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孤独的气味》
第195节

作者: 树妖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杨远迟疑了片刻道,“我都怀疑她跟你在一起是不是有什么目的。”见陆东深一皱眉,他马上解释,“你不得不承认她很敬重谭耀明吧?谭耀明的死跟你多少都有点关系,你觉得她不会因为谭耀明的死报复你?在你认识她之前,咱们天际可没这么多事,你把她带回来之后呢?瞧瞧这一桩桩一件件的,都是把你往死里逼。”说

  到这,他又十分严肃地问了陆东深一句,“你跟我说实话,当时你出手整谭耀明是不是因为她?”“
  谭耀明不除,沧陵天际就没一席之地,这点你很清楚。”陆东深淡淡说了句,当然,到了现在他心里就明镜得很,其实在那个时候他就想要得到她,得到她的前提就是让谭耀明失势。“
  你对夏昼的误会太深,她是个明事理的姑娘,谭耀明当时已经走投无路了,我要怎么救?”杨
  远哼哼笑,“陆东深,你忘了咱俩同学多少年了是吧?我不了解你吗?你向来想得深远,没错,谭耀明当时是被逼到悬崖边了,但搁着一般人是好死不如赖活着,哪怕是在监狱里待着。但谭耀明铮铮铁骨,你会想不到他能自杀?既然能想到他最后选择自杀你还无动于衷,这不就是间接杀人吗?夏昼是个很聪明的人,我能想到的事她会想不到?所以,你觉得她留在你身边是因为爱你还是因为恨你?”“

  先前的事我就不说了,就拿商川这件事来看,好端端的人怎么就坠台了?连你弟弟陆北辰都查不出端倪来,能这么杀人于无形的我还真想不到除了她能有谁。舆论指向她的时候,没错,她是给景泞留了封离职信,可她想不到你会不允许吗?她就是算准了你能不顾一切保她所以才肆无忌惮。我真是越想越觉得,你掉进她精心设置的陷阱里了。”
  陆东深弹了烟灰,“说完了吗?说完了你就赶紧拨个项目组给陆起白,他那边不是急着用人吗?”“
  陆东深你疯了?”杨远一怔,“他挖你墙角你还主动送上门了?你知不知道你现在的处境?外面有饶尊那头狼,公司里有陆起白这只狐狸,国内生物制药厂房建立的事都被董事局搁浅了,你还帮着他扶摇直上呢?”陆
  东深浅笑,“你也说了天际人心浮动,哪怕我有一万个不情愿,也不能在气度上输了陆起白吧?想走的人留不住,所以干脆就让他走。”杨
  远盯着他,“你到底想干什么?”“
  杨远,做生意这种事讲究的就是你来我往,有些事可以杀伐决断,有些事只能以退为进。”陆东深抽了一口烟,吐了烟雾,意味深长,“中国形势跟国外不同,锋芒太露势必吃亏。”杨
  远刚要刨根问底,陆东深的手机响了,他起身将烟头掐了,敲了两下桌子,“什么以退为进,我看你就是被夏昼磨了心性!”陆

  东深笑笑不语,等他出门后接了电话。
  是景泞,告知,“陆总,邰国强住院了。”*
  *夏
  昼又陷入了冗长的梦里,黑沉沉的夜,似怪兽吞噬了明亮。唯一的光亮是实验室里的灯,刺眼得很。“

  左时,秘方里有一味提取物不对,临床有了排斥反应。”
  “反应明显吗?”
  “目前只是轻微排斥,但我不知道——”
  “所以,这只是个别案例。”“

  我们需要上报给协会会长。”“
  不行,一旦上报,我们这项实验就会停,这么多年的心血就白费了。”“
  左时你疯了?会死人的!”
  “相信我,我能调整好配方,不能上报,明白吗?”迷
  迷糊糊间,夏昼觉得唇角温热,蓦地睁眼,眼前匿在暗影里的眼眸温阔柔和,驱散了梦境里的寒凉。“
  你回来了。”她压下心头的荒芜,伸手圈住他的脖子,微微偏头看了一眼墙上的时间,嗔怪,“这么晚啊。”

