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孤独的气味》
第199节

作者: 树妖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昼侃侃而谈,将自己的本事说得天上有地上无的,渐渐地,一屋子的人都听她在扒瞎。陆东深始终不语,旁人听得目瞪口呆连连称奇时,他只是含笑,然后不动声色地用公筷夹好菜,再换成自己的筷子把烫好的肉、菜夹她盘里。她
  就没心没肺地边吃边聊,然后还不忘提醒他,我不要这个,要嫩牛肉、想吃杏鲍菇、嗯鸡腿蘑吧陆
  东深耐性十足,有求必应,她说什么他都答好,然后夹到她面前。
  这些自然而然的动作看在男同学眼里可能不觉得什么,但女同学敏感,哪怕是眼镜王那种粗线条的姑娘都忍不住开口,“俊男靓女坐在一起就是养眼啊,不过陆先生,您一口都不吃吗?”
  经过眼镜王这么一说大家才都反应过来,从锅子开了到现在,陆东深除了跟大家喝了几口酒外,一口都没吃火锅,面前的盘子干干净净的,连蘸料都还是整齐地摆在那不曾动过。
  沈班瞧见后奇怪地问,“陆先生是吃过来的吗?”
  夏昼转头看了一眼陆东深,忍不住笑了。陆东深不着痕迹地看了她一眼,跟大家说,“是,我早饭吃得晚,大家随意,不用管我。”
  “是啊,他专门为我服务就行了,大家吃吧吃吧。”夏昼四两拨千斤。听

  得其他女同学又是一阵羡慕,“夏夏,你的命可真好。”
  只有杨副班没附和,眼睛一斜瞪了一眼身边人,身边人马上会意,也给她夹了一块肉。一
  场同学会,不但是同学间相互较量,就连家属都不甘示弱,在为杨副班夹完肉后,会计男开始反扑了,目标自然是陆东深。“
  陆先生上班的酒店规模大吗?一些小来小去的酒店还好,大型的酒店那叫一个麻烦,我们组之前接手过一家七星级酒店,财务做得那叫一个乱遭,在我们专业人士眼里那就叫做瞎扯淡。”
  看似询问陆东深,实则压根没给他时间开口,明显是在彰显自己的优势。等他喋喋不休完毕后,陆东深给夏昼夹了一筷子菜后,拿过湿纸巾不紧不慢地擦了擦手,“哦?周先生接手过哪家酒店?”
  “我们接手的可是国际酒店,,当时听说那家酒店有意进军中国,但后来就没消息了。”会计男笑道,“估计是折在策略上吧。”陆
  东深笑了,放下湿纸巾,“是北美老牌星级酒店品牌了,前两年的确有进军中国的打算。但国内市场复杂,本土企业也有地头蛇精神,所以暂缓驻华计划,又结合国内情势成立全新子品牌作了前哨。至于周先生刚才说的财务问题,我倒是听到了不一样的版本。”
  会计男挑眉,“陆先生听说了什么?”所
  有人都瞧着陆东深。
  他道,“当时的确委托四大会计事务所其中的一所做审计业务,但估计是该事务所临时抽调的项目组资质不够,所以没过多久就撤回了委托,也是考虑到会计事务所的延时性和良莠不齐,所以在成立新品牌不久后就高薪招揽了、普华永道、德勤等全球五大事务所的精英人士成立自己的会计中心部,专为自家品牌服务。”说到这,他笑,“没想到周先生就是当年那个项目组的,很可惜。”
  会计男闻言后脸面挂不住了,陆东深的话在座的都能听明白,有人已经偷着笑了。
  杨副班马上打圆场,“哎,那都是多少年前的事儿了,现在我们家老周不是学徒了,自己带项目。”又笑看着陆东深,“就不知道陆先生所在酒店的规模,如果能够上四大事务所,可以找我们家老周。”陆
  东深不紧不慢,“很抱歉,我们有自己的专业组。”杨
  副班一愣,会计男想找回面子,清清嗓子道,“也是,一般规模的酒店用自己的会计就够了,选会计事务所太大材小用了。”
  陆东深笑而不语。夏
  昼碰了碰他,示意了一下自己的空盘,陆东深嘴角笑容扩大,“想吃什么?”

  “嗯毛肚吧。”夏昼说,“煮毛肚的时间不能过长,七上下啊。”
  陆东深一挑眉。
  夏昼抬手上下一比划,“七上下。”陆
  东深恍悟,“好。”逗

  得其他女同学哈哈大笑,“陆先生怎么像是没吃过火锅似的?”没
  等陆东深开口,夏昼就替他为大家解惑,“大家见笑啊,他是个香蕉人,国内美食他得慢慢适应。”其
  实大家从他说话的方式和发音也能听出一二,沈班是走仕途的人,眼睛自然不白长,打从刚照面他就觉得这陆东深身上有不同于常人的气质,经过一番谈话,他觉得此人更不简单,就问,“我们还一直不知道陆先生在哪家酒店呢。”
  陆东深将烫好的毛肚夹给夏昼,回得简单,“天际。”
  “天际?”有人惊呼,“就是前阵子在亲王府项目上闹得沸沸扬扬的天际?夏夏,你也在天际上班吧?这么说你俩是同事啊?”
  其他人也是好奇。这

  时,一直没做声响的大卫开口了,迟疑,“难道您是天际集团总经理陆东深先生?”
  他之所以默不作声是在观察,从见着陆东深觉得眼熟到后来他提到酒店业行情,直到他爆出天际,大卫才敢把他跟陆东深联系到一块。
  所有人都惊愕地看着陆东深,包括沈班,唯独夏昼,闷头吃东西。陆
  东深给她夹菜的动作没停,也没觉得是件多么大不了的事,说,“是。”
  席上倒吸气的声音,开始了骚动。
  大卫一怔,反应过来后马上起身,绕到陆东深身边,伸手,“陆先生,真是有眼不识泰山,幸会幸会,哦,我之前还跟您的助理联系过,但您贵人事多,肯定也不知道这件事。”
  陆东深放下筷子,没起身,伸手相握。
  “那时候也是我不自量力,想着能接下陆先生的项目那再好不好了。”看得出大卫也是有礼节的人,虽恭敬但不谄媚,笑道,“但后来才知道陆先生的资金都通过陆门专业人员打理,那都是国际一顶一的理财顾问,所以我就不敢再班门弄斧了。”
  陆东深浅笑,“来日方长。”“
  好好好。”

  大卫道出了天际,道出了陆门,引得餐桌上一阵阵的惊叹。如
  果没有商川事件,大家也许只知天际不知陆门,毕竟这几年天际在国内发展的动静不小,除了天际实业下的地产、商超和住宅外,天际酒店就像是匹自带主角光环的黑马似的杀出重围,并在诸多国际酒店品牌林立的一线城市站稳脚跟发展迅速。
  而陆门,那个似乎与中国很遥远的陆门,就像是永远活在传说中的圣地,虽说旗下的产业盘根错节,投资的范围更像是蜘蛛网似的密集,但旗下太多知名产业都以独立名为主,很少扣上陆门的帽子,所以除非是圈内人或对商业感兴趣的人才会去关注,平常老百姓不会那么追述根源。
  如陆东深刚刚所提及的酒店,那就是很早年由陆门全资收购的品牌,在收购前已是有着百年历史的老品牌,在北美的知名度足够,但经营者缺乏管理意识和运营经验,所以导致老品牌面临资金短缺的局面。
  日期:2018-12-01 18:51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