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孤独的气味》
第198节

作者: 树妖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是饭口,用餐的人多,排队的人更多。一进去就能闻到牛羊肉飘香,一楼散座,二楼卡座,三楼包厢。陆东深对大夏天吃火锅这种事十分不理解,夏昼为他普及:吃顿热火朝天的火锅,喝几杯冰镇啤酒,这才是夏天里的畅快淋漓。陆
  东深惊悚地看着散座的客人,桌上炭锅冒气,中央空调呼呼直吹,他悄悄问夏昼,这里除了火锅还能吃什么?只
  有火锅,夏昼笑眯眯地挽上他的胳膊说,陆公子,你也该体验人间烟火了。推
  开包厢的门,里面一片欢声笑语。包
  厢很大,加大的圆桌摆了两张,目视有二十多人,桌上下锅子的菜肉摆了整齐,就差上锅,桌子中间一大窟窿。
  夏昼是最后到,一进来大家都瞧见了她,纷纷上前打招呼,有高分贝的女同学热情洋溢,甚至上前拥抱,一口一个宝贝地叫,然后眼珠子落在她身边的陆东深,“这位是?”
  桌上一多半都是女同学,自然都把注意力放在陆东深身上,夏昼快速环视包厢一圈,饭桌上还真有西装革履的男士,人模人样的看着挺精英,但品相照比陆东深是差了不少。心
  中暗叹,人比人可真是比死人。
  夏昼刚要隆重介绍陆东深,他便四两拨千斤地回了句,“我是她未婚夫,大家幸会。”
  饭桌上一阵惊呼。夏
  昼抿唇浅笑,也不过多介绍了。等
  落座后,有女同学嬉笑,“亲爱的,行啊你,不动声色就要结婚了,还吊上这么一位优质男。”夏
  昼偏头瞅了一眼陆东深,“老天抬爱呗。”陆

  东深只是浅笑,不说话。桌
  上的气氛发生了变化,夏昼没来之前,大家围着彼此带来的家属侃侃而谈,夏昼来了之后,所有人的目光全都落在他俩身上了,尤其是陆东深,明明坐的不是主位,但身形挺拔俊朗,骨子里透出的气势就压了在座所有男士一头,让人忍不住去打量去关注。
  这次同学会攒局的是夏昼的班长,姓沈,生得白净戴着金边眼镜很是斯文,在座的同学们仍旧亲切地称他为沈班,毕业后考了公务员入了市政大厅出入境工作,年纪轻轻也是很有前途。
  许是受工作环境的影响,说话多少带点官腔,可对夏昼很热忱,见她来了马上招呼服务生上锅子。杨副班从医,自小学舞蹈的缘故,周身有着一股子傲,带了家属。她
  对夏昼嬉笑,又含沙射影的,“还是咱们沈班最疼夏夏,必须得等着夏夏来了才开席呢。”
  当着陆东深的面,有点挑衅的意思,其他同学只是笑笑跟着打岔,没像杨副班那么明显。
  夏昼挎过陆东深的胳膊,笑道,“你知道吗,我们这位沈班啊打小就有英雄情结喜欢照顾弱小,我初中的时候个子矮啊,他就总帮我擦黑板,但他那时候个头也不高,所以每次擦黑板就一蹦一蹦的,逗死了。我们人人都喜欢沈班,尤其是杨副班,每次见他帮着别的女同学干活都气得哭鼻子呢。”一
  句话又给顶回去了,杨副班脸色不大好看,连同坐在她身边的家属。陆
  东深早就习惯夏昼的伶牙俐齿,伸手捏了她鼻子,笑道,“原来是被从小就照顾惯了的。”话毕目光环视在座,嘴角上扬,“囡囡现在脾气大着呢,稍不顺心就给我甩脸子瞧。”说着,又转手揉了揉夏昼的脑袋。“

