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古眼:拥有一双看透世间一切赝品的眼睛后》
第966节

作者: 金元宝本尊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锋,是不是在躲我?”
  清淡的话语从梅格莉娅绝美的笑容嘴里流淌出来,让人心痛,爱怜无限。

  七世祖浑身一个激灵,颤声说道:“怎么可能啊……嫂子……啊不是……公主殿下……”
  “我哥来的时候还给你准备了一份大礼呢。”
  “好得很的大礼。”
  “每一个女人都盼望的大礼。”

  听到这话,梅格莉娅眨眨眼睛,忽然间笑了起来,柔声说道:“谢谢你告诉我这个消息,我很开心。”
  一时间,七世祖半个身子的酥了。
  悠扬曼曼的女儿情飘洒在富丽堂皇的宫殿之内,室内温暖如春,室外寒风凌冽。
  宫殿外的走廊上,金锋静静的伫立在黑暗中,深深的吸了一口烟。
  耳畔传来那甜如蜜糖却又撕裂肝肠的女儿情,冷冽的寒风伴着浓烟刺入肺里,让金锋不由得咳嗽起来。

  “圣诞节一过,斯维亚漫的冬季就就到了头,黑夜会逐渐缩短,白天会慢慢加长……”
  “斯维亚的春天非常美,虽然仍不时会有白雪降临,但寒冷已经阻挡不住春天的脚步。”
  “草长莺飞,樱花绚烂,尤其是在沙丘巴登岛上,阳光明媚,树木葱翠,令人难以忘怀。”
  一个身材高挑身姿曼妙的女子静静的站在金锋的身边,目光透过孔雀蓝的极夜,双眸闪烁间似乎穿过了时空,看到了那美丽如画的沙丘巴登岛的春日靓景。
  女子外面披着一件黑色的紫貂长款大衣梳得整整齐齐的公主头,头上还别着一根帝王绿的翡翠发簪。

  孔雀蓝下的夜空下,女子晰白的肌肤特别的耀眼,堪比地下那洁白雪白的积雪,如羊脂玉般的细腻。
  “很期待你的沙丘巴登岛重新面世的那一天。”
  金锋静静的看着无声的雪落,轻轻闭上眼睛。
  女子默默的轻叹,轻声说道:“伊露跟随他父亲访问的时候,我有过接触。这个人非常的高傲,自尊心很强,睚眦必报。”
  “你要小心。”
  “司徒清芳那里我跟她还算熟悉。当年我们家也曾捐助过他们家。算是老关系。”
  “她这个人还算正派。但心高气傲,杀伐果决。”
  “天下第一大帮现在大都转了正行。在拉美那里势力依然很大。你要小心。”

  顿了顿,女子轻声说道:“我能帮你的,也就只有这些。”
  “我现在,已经不做特科了。接手家族的生意,专门负责外交。希望有机会能帮到你。”
  女子赫然是梵青竹,也是自己刚才在宴会上看见的那个熟悉的身影。
  像梵青竹家族的身份和地位,是绝对有资格来参加这样的宴会。
  短短一年多时间,一个曾经走街串巷风里雨里收破烂的少年已经站在了这个世界上最顶尖的社交场所的舞台中央。

  而一起陪同监视少年的科特科长梵青竹也已经褪下了戎装,换回一身顶级奢侈品的女装。
  时光流逝,仿佛一切还在昨天,一切宛在眼前。
  只是再回不去从前,还有那心里永远填不满的巨大鸿沟的裂缝。
  金锋没有说话,他如何不知道梵青竹话语中的担忧和情意。
  更知道,她不干特科的真正原因。
  这个心性要强嫉恶如仇处处争先不肯吃一点亏的傲娇女孩,现在是真正的成熟起来。

  可惜……
  她,只有不到十八个月的日子可以活了。
  “谢谢你的提醒。我会注意。”
  金锋默默的摸出一支烟来,冰冷的打火机却是在这一刻没有点燃。
  梵青竹轻轻走过来,好闻淡雅的玉兰花香充随着清冽的雪气飘入鼻息。
  “忒!”
  脆脆的钢响打破寂静的夜。一团火光在寒风中摇摇摆摆,映红两个人的脸庞。

