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孤独的气味》
第197节

作者: 树妖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很快,夏昼又朝着里面看了一眼。陆
  东深对着镜子浅笑,问她,“怎么了?”夏
  昼顶着一头湿发进来,问他,“我的那些护肤品跟你的格格不入,看见了吗?”“
  嗯。”陆东深将她拉过来,扯过干毛巾给她擦了擦发脚。
  “你能适应吗?”夏昼看着镜子里的男人问。
  陆东深的手大,一条毛巾盖她头上一胡噜几乎将她揉得地动山摇的,“不适应也得适应,从进了屋子到现在,我的眼睛都快练出来了,麻木了。”夏

  昼抬手揭开毛巾,一脑袋头发乱糟糟的,反手抱住他,“你可真好。放心,我发誓我不会让你太难受的,尽量保持整洁干净,咱俩尽量都往正常人的标准线上走。”怀
  中软玉,自然带香,惹得陆东深有些把持不住,低头就咬了她一口,“说谁不正常?”夏
  昼笑着缩脖。
  陆东深将她转过去背对着他,拿过吹风机,风力开得适中,体贴地给她吹头发,夏昼盯着镜子里男人健硕的肌理,取笑,“不容易啊,我还以为你会兽性大发。”
  “不着急。”陆东深笑得有点坏,修长的手指穿过她的发丝,“美食要慢慢享用才有意思,就像是狼要吃兔子,先哄着兔子把自己洗干净了、毛晾干了,然后再一口吞了。”
  夏昼用胳膊肘怼了他腹肌一下,引得他爽朗大笑。头
  发在他手指间慢慢吹干,长得很快,原是个假小子,现在头发也长了不少,能都拢住扎起了,他说,“这次留长别再剪了。”夏
  昼觉得他有长发情结,笑着“嗯”了声。稍许,问了件事,“听说邰国强去了趟亲王府后就住院了?”
  陆东深也没奇怪她知道这件事,点了下头。他接到电话的时候也是纳闷,后来得知邰国强竟私下跑去了亲王府,出了亲王府就一头栽倒,司机将他送到了医院。
  “心脏机能受损,暂时是脱离危险,但还在重症室观察。”
  夏昼看着镜子,“所以我刚才说,这次是老天在帮我们,只不过,我真没想到邰国强终究没逃过这一劫。”陆
  东深手里动作一停,将吹风机搁置一旁,转过她的身子,“你到底想干什么?”
  “东深,现在亲王府的项目已经落在饶尊手里了,这么一来我做什么都不会忌讳,他不是能得瑟吗?不是想让我过去求他吗?”夏昼冷笑,“我会让他哭着来求我,让他后悔接手亲王府!”
  陆东深打量着她,不语。“
  之前我退让是因为继续查下去会给你招来更大的麻烦,现在情况不同了。”她道,“邰国强住院对我来说就是个契机,也恰好饶尊那个败家子接手了亲王府,再加上这次的同学会……”说
  到这,她搂紧陆东深的脖子,笑得奸诈,“唱戏谁不会啊?这次,我给他们唱场大戏。”
  网络的风向标起了变化。一
  则则重磅的明星性丑闻事件被放到了网上,牵连了几名当今红极一时的一线大咖,一时间多少冲淡了商川坠台、吴重回魂的发酵话题。
  而那些仍旧执着于要为商川讨说法的粉丝们骇然发现,即使他们再想发帖长篇大论,上一秒搁到网上下一秒就被删除,背后有股力量在禁言。一

  时间反抗的情绪只能在微信朋友圈或私人微博中发泄,有影响力的大v们全都被禁了。不
  难看出饶尊手段劲辣,背后的人脉资源又是四通发达,一方面想桃代李僵,一方面又铁腕压下不利言论。
  与此同时,华力的工程队在亲王府那一带如火如荼,又很快召开了媒体见面会,市政领导参加了此次见面会,政商两界其乐融融,这与天际因为亲王府一事声誉受损并影响陆门在国际上的股价现状大相径庭。在
  强制压下,不利的舆论似乎少了些。可
  刚平静没两天,突然有人爆出邰国强住院一事,并强调住院前是因为夜闯亲王府。
  长盛集团在这次亲王府项目上栽了个跟头,所以一直以来关于邰国强的行踪都处于保密状态,尤其是这次住院。可一经网络曝光,关于吴重的话题又被炒热,这一次不但是商川的粉丝,就连普通网友们都开始质疑邰国强的入院是否是现世报。而
  这个话题的苗头饶尊还没来得及扑灭,紧跟着又一消息爆出:原本是打算入殓的商川尸体不翼而飞!震
  惊整个网络圈。人
  人都在谈论这件事,就如茶余饭后地蔓延,都是些细碎支语,纵使再费心禁言都无济于事。当
  然,警方第一时间出面辟谣,声称商川尸体不是丢失,而是被家属签领。可
  民众们更喜欢锦上添花的东西,例如,吴重借尸还魂一说。
  华力好不容易压下的舆论再次重提,而且这次跟之前不同,之前是有组织地进行完整帖的发送,现在变成了讨论,几乎是全民众的讨论。帖子好控,但悠悠之口又怎能堵得过来?就
  在网络再起烽烟时,夏昼已经打扮得美美的去参加同学会了。
  陆东深虽从早忙到晚,但到了约定时间还是信守承诺地出现在夏昼面前,只是一身衬衫西裤让她不爽,将一早就备好的休闲装扔给他。陆

  东深休闲装不算太多,这源于他没什么休闲场合能换掉西装革履,认识夏昼之前,他仅有休闲装是用来打高尔夫的,但球场之上谈的也是生意,认识夏昼之后,他那几身休闲装就成了偶尔陪她逛街购物走超市的战服。
  夏昼给他选了一身特别平易近人的装束,白恤牛仔裤,陆东深人高马大,骨架子极好,这么简单的搭配落在他身上却是格外养眼,夏昼啧啧称赞:陆家儿郎骨子里的贵气真是旁人模仿不来的。陆
  东深穿得不大舒服,提出质疑,“不是参加晚宴吗?这么穿太随便了。”
  夏昼借着给他归置衣角的空档摸了他的胸大肌一把,结实的手感让她心神摇曳的。“你知道在国内除了像是你们这种精英人士,还有哪些人穿西服打领带吗?”
  陆东深摇头。

  夏昼掰着手指头,“房地产销售、中介、还有冠冕堂皇的骗子。”
  陆东深笑,“挺好,我就是销售起家的。”伸手一把将她搂在怀里,补上句,“而且,我也成功骗得美人在怀了。”夏
  昼黏在他怀里,手搭在他的肩膀上,“我是打算跟你情侣装的,你是穿还是不穿?”
  陆东深眉开眼笑,“穿。”事

  实上,当陆东深跟着夏昼到了聚会地点,他才明白当他说出“晚宴”二字后夏昼诡异笑容背后的含义。
  聚会地点选了处京城数一数二的馆子,以地道的涮锅为主,馆子上方悬着块乾隆爷亲笔题词的匾额,堪称老字号。老
  北京人喜欢这地儿,后来随着年奥运“北京欢迎您”的口号一出,外地人蜂拥而至,这老字号也开始了不断扩建,占据二环内最得天独厚的方位,足足有三层楼的面积,打远一瞧就是雕梁画栋的很是张扬。
  陆东深终于明白夏昼的用心良苦,如若穿着一身西装革履到这种地界,的确是傻缺。正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