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民调局异闻录前传》
第2543节

作者: 儿东水寿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吴勉看了张松一眼,随后用他特有的语调说道:“儿子也好、弟子也罢,都不是亲生的。这句话还没凉透,你这就不认帐了?”
  “刚才我说这个做什么……”张松轻轻的给了自己一个小嘴巴,随后继续说道:“咱们实话实说,你们和大术士没有解不开的仇。什么都是那个死偻鹤龅暮檬拢徽庋勖窍认氚旆只亓怂
  到时候你们把黑锅扣在我的头上,反正我都是要去转世的人了。大术士也不会和我一般见识。”
  听到张松献计要了结广孝,百无求立马来了精神:“这个行……张胖子,老子现在就去弄死那个死贼秀。到时候屎盆子扣在你的头上,你可要认账……”
  “傻小子,你觉得你和张松动心眼,是他的对手吗?”这时候,归不归一把拦住了百无求,随后继续说道:“老人家我和你打个赌,你这边弄死了广孝,张松那边就去投胎了。到时候转世之后他没有了今生的记忆,你这屎盆子只能扣在你爸爸我的头上了……”
  就在这个时候,酒肆外面响起来一阵嘈杂的声音。随后就见十几个衙差冲了进来,对着酒肆里面剩下的这一桌人说道:“谁死了?有人报官说这里死人了!
  伙计呢?刘掌柜呢?”
  这时,站在朱允文身边的杨军皱了皱眉头。隨后他走到了这群衙差的身边。掏出来自己锦衣卫总旗的腰牌比划了一下,低声说道:“锦衣卫办事,无关之人散了……今日之事日后锦衣卫自有公论,不关你们的事。”
  虽然杨军只是一个小小的七品总旗,不过锦衣卫这个金字招牌太赫人了。得知面前这个病病殃殃的年轻人是锦衣卫,吓得这几个衙差话都说不出来。而且这位总旗大人站在酒桌旁边连个位子都没有,坐着的那几个人还不一定是什么身份。当下,几个衡差做了个罗圈揖之后,屁滚尿流的逃出了酒肆。
  看着这几个衙差逃走的样子,张松呵呵一笑,対着吴勉、归不归岔开了刚才的话题:“说点正经的,今天这事也不是广孝的主意。这是他下面的弟子自作主张,广孝那个机灵鬼还不至于现在就挑起来这么大的事端……他现在是用人的时候,什么人都收……”

  说话的时候,张松站了起来,慢悠悠的向着酒肆门口走去。边走边说道:“该说的不该说的我都说了,任叁兄弟,日后你爸爸和他们有什么误会。你可记得一定要说开了……不是我说,大术士一直拿你当作亲生的,你可别胳膊肘往外拐……原本得知张松要去轮回,自己的老朋友越来越少。归不归还有些伤感,现在听了他的话,老家伙忍不住说道:“它的胳膊肘里面是我们几个……”
  南京城,通明寺中最大的一间禅房当中。一个身穿黑色僧衣的和尚正在对着面前,跪着一名瑟瑟发抖的比丘尼说道:“法静,我记得是让你相助法明请皇太孙殿下回京的。那又是谁让你去阻杀皇太孙的?”
  跪在地上的正是之前在山谷外面,和法明和尚一起拦截朱允文的比丘尼。被小任叁打跑之后,她一直不甘心,也没有回来向自己的师父稟告。而是自作主张的藏在山脚下,既然朱允文已经接触到了吴勉、归不归,不管他能不能把那几个传说当中的修士请下山,这位皇太孙自己总是要下山的。一旦怪脾气的吴勉不理会皇太孙,自己还是有办法将他生擒回去的。
  想不到第二天一早朱允文便在吴勉、归不归等人的护送之下,上了马车一路向着京城的方向行驶了过来。
  这时候,担心师父的责罚,比丘尼竟然还没有回来禀告广孝。她一路跟随两架马车,想要找机会直接灭了皇太孙的口。法静想的也到简单,吴勉、归不归下山是来帮皇太孙的。现在皇太孙自己死了,你们没有了口实,总应该回去了吧?
  —直等到了宣化府,比丘尼终于找到了机会。趁着吴勉、归不归他们进了酒肆吃饭的时候,她悄无声息的从后院进了酒肆,随后找机会杀了掌柜。想要假扮成他来暗害朱允文,又担心自己装扮的掌柜会被他的老婆孩子看出来破绽。当下一不做二不休,将掌柜的一家三口灭了门。
  因为法静出来的时候没有准备毒药,还是在酒肆当中找到了掌柜准备毒鼠的一小包础霜。这俗世间的毒药虽然对吴勉、归不归他们没什么作用,不过对肉身凡胎的朱允文却是致命的毒药。
  当下,假扮成掌柜的比丘尼用砒霜涂抹在碗里,又命小伙计将厨子新做的一大碗芋泥端出去请吴勉、归不归的那一桌客人品尝。她还特意叮嘱伙计朱允文是尊贵之人,第一碗芋泥一定要给他。

  原本想着这次动手必定十拿九稳,想不到的是最后被没吃过瘾的百无求搅了。这妖物的味觉竟然能尝出芋泥里面有砒霜的味道,而这点剂量的毒药对百无求来说,也就是芋泥里面的味道冲了一点。
  失手的比丘尼知道自己惹了大祸,这才回到姚广孝的面前。和盘托出之后请自己的师父想办法补救……听到自己师父的语气不善,法静颤着声音说道:“师父赎罪,弟子也想替师父分忧。想不到最后会是这样的局面,不过师父您请放心,我并没有在吴勉、归不归那里露出来相貌。没有真凭实据,他们也不能怀疑到我的身上……”
  “谁说他们会怀疑你的?你又有什么资本让他们几人怀疑?”广孝看了自己的女弟子一眼之后,继续说道:“他们只要怀疑我就好了,现在这个时候皇太孙出事,瞎子也知道和姚广孝脱不了干系。”
  说到这里的时候,广孝和尚身后站着的一个白头发的弟子向前一步。在他的耳边低声说了几句,和尚回头看了自己的白发大弟子一眼,随后有些无奈的叹了口气。对着比丘尼继续说道:“既然无名替你求情,那这次我便再饶你一次。你去比月庵找法妙,就说我说的,你在比月庵面壁一年思过,抄写法华经千遍小惩大戒。明白了吗?”

  原本以为自己这次的性命难保,想不到大师兄替自己说了几句好话。师尊竟然这样就轻描淡写的放过了自己,当下急忙跪谢师父,然后又要感谢自己的大师兄。想不到的是,面冷的大师兄好像没听到自己的话一样。完全无视了自己,这让比丘尼有些摸不到头脑,这位大师兄几次救了自己,却不受自己的谢礼,他到底是什么意思?
  看着比丘尼被人带出了禅房之后,广孝继续对着其他的弟子说道:“再过几天吴勉、归不归就要到了,我们不用留在这里与他们正面交锋。你们回去收拾一下,我们这就离开京城。他们不是想要回来看看吗?那和尚我就把京城让给他们几个……”
  已经改名姚广孝的和尚说完了这几句话之后,继续对着弟子们说道:”无名留下,你们都去准备吧,一个时辰之后我们离开京城。”
  看着弟子们鱼贯离开了禅房之后,姚广孝回头看了一眼自己的大弟子。叹了口气之后,继续说道:“无名,看在你的面子上。
  我四次饶恕了法静,不希望再有第五次了……”
  日期:2018-09-24 06:22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