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村支教的哪些日子》
第1346节

作者: 不说再见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这一天,玉山大饭店来了一男一女两名客人。男的很年轻,二十来岁的样子,相貌普通,打扮也很普通,可在眼尖的大堂经理眼里,这位却是富贵逼人,因为光是人家手腕上的那块表,就够他不吃不喝忙活大半辈子了。
  而且,再看那个女的,够年轻,够漂亮,穿了一身岛国JK制服,长长的小腿包在过膝袜里,手中还拎了一支长画筒,看上去清纯到了极点,又奇怪到了极点。
  用脚后跟想都知道,她肯定是那年轻男人的玩物,有钱人嘛!口味奇怪刁钻一些,没什么好奇怪的。
  挥手赶走要迎上去的服务生,经理快步来到两人面前,像见了亲爹一样亲热的弯腰招呼道:“尊贵的先生,欢迎光临玉山大饭店,鄙人是这里的大堂经理,随时恭候您的吩咐。”
  那年轻男人淡淡瞥了他一眼,傲慢道:“听说你们这儿有道招牌特色菜,吃法非常奇怪,必须要去冷库才行,是吗?”
  经理眼中露出果然如此的神色,点头道:“哎呦!看来先生是消息灵通人士,因为原料稀缺,本店的招牌菜无法做到供应每一位顾客,所以一向都只有本店的会员才能享用,先生您的身份肯定是没问题的,但鉴于本店的规章制度,鄙人只能冒昧的打听一下,请问您是由哪位会……”
  “怎么那么多废话啊?”年轻男人不耐烦的皱起眉,“他娘的一个寒酸破烂的小饭馆儿,要不是为了那个,老子来这儿还嫌掉价呢!赶紧的,你到底能不能做主?不能做主就叫能做主的来,要不然直接给庄……呃,晁和昶打电话,老子倒要看看他离开了浩州是不是就敢不认识老子了!”
  经理一听“晁和昶”这个名字,瞬间就半个屁都不放了,又深深的弯了下腰,转身在侧前方带路。
  晁和昶是玉山大饭店大老板晁玉山的儿子,几个月前突然出现在庆州,虽然晁家对外界说这个儿子一直都待在国外,但经理作为内部人员曾听到过一个小道消息,那就是这个晁和昶其实是大老板的私生子,原来姓庄,一直跟着母亲呆在浩州,年后才认祖归宗。

  身后那位年轻人能说出“浩州”和一个“庄”字,那肯定是和晁家、至少和晁和昶关系非常亲密的存在,这样的人哪里还需要什么会员介绍?
  一路穿过酒店大堂走进一台电梯,经理从怀里掏出一张卡片往楼层按钮的下方一刷,便听一声“嘀”的鸣叫,电梯动了,不是往上,而是向下。
  很快,撑死也就只下降了一层楼的感觉,电梯就轻轻一震,停了下来。
  随着两扇门缓缓打开,一股闷闷的热浪混杂着各种味道扑面而来,说不上是香是臭,反正很难闻,就像一瓶名贵香水打碎在了厕所里。

  在热浪过后,紧接着又过来一阵凉气,尽管味道并没有变淡多少,起码感官上让人舒服许多。
  电梯外面是一个只有红色和金色两种风格装饰的硕大赌场,虽谈不上人头攒动,但声音很是混乱嘈杂,穿着黑丝袜和高叉皮泳衣的兔女郎端着托盘来回走动,目测没有一个身高在一米七以下,而且长相也基本都在水准之上。
  “祝您用餐愉快!”经理弯腰恭送两人,自己却没有踏出电梯一步。
  那年轻人走进赌场,深吸口气,脸上就浮现出了怀念的神色,手掌一翻,一张银行卡就出现在指尖,对身后的JK制服女孩儿吩咐道:“去兑换十万筹码,好久没玩儿了,直接砸了有点可惜,让我得先过过手瘾再说。”

  那年轻男人正是萧晋,JK制服的漂亮姑娘就更不用说了,非小钺莫属。
  按照陆熙柔的调查显示,网络上针对玉颜金肌霜的攻击之所以会那么迅猛,是因为同时有多达二十几家的公关公司、自媒体和营销大V在做这件事。
  秘密一旦牵扯的人多了,其被暴露的风险也会成倍剧增,女孩儿本以为很容易就能揪出藏在幕后的那只耗子,可结果却让她有点傻眼。
  这次舆论攻击的资金来源竟然有三个,而且互相之间没有丝毫的关系,最最关键的是,来自三方的攻击几乎是同时发生的,这也就代表着它们三个全是主谋,没谁是趁火打劫。

  玉颜金肌霜的火爆,必然会引来相关企业的眼红和嫉妒,这属于市场竞争的范畴,没什么好奇怪的,可三方势力就像商量好了似的同时发动攻击,这就有些匪夷所思了。
  三方里,有两家是涉足药妆行业的制药公司,在海雅生物科技凭空崛起之前,它们一直都霸占着市场前两名的位置,彼此的竞争一向激烈,此次为了将快成冲天之势的海雅生物扼杀,暂时联手勉强也说得过去。
  相比之下,第三家就太莫名其妙了。因为它竟然是一家餐饮娱乐公司,而且只是一个地方型企业,年营业额撑死几个亿,在前两者的规模面前,就像是一个幼儿园小朋友和两个肌肉大汉一样。
  暂时抛开它为什么会参与攻击海雅不谈,怎么想,那两家制药企业都不应该看得上它才对。
  唯一能够说得过去的理由,就是这三家企业并不是绝对的幕后黑手,一定还有一方势力、或者某个人在它们之间起到至关重要的作用。
  事情太过蹊跷,而且要解决问题已经不能只靠单纯的调查了,于是陆熙柔就向萧晋汇报了自己的结论,并申请适当的采取一点反击手段,好激出真正的幕后主使。

  萧晋一听那家餐饮娱乐公司名叫玉山,而且还在安山省的庆州市,当即就让陆熙柔把调查的所有情况汇总交给董雅洁,然后自己则直接杀到了庆州。
  晁玉山,他都快把这个名字给忘记了,没想到那货竟然自己跳了出来。既然人家想作死,那他没理由不满足,在家逍遥了一个月,骨头都快散了,正好出来练练手。
  晁玉山有家赌场,这事儿他在杏林山长老考核的时候就知道了,詹青雪曾派人来这里解救过坤长老马阳德的孙子,一个电话过去,就拿到了地址。
  身为京城有名的浪子班头,赌场这种地方,萧晋自然是非常熟悉的,只不过以前他赌博不是为了钱,而是单纯体会那种未知的刺激,赢钱了高兴,输钱了骂句脏话继续,万一哪天运气不好输得太多,他也有办法赢回来。
  比如此时,他径直走向的一个骰宝赌台,就是他最擅长赢钱的地方。
  因为阴阳灵枢针法对于施针者的内息操控有着极其苛刻的要求,所以萧晋才会自小就被爷爷逼着练武,如今他体内的真气厚度虽离宗师级还差的很远,但对其了解和操控的精细程度,绝对足以傲视天下武人。
  所谓的骰宝赌,玩法非常简单,就是单纯的赌大小猜点数,三个骰子点数相加小于十就是小,反之就是大。
  以前这种赌法都是由庄家、也就是赌场的荷官负责摇骰的,但现在随着科技的发展,赌场为表示自己光明正大不会作弊,摇骰就变成了电子机械震动。
  骰盅被固定在赌桌上,盅盖不透明,除更换骰子之外也不会被揭开,每次摇骰后的结果都是由荷官身旁的显示屏显示出来。
  日期:2018-07-24 18:58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