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孤独的气味》
第200节

作者: 树妖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陆门收购后保留了的品牌名称,投入大量资金进行品牌重塑,一度成为北美最赚钱的酒店之一,而那个时期陆东深就任总经理,为赚了个钵满盆丰。为此,的确有入驻中国市场的打算,后来经过市场调研后决定在大中华区成立天际作为的子品牌,如此会更好地跟中国市场进行有效沟通。而
  在天际实业集团总经理的人选上,陆门最初选择了有着丰富酒店管理经验的王董,可因沧陵一事,最后调任了正打算对生物制药放手一搏的陆东深。像
  是这种七拐绕的产业,陆门旗下不少。所以,商川一事将天际实业的情况报道个透彻,也连带的将它背后站在神坛上的陆门也牵连了。
  可虽是如此,一个航母般的集团副总、天际的总经理赫然出现在这张桌子上,着实让人受宠若惊,哪怕遭受过非议。
  而会计男也想到了这点,顿时脸色变得更加难看和尴尬。天际实业其实是他们会计事务所始终想要争取来的客户,但都听说天际实业的负责人神龙见首不见尾,哪怕是在这次的纷争中也不曾频频跟媒体互动,正面照更是少之又少。
  没想到,眼前这个不动声色就能将人说得丢盔弃甲的人竟是陆东深。
  桌上热闹起来了。那
  些之前摆架子的、看热闹的都沸腾了,餐桌上毕竟有些刚刚从商的同学或家属,全都端着杯子过来给陆东深敬酒,一时间陆东深身边围满了人。

  会计男没动,脸色很僵地看着眼前的热闹,在不知陆东深身份前已经把话给说死了,就算他再殷勤也无济于事,杨副班也没动,脸上一阵阵抽搐,然后狠狠瞪了会计男一眼。还
  有沈班,他没像其他人似的做得那么明显,嘴脸转换之快让人一看就知道怎么回事,他在等机会,也保持着端铁饭碗人的矜持。最
  后是夏昼受不了了,把每一个敬酒的同学都往外推,“差不多行了啊,今天是同学会又不是商务宴请的,干嘛啊这都是?”沈
  班也忙帮腔,“对啊,大家的热情陆总都领了啊,赶紧回去坐着吧,真要是有什么合作散了会后大家再聊。”有
  的同学散了,有的同学压根就装听不见,非得要敬上一杯酒才算完。
  夏昼是知道陆东深的,敬酒不过三杯,除非是他自己愿意喝,心想着他哪会如你们的愿?果不其然,陆东深并不买账,满上一杯后起身跟围了一圈的同学示意一下,“这杯我干了,大家随意。”一
  杯酒就把所有人打发了。
  众人嚷嚷着不合理,夏昼闷头偷笑,想他陆东深是久经应酬的老手,对付这些人还不是手拿把掐?又听见有女同学在娇嗔,“陆总如果不喝了这杯就是不给人家面子。”
  酒杯刚递上就被夏昼顺势给截过去了,笑着调侃,“他是我未婚夫,给你面子像话吗?”
  女同学伸手捶了她一下,“死相吧,你以为你长了张漂亮的皮囊我就不忍心灌你啊?”夏
  昼乐了,“你不怕我醉了占你便宜啊?”
  你来我往,众人说笑间包房的门就开了,闯进来一男子的声音,“我没来就开席,太过分了同学们!”
  是那位王姓同学,叫王传,是国内数一数二的娱媒记者,许多明星爆料、奇闻卦都是他一手操作,被圈内人称作“王扒皮”。长得倒是清朗,穿得随意,斜挎着个黑包,许是赶着来的,一脑袋汗。
  众人纷纷拿他取笑,尤其是杨副班一下子来劲了,说他瘦了太多,是不是天天翻人明星垃圾堆累得之类的话。王
  传也不生气,嘻嘻哈哈地跟她瞎贫,看到夏昼后更是兴奋,隔着人影就跟她打招呼,“夏夏!我可见着你这个大名人了,快让我抱抱!”
  眼镜王拍了他一巴掌,“瞎说什么呢,人夏夏的未婚夫还在呢,小心把你撕吧撕吧撇外面去,明天就出头版头条,叫知名娱记口无遮拦遭毒杀!”“

  夏夏要结婚了?你”王传的话说到一半就瞧见了陆东深,怔楞了好半天,突然像是发现新大陆似的冲过来,一把握住陆东深的手,语无伦次的,“陆总?是陆总吧!您、您好,我叫王传,我、我在一次记者见面会上见过您,只可惜离得有点远,今天终于近距离看见活的了”“
  王传你怎么说话呢?我家老陆之前一直不喘气呗?”夏昼可心疼陆东深的手,忙从王传的手里拯救出来,那么修长好看的手被人捏来捏去的,她都要收费了。“
  两位好事近了吧?”王传不敢跟夏昼太随便了,笑道,“早就听说陆总很紧要自己的女朋友,原来真是我们的夏姑娘啊。”网
  上沸沸扬扬,有人也卦了天际巫医跟天际总经理关系匪浅,甚至传闻在浪尖的时候还有赫赫商界战神被女人迷了心惑了眼一说。
  在座的也都是看过网上传言的,之前没把陆东深跟天际总经理联系在一起,而王传说话直接,他本来就是媒体出身,挖消息听卦是他的本职工作。
  陆东深没什么好避讳的,揽过夏昼的细腰,含笑看她,“这话还得问你,打算什么时候嫁给我?”
  听得夏昼心脏砰砰直跳,耳根子都有点发烫。眼镜王在旁起哄,“这么好的男人你可别错过啊,咱们这些个女同学里好多单身的呢,你不要别人都抢着扑。”
  夏昼笑哼哼的,“谁敢扑个试试,我把她撕成鱿鱼丝。”
  王传见缝插针,忙摘了个空杯子倒酒,“咱说好了啊,二位婚礼的时候一定要请上我,陆总,赏脸喝一杯呗。”“

  哎,王传,陆总喝酒有节制,人凭什么要赏你的脸?”有人笑道。
  王传那也是长袖善舞的老油条,能浸泡媒体圈这么久那也不是等闲之辈,高声道,“陆总不喝的话,那这杯酒我就只能敬夏夏同学了,一杯不喝我就敬一杯,十杯不喝我就敬十杯。”
  夏昼哪会怂他?双臂一交叉环于胸前,十分潇洒,“听这语气是想把我灌醉啊?难点。”
  “来,试试呗?”王传果真是老油条,立刻举杯子。
  借着同学之情耍着赖皮,还让人不好说什么,其他同学想这么做也倒是不敢,唯独就等着王传开了先例,他们好趁着酒劲跟陆东深套套近乎。但都忽略了夏昼,这几年她在沧陵那是练就了千杯不醉万杯不倒的本事,正要赤膊上阵,酒杯就被陆东深夺了过来。
  “逞什么能?”他低语,自然是不舍得让她顶酒,便跟王传干了一杯。
  其他人见状心里就有底了,跃跃欲试,于是,递到夏昼跟前的酒杯都一一被陆东深截下,生生喝了好几**啤酒。
  沈班招呼着,“别只顾着喝酒啊,大家吃菜、吃菜。”
  王传紧挨着陆东深,扫了一眼桌子,“呦,这是不符合陆总的胃口啊?菜单拿来咱再点些别的,陆总看看想吃什么?”
  先是劝酒,现在是劝吃,一群人热热闹闹的,夏昼瞧见了陆东深的为难,一拍他的胳膊,“哎呀,你十点不是还有视频会议要开吗?”看了一眼时间,“赶到公司也差不多了。”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