子差点让你给吸干了,妈的,白骨津转世啊!

  “那我回去了啊!”
  “好,路上慢点。”
  张富贵打开门出门后,帮他们顺手把门给带上了。
  张富贵有些吃力地回到家,兰兰却在她的卧房门口守着他,一见他进来,马上又迎了上来,“大哥,怎么这么晚才回来了?”
  张富贵走得不稳,兰兰见状马上挽扶着他的胳膊,“大哥,你怎么了?……要死了,你一身酒气,是不是在外头喝酒了。”
  张富贵笑着说,“喝了,还喝了不少。”,其实他的酒已经醒来,只是身子被荷花弄得虚脱,但这点酒意正好掩盖了他虚脱的事实。
  “你又跟谁喝酒了?”
  “进去再说,先把门给关了。”张富贵装着有些迷糊地说。
  “诶,那你站稳了,别动,我关好门,再扶你进屋。”
  “嗯。“
  兰兰于是把门锁上,把扶着张富贵进了他的屋里。

  张富贵坐了库上,背靠在库架上,显得有气无力。
  兰兰见状,给他把鞋给脱了,把他的双腿抬到了库上,她就坐在他的旁边,没有责怪,反而温柔地问,“大哥,你跟谁喝酒了?”
  “斌子”
  “怎么是他?他可不是什么好人,你为什么跟他这么近乎?”兰兰的情有些忧虑。
  张富贵恍悠着脑袋,摆了摆手,“这你就不懂了,我知道他不是好人,但是目前想对付我的人,是老村长,我必须先联合他,打倒老村长,我跟斌子套近乎,是当下权益的办法。”
  兰兰不解,“老村长为什么要对付你?”

  “这个说来,话就长了,我累了,你回去睡吧,哪天有时间好好跟你说道说道,这官场啊,既惊险又剌激。”
  但兰兰坐在那老半天不走,她低下了头。
  张富贵确实累了,于是催促着,“回去睡吧,时候不走了。”
  兰兰抬起头来,只见她两边的脸蛋,白里透红的,灯光下美极了,她突然轻声冒出了一句,这句话让张富贵着实吃了一惊,她说:“大哥,我留下吧,给你暖暖身子。”
  “啊……”张富贵目瞪口呆。
  兰兰这句话让张富贵太意外,只可惜现在已是弹尽粮绝。
  “我今天天太累了,你回去吧!”张富贵说。
  “我不干什么,只想在这陪陪你,可以吗?”
  “孤男寡女在一起容易出事,我怕对不起王二庆,你走吧!”
  提到王二庆,兰兰才恍然醒悟,心里在骂自己,我怎么这么厚颜无耻了?
  兰兰脸上火辣辣的,无地自容,她站了起来,“那好,我走了,你睡吧。”说着,她就走了。
  兰兰关上他的房门,便回到自己的房间,心里在问,自己今个儿是怎么了?竟想在孩大伯家过夜,真是疯了。
  几天后,村委会开会。
  张富贵一边走着,一边神情凝重,为什么呢?
  日期:2018-09-24 06:36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