  梵青竹轻轻的举着一块纯金雕龙的打火机默默的给金锋的点上烟,丹凤双眸凝望着金锋,久久都不愿松开摁着火机的手。
  忽明忽暗的火光中,金锋的脸庞从未离自己如此之近过,梵青竹素手轻轻的颤抖,生怕一松手,金锋就会隐入那无边的黑暗,再也见不到了。
  香烟发出滋滋的声响,一点星火亮起来。
  “谢谢。”
  梵青竹轻阖上眼皮,最后还是放手,仍由金锋变成眼前的一团黑影。

  打火机上传来滚烫温热的温度,默默的把火机递在金锋跟前,轻声说道:“认识你那么久,还没送过你礼物。”
  “这个打火机……是……我在这里买的。希望你喜欢。”
  很明显的,梵青竹说谎了。
  这个黄金火机上面龙纹是纯手工雕刻,只有国内的顶级金匠大师才做得出来。
  金锋当然知道梵青竹说谎了,但金锋不知道的是,这个黄金火机,梵青竹已经在身上整整揣了一百六十七天。
  看着金锋不动如山的影子,梵青竹娇嫩的柔夷悬在空中,梵青竹莫名的刺痛,脸上现出从未有过的痛。

  “这是我第一次送男人礼物。我……对不起……”
  轻然的放手,火机坠落在雪地上,心痛如冰。
  这个少年,还是在恨自己。
  还是在怨自己。
  还是不肯原谅自己。
  梵青竹默默的弯腰下去,伸手捡起火机揣到手包里,黯然转身。
  一粒冰粒调皮的横飞过来,落在梵青竹精致无暇的眼角,化作一滴冰水,打湿眼眶。
  夜空点点雪花飞絮洒落,飘然而下化作地面上的一滴冰粒。
  “舞曲快完了。你该进去了。”
  梵青竹静静的说道:“不要让梅格莉娅公主等得太久。”
  “祝福你们。”
  金锋依旧站在原地一动不动,宛如雕像,只有手中的半支烟还残留着点点的星火。
  “再见。”

  金锋轻声说了一声再见,掐灭烟蒂转身,跟梵青竹轻轻颔首致礼,漠然迈步。
  跟金锋交错过往的一瞬间,梵青竹紧紧的咬着唇闭上眼睛……
  这个世界上最远的距离,不是我不能说我爱你,而是想你痛彻心扉,却只能永埋心底。
  “金锋——”

  梵青竹蓦然回首,泪如雨下,痴痴的看着金锋,仍由眼泪狂流。
  那是藏在心灵最深处的呼唤,一生一世也无法忘记的名字。
  凄神寒骨,冷彻骨髓。
  金锋脚步一顿,身子僵硬,却是漠然说道:“保重。”

  梵青竹咬着唇,泪水滑落绝世无双的脸庞。
  颓然低垂臻首,流着泪惨然一笑。
  “我知道你不喜欢我,我知道你不肯原谅我,我还知道你不愿意见到我……”
  “可是,我喜欢你。我想见你。”
  “今天是梅格莉娅的生日……也是我的生日啊……”

  说到这里,梵青竹已然是泣不成声。
  金锋蓦然一震,慢慢转身,静静的看着眼前这位天之骄女。
  在这一刻,彻底撕掉了伪装,彻底的向自己表白袒露心扉。
  前尘种种往事历历浮现心头。
  从一开始的误会到最后朱允炆岛的决绝,耳畔还出能清楚的听见南海直升机上那撕裂肝肠的凄厉呼唤。
  画面定格在自己把梵青竹从沙土里刨出来、钢针刺入这个女孩脑门的瞬间。
  人生若只如初见,何事秋风悲画扇!
  金锋闭上眼睛,右手轻轻一顿,手腕间一串黑白相间的天珠轻轻到了手里。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