  囡囡?”有女同学嬉笑,“夏夏你好福气,被”她看了一眼陆东深,“您贵姓啊?”陆
  东深含笑道,“免贵姓陆。”“
  被陆先生当女儿来宠呢。”说话的女同学就是刚刚熊抱夏昼的那位,嗓门大,但一看就是爽快人。夏
  昼笑着给陆东深介绍,“她是我们班的学委,超级学霸,在休斯顿大学拿了双学士学位,我们都叫她眼镜王,初中的时候属她戴的眼镜框最大。”头一偏目光落在她身边看上去不大起眼的男士,“眼镜王,你男朋友?”眼
  镜王笑哈哈的,“是啊是啊,你叫他大卫就行,是理财顾问,你有闲钱记得找大卫啊。”之
  前估摸着大家都相互介绍过了,所以大卫朝着夏昼和陆东深点了下头,说了句幸会。
  锅子端上来了,是加大了的老式炭锅,两桌子人看着直惊呼,服务生一身中式服装,胳膊上搭了条白褡裢,京腔十足,为诸位介绍了一番。等服务生离开后,沈班看向夏昼说,“听说你在国外待了不少年,念这口了吧?今天点的可都是地地道道下进锅子里好吃的东西。”

  说到这又看向陆东深,“只是不知道陆先生能不能吃得惯这些。”陆
  东深面带微笑,“客随主便。”
  锅子等开的时候,沈班开始针对陆东深“盘问”了,“陆先生在哪高就呢?”
  陆东深温文尔雅,“高就谈不上,目前从事酒店餐饮行业。”“
  是打工还是?”陆
  东深唇角藏笑,转头看向夏昼,“算是管理层吧?”
  夏昼轻咳两声忍笑,点头,“嗯,严格来看你算是管理层。”

  “哦,那也挺不容易,酒店餐饮这行竞争很激烈啊,不好做。”沈班误解了两人的意思,又笑看夏昼,“早知道你有这资源,咱们同学聚会搁到陆先生上班的地儿啊。”
  杨副班道,“沈班你这就不对了,人家是打工赚钱的,你招呼着一帮人过去这不明显要人开绿灯吗?收你钱吧,夏夏的面子过不去,不收你钱吧,人家又没法跟老板交代,这不为难人吗?”盯着夏昼补了句,“是吧,夏夏?”
  夏昼用胳膊怼了一下陆东深,笑问他,“哎,能给我们开绿灯吗?”陆
  东深纵容她的纯心故意,温柔道,“既然是你的同学,当然可以。”
  “哎呀,夏夏,你好幸福啊。”眼镜王一脸羡慕。
  其他同学也是随声附和的。
  沈班指了指咕咕而开的锅子,道,“大家边吃边聊吧。”初
  中班不像大学,大家几乎都是本地人,虽说多年后天南海北的哪都有,但对家乡的味道还是执着,老北京炭锅就是承载了这些人的学生时代的记忆,热气氤氲间全都是熟悉的香气。一
  群人大呼小喝的,啤酒**子挨个传,久别重逢的同学,还有跟大家很快混熟的家属,聊什么的都有,又提到一位王姓的同学,夏昼问及为什么没见他人影,杨副班一脸不屑,“咱班就出了他那么一个跑卦的,谁愿意搭理他?做什么不好啊?去年我还让我老公帮他介绍工作呢,结果人家根本不领情。”杨
  副班的老公姓周,是做会计的,所在公司是四大会计事务所之一,说起话来自然腰杆子硬,“人各有志,像我们这行也不是什么人都能进来的。”
  沈班冷哼一声,看向夏昼又轻言细语了,“别听杨副班瞎说,他给我打电话了,说今天得空了就过来。但你也知道他的性格,最爱凑热闹,像是今天这场合肯定要到。”夏
  昼点点头,又凑近陆东深,咬着耳语,“还说别人卦呢,这一桌子十有**都是婆。”
  陆东深忍不住笑了。两

  人落在旁人眼里就是恩爱黏糊,看得周遭眼睛都红。果不其然,正如夏昼分析的,大家说来说去又绕回他俩身上,谈及夏昼目前从事的气味行业,好奇的人多,故意引话的人更多。夏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