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乐小山村》
第55节

作者: 冰凉的小手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张富贵口水不知从哪冒也出来,又稀又多,他不禁吞了一下。
  但他强忍着食欲,一手把这鱼打在地上,“去,我才不吃这东西,我见这东西就恶心,我警告你,下次别再做这么东西,熏死了,这盘你自己吃,我才不吃。”张富贵装着有点想吐的样子。
  “大哥你……”兰兰心碎了,花了这么多的功夫和这么多的时间想讨他的欢心,看他气色不太好,想让他开开食欲多吃碗饭,结果,欢心没讨成,却糟来斥责,他有想吐的样子,她心里委屈极了,潸然泪下,她抽泣着,小身子在他面前晃动着。
  张富贵心一轮,“兰兰,你干嘛要哭啊!”

  “大哥,你可知道我花了多少功夫做这道菜的,你不但不领情,你还责怪我,我能不伤心吗?”
  “呃……,兰兰,对不起啊,刚刚我语气不对,你也知道,哥是个粗人,不怎么会说话,你别往心里去。”
  “要我不往心里去,可以,你告诉我,你为什么不吃这鱼,还把它打在地上,你知道吗?你这样让我很伤心。”说着,兰兰呜呜地哭了起来。
  兰兰一哭,张富贵心里慌了,手足无措,他愣在了当场,半晌,他才说,“兰兰,我不是有意责怪你,我是真不喜欢吃这种东西,我语气不对,你打我骂我都行,可是你不要哭啊!”
  “你胡说,你如果不喜欢叫这东西,为什么跟那卖熏鱼的跟了那么久,你以为我不知道?”

  “我……”张富贵一时语塞,但马上他就有了理由,“我只是喜欢没炒之前的气味,炒熟了,我就不喜欢了,我更不爱吃这种东西。”
  “胡说,喜欢这种味道哪有不爱吃的道理,那天我看你,还吧嗒着嘴,你就是想吃,你还不承认,哦,我明白了,你现在当官了,见着我烦了,碍你的眼了,你不是见这鱼讨厌,你是见着我讨厌。”说着,兰兰泣不成声,泪如雨下,看得出她太伤心。
  张富贵心里一阵心疼,但不能就这么算了,他咬了咬牙,他吼了起来,“哭,就知道哭,谁叫你做这种东西的?”
  “你……,你没良心,行,既然你已经讨厌我了,我就不再在这碍着你的眼了,我走。”说着,兰兰一边抹着泪一边往外跑。

  张富贵看着她的背影,心里心疼地要命,他咬着牙关,这个时候不能轮,得硬到底。
  兰兰冲进了她的房间,门一关,她的身影就消失在他的眼前。
  张富贵走过去,将那只他打落在地的熏鱼用清水冲了冲,轻轻咬了一口,虽被清水冲过,但内里的滋味依然浓香味美,真是太好吃了,很久没吃过这东西了。
  他一边嚼着,连骨头一起吞进肚子里,一边暗自落泪,他让兰兰伤心了,可知道他有多心疼,可是他不得不这样做,一个刚生孩子不久的女子被这烟熏要是落下什么毛病就惨了,他这么狠心,是为了她的身体着想啊!他必须给她断了这个继续做熏鱼的念头,希望她日后可以明白。
  张富贵一个人在厨房,怕被兰兰从门缝里看见,他躲到一边,就着熏鱼,胃口大开,吃了三大碗饭,最后满意地打了个饱嗝,但看着这盘香喷喷又美味的熏鱼,他又欲罢不能,用手抓了一只放进了自己的嘴里,哇,烟熏味中带着浑厚的滋味,真香真脆,那鱼的肉已成了一丝丝的干细的纤维,藕断丝连,你得慢慢地嚼,才能将它嚼碎,像嚼着块牛肉干,但却比牛肉干多出了不少滋味,好吃百倍,再加上这辣味,深入鱼肉中,更是香脆中带辣,美味无穷。

  张富贵简直爱死了这盘菜,他连手指都舔,一连又吃了几只,有些心疼了,这么好的东西,得慢慢吃,最好再弄点酒,小酒咪咪,熏鱼嚼嚼,那滋味真是美煞神仙了。
  张富贵心里想着,都美死了,强忍着口水,远离了那盘鱼。
  但张富贵马上发现了一个问题,这问题看来还挺麻烦的,什么问题?
  这个问题就是,张富贵当着兰兰面说不喜欢吃,但一看这鱼又少了这么多,真是大意了,兰兰一看不就露馅了吗?那刚刚那苦肉计就没效果了,以后兰兰肯定变本加厉地做这熏鱼了,那还得了?
  想到这,张富贵眉头紧锁,他坐在那陷入思索中,他得想个法子,既能吃着这盘鱼,又不能让兰兰发觉,这可怎么办?
  张富贵的脑子快速地转动着,不一会,他高兴了起来,“有了”

  于是这盘熏鱼,一下子就“消失”了,当然张富贵哪舍得倒掉,也不舍得一口气吃掉,那这盘让张富贵口水直流、流连忘返的熏鱼去了哪里?
  为了让兰兰觉得他没吃这盘鱼,你还吃了一些其他的菜,兰兰问起那盘鱼,嘿嘿,那就简单了,倒了,喂那两口小猪了,我看你下次还敢不敢做这菜,虽然自己当了一回小猪,但为了兰兰的健康着想,这值,太值了。
  张富贵抹了抹嘴,眼睛不经意间瞄了一下兰兰的房门,得了,新问题又出现了。
  什么问题?
  这问题也有些让张富贵头痛,他让兰兰伤心了,兰兰躲进了屋里,她自己饭还没吃呢,这怎么使得,她还正处哺汝期,哪能不吃饭,孩子需要营养,她更需要营养。
  于是他走了过去,轻拍兰兰的房门,但门却开了,原来她门并没有锁。
  兰兰正趴在库上哭,见门有动静,猛得回头一看,却见张富贵站在门口,她的泪水浸湿的脸一下子拉了下来,“你来干嘛?”
  张富贵傻呵呵地笑着,掩盖他心里的内疚,“兰兰,你还没吃饭呢,出来吃饭吧,凉了就不好吃。”
  “我不吃。”兰兰转过头去,但见小手在她脸上抹着,显得楚楚可怜,张富贵的心痛了一下,我这做得什么事,人家都哭成了那样。
  他轻轻地走了过去,双手搭在她的香肩上,“兰兰,是我不好,让你伤心了,你去吃点饭好吗?你不吃不喝的,叫我心疼死了。”
  “哼,你会心疼?你不是讨厌我吗?你来这,干嘛?你走开。”说着,兰兰的身子抖了抖,将他的双手尽数从她的肩上给抖了下来。
  “说什么话,我怎么会讨厌你呢?”
  “你不讨厌,你为什么见我的菜恶心,你见我的菜恶心,就是见我恶心,你还不承认。”
  “这不是一马事,菜是菜,人是人,我只是针对那熏鱼,不针对你这个人。”

  “哼,我不信。”
  张富贵懵了,她说,她不信,“那你要怎么相信,我只是针对那菜,不是针对你?”
  “除非……”
  “除非什么?”
  兰兰脸马上红了,她娇羞着说,“除非你亲我。”
  “好”张富贵看看,不这样是没办法了,她不吃饭可让人急的,死就死吧,老弟,哥哥我再对不起你一下了,张富贵心里这么念着,突然低下头,照着她的脸啜了一口马上就撤了,还没有尝到她脸上的味道呢。

  但兰兰却背对着他说,“你这也叫亲,你是在敷衍我。“
  “没有啊,我很投入的。”张富贵辨解着。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