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乐小山村》
第50节

作者: 冰凉的小手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可是……可是……,你真的喝多了,我不想趁人之危,谁知道,你酒醒会不会恨我?”
  “哦,你是在意这一点?”玫瑰贴紧他胸膛,抬起眼看他。
  “没错。”张富贵点了点头。

  “你大可放心,我是喝了点酒,但脑子是清醒的,我自己清楚,刚刚我是装的,我只是想接近你,也幸好我喝了点酒,要不然我永远也不会有这么大的胆,来吧,根,趁我没有改变主意之前,你要了我吧,让我做一回你的女人,我今生无憾。”
  “你也说,趁你还没有改变主意,说明你心里面还没有定数,不,我不……”
  张富贵已经说不出话了,因为他的嘴已经被玫瑰火热的小嘴嘟住了,她的小舌也破门而入深入了他的口腔,张富贵顿时感受到她口腔内的湿滑和温热,很舒服。
  玫瑰如疯了一样,亲吻着他,嘴角不断变换着角度,小手也开始探入了他衣服,摸着他一块坚实的肌肉,内心惊呼不已,如狼似虎的躯体快速升温,渴望与他合为一体。
  带着这种渴望,玫瑰的小手如一滑滑的鲶鱼一样往下滑入了他的裤子内,像长了眼睛似地,一下子找到了他那坚挺,她一阵惊喜,渴望他的进入,渴望那种欲死欲仙的充实膨胀感,渴望那种直捣黄龙般的深度冲击,她渴望气吞山河般地吞没它……
  想到这些,她的娇躯如浴火般灼热难熬,她不断扭动着她娇柔而火热的身躯,嘴里嗯啊不断,体内是热血沸腾。
  张富贵是个男人,是个正常的男人,他并不是坐怀不乱的柳下惠,也不是道德标准中那种谦谦君子,他丹田中那团火焰在干烧着,已然成汹汹之势,需要春风化雨来浇灭。
  而能给他灭火之人,正是眼前的尤物——玫瑰,她美得滴水,性感得如艳星,娇柔地如邻家小妹,饥渴地似乎久旱未逢甘露,火热得如干柴遇见了烈火。

  那还犹豫什么?张富贵也管不了什么女神了,此时只有一个普通的男人和一个普通的女人,双方都渴望着结为一体,如胶似漆。
  还等什么呢,脱吧,张富贵脱着她的衣服,她也脱着他的衣服,现场一片慌乱,当两Ju滚烫的躯体真空相见时,两人更加亢奋,每个细胞都在急剧膨胀……
  可惜,好事往往会有些遗憾,就在玫瑰正要压下去,真正拥有他的时候,外面响起了敲门声。
  早不来,晚不来,偏偏这个关头,两个人的血液一下子凝固了,玫瑰如受惊的兔子一下,翻身下来,脸色铁青,“糟了,他爸回来了。”
  “什么?”张富贵也大吃一惊,“快穿衣服,还好关了大门,要不然就被人家捉奸在库了。”
  两人急匆匆地各自穿上衣服。
  一会功夫,就各自穿好了,玫瑰还拿了毛巾慌乱地擦拭着痕迹。
  “玫瑰姐,你家有没有后门”张富贵问。
  “有,等等,我去门口把门缝挡住,你出这门往右最里面那一间有后门。”
  “好。”

  玫瑰慌慌张张地,整了整衣服,到门口,用身子挡住那门缝往外一瞧,来人不是孩他爸,你道是谁?这人的到来,大出玫瑰的意外。
  但不管是谁,得先让张富贵走,她朝在门口观望的张富贵招了招手,示意他赶快走。
  张富贵得到她的信号便往右轻跑,找到最里面的那间房进去,打开后门,往四周张望了一会,便跳了出去,张富贵惊魂未定,他拍了拍自己的胸脯,好险,好险。
  外面的人在喊,“玫瑰妹子,开开门。”
  而玫瑰正站在门后,她故意,走了回去,又大踏走回来,拉高嗓门说,“谁啊,这是?”
  “是我,妹子,开开门。”
  “啊哈,”玫瑰故意打起了呵欠,装着睡午觉被吵醒的样子,“你是谁?吵着我的午觉了。”

