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孤独的气味》
第196节

作者: 树妖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一口汤没咽稳差点呛到陆东深,他抬眼瞧她,她也是纯心故意,见他出糗甚是欢心。他放下汤匙,拿过纸巾不紧不慢地擦了擦

  嘴,“死丫头,好了伤疤忘了疼是吧?”
  夏昼赶紧闭嘴,闷头吃饭。
  陆东深嘴角藏笑,抬手给她夹了菜。灯影下,她的脸颊有微微的红,印在白皙的肤色上甚是惹人喜爱。他心头摇曳出一种难以
  言喻的感觉,是温馨是感动,像是有细细的绒毛骚动心尖。
  今晚注定不同,从此以后他的地盘里就多了一个她,这种日子他从前不曾想过,而今晚之后他会格外珍惜。
  “哎,陆东深。”餐桌没安静多久,夏昼又一嗓子叫出来。
  陆东深抬眼看她。
  “你说咱俩现在还是谈恋爱吗?”
  陆东深一脸无奈,“废话,不是谈恋爱你当我跟你在过家家?”喝了口汤又道,“所以平日里别总陆东深陆东深地叫,叫自己男朋

  友有这么直呼姓名的吗?刚才深哥哥不是叫得挺甜吗?以后就这么叫。”
  夏昼撇撇嘴,又甩掉了两胳膊的鸡皮疙瘩,“那也得看我心情。”
  陆东深笑了笑,他也没指望她能柔情似水。
  “那我问你件事呗。”夏昼一手托着晚,吃得不正经。
  “问。”
  “咱俩能结婚吗?”夏昼冷不丁地抛出个丨炸丨弹。
  陆东深却稳稳接住这丨炸丨弹,没惊没讶,回答地自然而然,“能。”

  夏昼眼睛亮了,“什么时候?”
  陆东深饶有兴致,拿了纸巾给她擦擦嘴,“你这是打算跟我求婚?”看她对跟他结婚这种事如此有兴趣他就放心了。
  夏昼拉着他的手,说,“咱俩得统一一下口径,要不然我会在我同学面前丢脸。”
  “什么同学?”陆东深一愣。

  “我中学的同学聚会。”夏昼抱着饭碗贱切切地坐在他身边,“是这样的,你也知道我不合群,以前这种同学聚会我从来不参加的
  ,但今年人家三催四请的,我想主要是大多数同学看了网上的流言蜚语,拉我过去八成是探消息,我想了想,还不如大大方方
  过去,省得让那群人胡说八道。”
  陆东深十分不解,“有必要吗?”既然都不是什么谈得来的同学,何必浪费时间在他们身上?

  “当然有必要。”夏昼抱住他的胳膊,“大家都想看我笑话,我得跟他们证明一下我很幸福。”
  陆东深哭笑不得,“囡囡,幸福是活出来的,不是做给别人看的。”
  “我知道我知道。”夏昼将下巴抵在他胳膊上,仰头看他,“我的幸福不就是你吗?”
  陆东深一激灵,警觉地看着她,“你的意思是,让我陪你参加同学聚会?”
  “嗯!”夏昼得寸进尺,干脆搂过他脖子,瞎腻歪,“聚会要求带家属,咱们反正都要结婚,你是我未婚夫,这算是最正当不过的

  家属了。”
  这话又是往陆东深心里钻,他抬手捏着她的下巴,微微眯眼,“你说我是你的什么?”
  “未婚夫啊,不是吗?”夏昼笑脸相迎。
  这个称谓让陆东深听着十分顺耳,抿唇浅笑,满意地“嗯”了声,“既然是同学会,你也不能没有表示。这样,你选聚会地址,国内国外都可以,产生的一切费用我来掏。”“

  不用。”夏昼听闻这话心里高兴,拉过他的手把玩,“有做东的同学,咱们只管参加就行,别弄得太显摆了,我那些个中学同学虽不及我在国外留学时同学发展的好,但也算是或事业小有成就或嫁得不错,各个也都清傲得很,我就不给他们添堵了。”
  陆东深挑眉看着她,似笑非笑。夏
  昼迎上他的目光,“他们这次找上我,一是想证实网上传言是否真实,二是想瞅瞅我身边的良人什么样。同学会,说好听的那叫祭奠青春,说不好听的就是暗自攀比。”陆
  东深将她的手拉下来,圈住她的腰,“囡囡,你告诉我你想做什么?”她
  说的话他是赞同的,同学聚会这种事只有到了五六十岁的时候才纯粹,现在像她这个年龄,关系好的同学平日里就频频来往了,哪还用得着大张旗鼓?不过就是各自怀揣目的罢了。她
  是个玲玲剔透的姑娘,早就看透了这点所以从不参加这种聚会,这次一反常态,肯定是有她的目的。夏
  昼靠在他身上,想想就乐,“这次啊,是老天爷都在帮我呢。”然后开始耍赖,“我不管啊,就当你答应了。”
  陆东深早就知道打从那声“未婚夫”开始,自己就被她带沟里了,轻叹一声,没说话,但态度明显是答应了。夏
  昼见状忍不住笑,“你别紧张,没参加过同学会吗?”“
  算是几个要好的老同学聚会吧。”陆东深道,“其中就有杨远,你知道的。我跟他同学的时日最长,从读本攻硕再到念博,除了他还有几个谈得来的同学,如今也算是生意合作上的伙伴,想想上次聚会应该是加拿大,我们包下来一个岛,很安静。”陆
  东深是个学霸这件事她早就知道,耶鲁大学的高材生,能跟他做同学的后来又有生意往来的不难想都是非富即贵,但她也没什么好自卑的,她所在的艺术院校在国际排名也很靠前,算是能跟陆东深旗鼓相当。

  她像是树懒似的黏在他身上,喃喃,“想想还是在学校的时候最有意思,那时候我比其他留学生打的工要轻松很多,拉斐尔夫人是我公寓的房东,她住在另一个城市,又上了年龄不方便来回跑,所以我就帮她看房子,这样租金也就免了。说实在的,拉斐尔夫人找上我是她的幸运,公寓可老了,我刚住进去的时候屋顶还漏雨,愣是被我修好了,还有老旧的管道、地板等等,你也知道在国外人工费多贵啊,所以都是我自己动手的,后来就越住越舒服。我上次跟同学的聚会还是我决定回国,大家为我送行,就在我的公寓里,一群人开派对热闹极了。”

  陆东深很少听她说起以前,见她眼里有光,心中动容,人人都把巫医的帽子扣她头上,董事局一次次逼着他将她辞退,就连杨远都质疑她进入天际的目的。他们都没看见过这样的夏昼,率真洒脱,在念及美好时又是百般留恋让人心疼。
  其实他一直都知道,像是夏昼这种性格的姑娘压根不属于勾心斗角尔虞我诈的商场,她怀念学生时代,留恋沧陵,哪怕是过往的奢贵在她眼里都是过往云烟,他就明白,她属于天地间、属于江湖,她有着一颗自由流浪的心,却被困在套子里不能出来。
  是他自私,硬是将一只野生的豹子圈起来当家猫来养,可放任她离开他身边可能吗?陆东深很清楚,不可能。他宁可给她造一片森林和天空,也不允许她离开他半步。浴
  室门打开的时候,夏昼朝里面探了脑袋。
  陆东深刚冲完澡,只身上下就围了条浴巾,性感的人鱼线若隐若现的。他站在镜子前,抚了一片氤氲,恰好瞧见夏昼的身影闪过。
  日期:2018-12-01 09:22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