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孤独的气味》
第201节

作者: 树妖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东深会意,故作恍悟,忙起身跟大家道歉,众人遗憾,尤其是王传死活不想陆东深走,毕竟这么条大鳄摆在眼前,那得有多少料可以挖?而其他人想要借酒拉近关系、从他手缝里拉点生意的念头也泡汤。临
  走的时候陆东深问夏昼,“你的手机是不是在我车上?”夏
  昼这才发现自己没带包上来,陆东深道了句糊涂蛋,把自己的手机推到她跟前,叮嘱,“快散的时候打给我,我如果过不来就让司机接你。”“
  好。”夏昼笑得绵软。等
  陆东深离开后,诸多女同学羡慕,“他可真心疼你啊,就这么把自己手机给你,也不怕你发现点什么**,哎,你平时看他手机吗?”地
  下停车库安静。陆
  东深一路下了电梯,揉着发疼的额角回到车上。耳边的聒噪渐渐散去,他没启动车子,伸手开了音乐。
  是首交响乐,有气势磅礴,也有绵绵柔长,音符如水,恰似万里星河,这曲子是陆家老幺陆南深作的。
  陆南深,天生天养的音乐奇才,认乐谱比认字还要早,三岁的时候曲子听过一遍就不忘,一首陌生的谱子从头看过一遍抬手就能弹。
  他最小的弟弟,陆家人的骄傲。也
  是陆门之中唯一一个不受争议的后辈,许是他远离商界,许是他本身就遭人喜爱。
  当时把这首曲子做好送给他的时候,南深一脸很酷,说,哥,你车里别放其他音乐啊,侮辱我的音乐,这可是我花了两晚上做出来的曲子。
  他好笑地说,才花了两个晚上做出来的曲子你拿给我听?当你哥试验品是吧?南
  深不可一世,我花了两晚上做出来的作品,别人花两年都做不出来。陆
  东深向来喜欢南深的自信,当然,源于他的实力。夏
  昼的小包静静地扔在副驾上。就
  是个简单的亚麻袋子,据她自己说是某天瞎逛的时候路过个蛋糕店做活动送的。想他家里的衣帽间里放了数不清的名牌包,今儿出门她可着省事儿,竟就扯了这么个布袋子出来了。
  手机和钱包放在袋子里,陆东深拿了出来。在一起这么久,他极少碰触她的**,如钱包,如手机。钱包里花花绿绿的,贴着各种小玩意,陆东深看了忍不住笑,夹着一张合照,两男两女。
  他都认得。卫
  薄宗、季菲,夏昼靠着个眉星目朗的男人肩上,是左时。陆
  东深不嫉妒是假的。
  钱包里的钱不多,用夏昼的话说就是,现在谁还带钱包啊,都手机支付了。但陆东深还是习惯银行卡或现金,掏出自己的钱包,大钞一股脑地装进她的钱包里。
  手机没有密码,点开,她设了他的照片做屏保,是张裸着上半身躺在床上睡觉的照片,一看就是偷拍的。陆东深哑然失笑,也只有她这么大的胆子了。
  快速地拟了条微信发过去,他微微放低车座,养神休息。这
  厢,夏昼在包厢里吹得天花乱坠,给同学们讲述各类有关气味的奇闻轶事,不管是她亲身经历还是道听途说,统统都揽到了自己曾经的光辉岁月里。听
  得大家伙都忘了吃火锅了。
  王传忍不住问她,“你的意思是,你能为商川招魂?”
  夏昼刚要开口,手机在她手旁震了一下,拿起一看是陆东深发来的微信:我在车里等你。
  笑了笑,回答了王传的话。“
  当然,我能驱邪自然也能招魂。”夏昼拍着桌子,十足的大将之风,“内传中曾记载这样一种香,能使死者复活,乃灵异之香,非中原香料所能及,当为众草之首。说的就是返魂香。将返魂香可引见先灵,提取精粹便可招魂。返魂香在众多香典里反复被提及,到了汉武帝时期倒是换了个名字,叫做蘅芜香。话说李夫人死后武帝十分思念,一日李夫人来meng中与他相会,身携异香,武帝醒来时香气始终依附衣枕之间,足有月余不散,这一段在拾遗记中就有记载。”

  杨副班笑得有些不屑,“如果你说你能调款让人神魂颠倒的香水我相信,招魂?夏夏,你那么多年的书白念了?这世上哪有鬼魂?另外,你刚刚说的那些事乍一听是挺诡异的,但我认为都有科学可依。”
  夏昼往后一靠,似笑非笑,“难道你没听过科学的最高境界是神学吗?古往今来多少的科学家最后都归依了宗教?杨副班,你没见过的不代表它不存在,医学上有太多解释不了的难题,不是吗?”
  “你先别理她。”王传赶忙道。他就是紧追着商川这条线的,谁能挖到更多消息谁就能登头条,现在都是抢消息的时期,总算逮到一个近水楼台的机会,不管夏昼说什么,对于他来说都是劲爆卦。“
  你倒是说说看怎么个招魂法?”
  “招魂仪式繁杂,说了你也不懂。”夏昼四两拨千斤,只捡重点的说,“老祖宗的话说就是,人死之后七天是回魂夜,所以商川的尸体需要停放到第七天,到了头七当晚,我自然有办法召回他的魂魄。当然,现在网上都说吴重是借尸还魂,不管到最后召回来的是谁的魂魄,都有利于问出真相。吴重和商川既然都是枉死,那魂魄不会轻易离开人世的。”
  照理说这话说的太玄乎,搁在现代人脑袋里是不大相信,但夏昼之前铺垫了好多诡异之事,已经把气氛托到那了,所以在座的女同学们听着这话都在瑟瑟发抖,开始了半信半疑。
  王传追问,“可是商川的尸体不是丢了吗?虽说警方出来辟谣”夏

  昼笑着指了指自己。大家恍悟,尤其是王传,震惊地看着她,“在你那?”“
  当然。”夏昼不掩藏,“没了尸体我还怎么招魂?那尸体是介质呢。”“
  可你怎么保存尸体?”有女同学搓着胳膊问。“
  简单啊,存放阴凉之处,然后尸体的嘴里含上我配的古方丸,能避免尸体腐化。”夏昼说到这,故意压低嗓音,“到时候只要守灵第七天,夜深人静,魂魄乍现。”
  有女同学已经吓得惊叫了,眼镜王也是一哆嗦,“夏夏,你别说得这么吓人行吗?”“
  以前灵媒做的事都是这种,有什么好怕的。”夏昼顿了顿,“当然,万一招来的是吴重的魂魄,怨气肯定重,我得做好万全准备。”
  王传听着眼睛都亮了,“我陪你一起守灵吧,万一遇上危险我还能保护你。”“
  你保护我?”夏昼笑了,一把抓起他的手腕,一个用力,疼得王传哇哇大叫,她松手,“还是算了吧,生人勿近。你都不是我的对手,更何况那晚来的可是怨灵。”王
  传龇牙咧嘴揉着手腕,“不能给我贴点符啥的?”
  “男人身上阳气重,会影响回魂。”夏昼一句话驳回。王
  传怏怏。
  有胆小的女同学问,“夏夏,你不怕吗?万一是恶灵多危险啊?我有个东北的亲戚,他们那边还流行跳大神呢,好像也是能招魂,听说可吓人了。”夏
  昼跟她示意了手腕处的刺青,“我这只眼睛可大有来头,是早年入藏的时候特意纹的,转世活佛给开的光,恶灵见了都会避让三分。”“
  真的呀?”女同学们惊愕。杨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