  “是我,赵书记,开开门。”
  玫瑰当然知道是他,不过,这老小子,一向色眯眯地盯着她,肯定没安什么好心,于是她并不急于开门,而是问,“哦,是赵书记啊!你找我有什么事啊?大中午的。”
  “我找你有事商量,你开开门。”
  “你就在这说吧!”玫瑰压根就不想让他进来,男人不在家,斌子这老小子搞老家的老婆,整个村都知道,玫瑰岂能放一条色狼进来。
  “哎呀,这里不方便说,你开门,我跟你细谈。”
  玫瑰一惊,怎么办?轰他走嘛,往后在村委会还得见他,说不定在工作上还要刁难她,放他进来,估计是引狼入室,得想个辙。

  门外的斌子,急了,天又热,他头上冒着汗,“哎呀,我说妹子,你总得开个门,让哥哥我喝口水吧,这么大的太阳,哥哥我是浑身冒汗,可把我热死了。”
  “哦,不行啊!赵书记,孩他爸在屋里睡午觉,你别嚷嚷了,把他吵醒了,他要骂你娘了。”
  “什么?他回来了?”
  “是啊!你不相信,我打开门让你看。”
  斌子一想,这他妈来的真不是时候,怎么回事?今天才周四,又不是周末,那四眼仔怎么回来了,他压低了嗓门,“不对吧,今天又不是周末,他怎么会回来?”
  “谁说不是周末就不能回来了,没课就不可以回家歇歇吗?”
  “哦”斌子心里直骂葛正远他娘,你个四眼仔,早不回来,晚不回来,偏偏这个时候回来。
  其实玫瑰心里也在骂他,你个胖冬瓜,早不来,晚不来,偏偏这个时候来,本来想真正拥有张富贵一次就罢手,可是这次她并没有真正得到他,正处风口浪尖,大好的春霄竟被这胖冬瓜给糟蹋了,玫瑰恨死了这个斌子,恨得牙痒痒,不知道以后还有没有机会与张富贵来一次彻底的亲密,她很期待同时对门前的斌子甚是厌恶,“赵书记,有什么急事吗?”

  斌子马上换了一种口吻“其实也不急,行,改天碰头再说吧!”
  “哦,好吧,那您慢走。”玫瑰口头上客客气气地,其实心里连杀他的心都有,这么一来,玫瑰明白,这个赵书记果然是不安好心来的。
  “好,我走了。”斌子拍拍屁股走了。
  张富贵心里也大叫可惜,就差那么一点点,他就能占有那个平日里高高在上,可望而不可及的玫瑰,尝尝她内里的滋味,可是功亏一篑啊!只是玫瑰在他心目中的女神形象已经毁于一旦,她只不过也是个平凡的女人而已,但她的身子真是没得说的,好美,好温柔,好火辣。那四眼仔回来的真不是时候,哎,真的可惜,不行,得找个女人降降火。
  正琢磨着找谁,这个人就出现了,谁?
  斌子他老婆,那骚娘们荷花。

  “姐,大中午的,你这是上哪啊!”张富贵傻笑着。
  “哦,张富贵啊,你这个死鬼,好几天了也不来找老娘”荷花一看见他就斥。
  张富贵靠近她,“姐,我体内有一团火,快烧死我了,如果烧在你身上,会是什么情况?”
  “哦,是吗?”荷花眼睛发出夺目的亮光,眼珠子朝四周观看了一下,见四周没人,她的小手到他裆下,突地抓了一把,“呵呵,你上火了?”

  “可不是?”
  “你好端端地上什么火?”荷花有些怀疑,“是不是偷看了那个骚娘们洗澡啊?”
  “瞧你说的,我想姐你了呗。”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