  陆东深任由她吊着自己的脖子,低头又吻了一下,喃喃,“我以为你会闹脾气不回来呢。”顺势将她拉起,圈在怀里,脸埋在她的脖颈轻叹,“一回家就能看见你,真好。”
  夏昼也觉得挺好。
  在陆东深回来之前,她坐在客厅沙发上环顾四周,这里并不是她陌生的地方,她精心来布置过,也留宿过,感叹过这房子的面
  积,可惜过这里缺少了烟火气。但从今天开始,她就住进了这所房子里,心情不跌宕起伏是假的。
  她要跟陆东深同床共枕了,每一个清晨睁眼就能看见他,这是最亲密关系的体现。她从未跟其他人同丨居丨过,哪怕是女人,她有
  点担心,两人的相处过于亲密会不会适得其反?
  家是最隐蔽的地方,两人同在一个屋檐下,缺点和不足会不会导致彼此厌烦?时间一长两人会不会冷战等等。
  一切的顾虑都在陆东深这一抱中烟消云散。
  让她知道他很需要她,很紧张她,是啊,入夜后霓虹乍起之时,他回了家,她迎上相接,这就是生活里最温馨的模样。
  从容、淡定、自然而然,这不就是他和她相处的模式吗?

  夏昼做了晚餐。
  两菜一汤,一荤一素,不多不少,营养均衡又够两人吃的量,温度刚刚好,菜香又混着米香。
  这让陆东深受宠若惊。
  在他觉得,像是夏昼这个年龄的小姑娘还是喜欢闹脾气的,可今晚她的反其道而行让他喜爱万分。

  当然,他故意忽略掉再次像被核武器炸过的厨房,虽说每吃两口饭他心里就像是被猫爪似的火急火燎。
  “明天我让景泞订个管家过来。”他说,“以后家里不能总用钟点工。”
  夏昼眼珠子一转,“不用不用,现在还不需要,先用着钟点工定期打扫房间就行,剩下的我来做。”
  陆东深狐疑地看着她,她笑嘻嘻的,“有了管家,你的毛病就永远改不了了。”
  他就知道!

  陆东深的眼睛又钻进厨房里,头发发麻,赔笑,“我认为,没必要把时间浪费在这种事情上。”
  夏昼拄着下巴,面带微笑地看着他,小嗓音嗲得连她自己都起鸡皮疙瘩,“深哥哥,一家人在一起一个做饭一个刷碗,这才叫烟
  火气,是我跟你过日子,又不是跟管家过。”
  这话说得强词夺理,但倒是说进陆东深的心坎上了,咬咬牙,“行,那就都依你。”想了想又道,“或者您老歇着,以后下厨房的
  事还是我来?”

  心想着这样一来至少他在吃饭的时候不用总吊着心。
  岂料夏昼一脸嫌弃,“你做饭?可拉倒吧,我还想多活两年呢。”
  陆东深听着尴尬,给她盛了碗汤,为自己据以力争,“我只是没时间学,回头我跟我二弟学几手,他的厨艺还是不错的。”
  “陆北辰?”
  “嗯。”
  夏昼甩了一身鸡皮疙瘩,“不要,他身上全都是来苏水的味,想想就没胃口。”
  陆东深莞尔。
  夏昼喝了口汤,美滋滋地自夸,“我这汤啊,简直了,天上有地上无的,陆东深,你说我做饭怎么这么好吃呢?”
  陆东深忍着笑,“是啊,怎么就这么好吃?也许是传说中的天赋吧。”
  一句话说得夏昼可美了,眉开眼笑的,吧嗒两下嘴,“我也喜欢你穿家居服,好看,不像是西装革履,冷冰冰硬邦邦的。”
  陆东深抿唇浅笑,慢悠悠地喝汤,以前他用餐的时候很怕吵,但现在觉得身边有个嘴甜的小姑娘果真是不错的选择。
  “不过我最喜欢看你什么都不穿。”夏昼甩了句。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