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乐小山村》
第54节

作者: 冰凉的小手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丽君百感交集,不知道说什么好,她叫住了他,“你等一下”
  “这钱,我借了,谢谢你,富贵哥,我冤枉你了,我心里有些过意不去,你看有什么我可以补偿你?”
  “这很简单,你脱光衣服,再让我看一下。”
  “你……”丽君不明白,这张富贵到底是好人还是坏人,一会慷慨相助,一会又色心大发。

  “好了,我开玩笑的,我哪有那小气,你如果真想补偿我,就好好利用这钱,做好你的生意,就好了。”张富贵这才傻呵呵一笑,回到他的本来面目。
  “哦。”算是吓了丽君一跳,还以为张富贵真要看她的裸体呢,“那她有没有要求我,什么时候还。”
  “没有,你有的时候再还吧!如果没有什么事,我就走了。”
  “等一下。”
  “又咋了?”

  “我是错了,但你也有错。”说着,丽君看起来有些委屈。
  “嗯?我有什么错?”张富贵眉头一皱。
  丽君的眼泪都出来了,晶莹剔透地滑下脸庞,“你看,现在还有你的手指印,”丽君对了对镜子,然后转身对他说,“你打痛我了,你好狠。”
  “那你想怎么样?”
  “你道歉。”
  “好,我道歉,对不起了,我刚刚出手太重了,不过,谁叫你惹我生气呢?”
  “行,那我们扯平了”
  “好,扯平,我走了”刚走两步又回过身来,“你的脸没事吧!”
  “你说呢?”丽君满脸委屈,嘴扁着想哭。
  “一定有事,你有没有药酒?要不然我帮你用药酒揉一下。”
  “算了,被你揉,还不是被你占便宜。”
  “看,你还真是难伺候的主,不帮你揉你又想哭鼻子,帮你揉,你又说我占你便宜,得,你自生自灭吧,谁叫你侮辱我的钱,恩将仇报,你就该打,我收回我的道歉。”
  “你……”丽君没想到他会这样,说出的道歉也要收回。
  “别你你的,快把钱收好,再去涂药,要不然脸就肿了。”
  “啊……”丽君想到脸会肿,就急了,她赶紧把钱装进了口袋,钻进了屋里。
  张富贵想她肯定是去找药酒去了,他吹了个口哨,到门外扛起锄头走了。

  一边走着,一边想,老实说,打女人不是他的风格,但这是为她好,只有这样,她才会相信那钱是干净的,才会拿去用在生意上,才能翻身,一切都是为了她啊,希望日后,丽君能理解他的良苦用心。
  张富贵回到家,已是疲惫不堪,院内没声音,兰兰应该在屋里午睡到现在。
  张富贵轻手轻脚地进去,放下锄头,他进了自己的房间,轻关上门,躺上库休息,他太累,很快就睡着了。
  兰兰其实是醒着的,听到院子里轻微的声音,知道张富贵回来了。
  她很高兴,难得他回来得这么早,她走出房看他,只见他房门紧闭,兰兰心里在问,大哥回来这么早在房里干什么?
  兰兰很好奇,便蹑手蹑脚地走过去,透过他的窗台往里一瞧,只见他呼呼大睡,外面都能听见呼噜声,说明他睡得很沉,她明白了,大哥太累了。

  她不忍心再打扰他,过去把院门给关了上,自己回房,全家睡大觉,整座院子静谧得和谐,只闻知了,还在树上不厌其烦地叫着。
  张富贵一觉醒来,已是黄昏,太阳站好了最好一班岗,挥散着一天最后一抹彩霞便回家睡觉了。
  张富贵伸了个懒腰,津神大震,总算是恢复了体力,推门一看,看看天色,马上就要天黑了这才有些难过,回想今天,事情是发生了不少,但农活却一点没做,肯定落下不少了,现在已经晚了,看样子,明天得加倍地努力。
  张富贵正惦记着农活的时候,一个银铃般清脆悦耳的声音,“大哥,你醒了?”
  “是啊!现在津神不错。”

  “嘻嘻,饭做了,正是时候,过来吃吧!”
  “这么好啊!”张富贵摸摸肚子,还真是饿了,其实中午没怎么吃,在家吃了半碗,到玫瑰家喝了点酒,后来与玫瑰脱得光光亲热得很,遗憾的是关键时刻被斌子给打断了,就差一点点,他就进了她的温柔乡了。
  想着这点遗憾,张富贵走进了厨房,还没进屋就闻到满鼻子的熏鱼香,这种味道是张富贵很喜欢的味道,也是他最喜欢吃的菜之一,张富贵闭着眼鼻子猛吸了两口,哇,这香。
  这种香气,带着种浓浓的烟熏味,因为是用烟熏出来的。
  这种鱼做法复杂,先得把鱼放太阳底下晒,这日光晒也要掌握好,不能晒太干,否则就成了干疙瘩了,嘴咬不动,但也不能不能火候,要不然,咬起了没有脆感。
  你得时不时地检查一下,晒得如何,光这道工序就非常复杂难以掌握,而且时间很长,得一整天,你还得过一两个小时,把鱼儿翻一下身,细致活,很废功夫。
  第二道工序才是烟熏,晓林村人,用一个小火鼎,放进木碳,把木碳给点着了,然后在上面均匀地撒上一层谷壳,先撒一层薄的,让火能烧出来,然后在撒上厚厚的一层,这厚的一层要达到一种效果,就是让这个火它烧不起来,看不见火苗,但它又不能灭了,这样烟雾才又浓又香,不是细心的人根本做不了这活,烟出来后,把晒好的鱼放进竹筛,得在上面排好了,不能叠着,而且这种也不能用大鱼,因为烟熏不透,再把装好鱼的竹筛放到火鼎之个。

  黑黑的浓烟滚滚从火鼎上升腾,透过竹筛上的孔熏过鱼后,满厨房都是,你还得时不时去把鱼一只只地翻身,往往人呛得咳不停,熏得要死,所以说这活不但是细致活还是很苦的活。
  张富贵闻到这种香味,先是兴奋,口水直流,但马上就喉咙哽咽,就是因为这鱼做出来太废功夫,太苦,所以他的心震了一下,兰兰居然为他做这道菜,热泪盈眶,感动啊!兰兰对他太好了。
  张富贵是擦干了眼泪才进厨房的,他一屁股坐在桌前,看到那一盆辣椒炒熏鱼,打了个喷嚏,因为这辣椒味再加上这熏香味更剌鼻,但是让人闻着津神为之一振。
  兰兰听见他响亮的喷嚏,掩嘴笑着,张富贵不断地咽着口水,却板着个脸,坐在那发呆。
  兰兰察言观色,“大哥,你这是怎么了?这不是你最喜欢吃的菜吗?”

  “谁说我喜欢吃这种菜了?我最讨厌的就是吃这种菜了。”
  “怎么会?我上次看见,那熏鱼的从门口过,你跟了他很久,一路皱起鼻子闻,但那东西太贵咱吃不起,(这么难做的东西当然贵),所以我就叫隔壁的五婶教我做,就用你打来的那些小鱼,你尝尝”说着,兰兰拿起筷子夹起一只小鱼,伸到张富贵的嘴边,妈的,这香,在根真想一口咬住,再在嘴里,慢慢地嚼,把骨头也咬得粉碎,连骨头也吞下去,又脆又香,那滋味说不出的好吃。
  日期:2018-09-23 18:42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