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孤独的气味》
第194节

作者: 树妖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上大多都是幸灾乐祸,说天际什么的都有,粉丝们在网上给商川举行了祭奠,自然是将这股子怨气撒在夏昼身上,但风头大不过吴重事件,陆东深说得没错,饶尊的接手多少平复了些许网友的不满,至少网上骂她的没有继续发酵。大
  家都在翘首期待,看看华力要怎样面对吴重鬼魂一事。
  夏昼临进家门的时候接到了饶尊的电话,那头,嗓音懒洋洋的,铁定又不知在哪风流快活。“夏夏,做人不能太自私,陆东深为了你都能丢项目,你就不能为他做点事?”“
  做点事?饶尊,你说话什么时候喜欢拐弯抹角了?你不就想让我跟你吗?”夏昼压着不悦,冷言。
  饶尊笑道,“不行吗?我比陆东深更知道你想要什么,我也比任何人更了解你。”
  “是吗?”夏昼冷笑,“那你猜猜看我现在想做什么?”
  “把我千刀万剐。”
  “知道就行。”夏昼咬牙,“你回回都跟东深杠,手段卑劣让人不齿,你还敢把我放在身边?你以为我的刀子生锈了是吧?”“

  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饶尊不怒反笑。
  想要激怒饶尊,容易也不容易,跟饶尊一样,他了解她,她也对他的性子十分了解,乖张不羁、任性而为。只要踩了他的颜面他一准暴怒,但如果心情大好,哪怕她说了再恶毒的话,他都如同四两拨千斤。
  像是现在。
  所以夏昼聪明地不跟他多费口舌,他打电话过来无非想看她怒喝崩溃,她再继续话赶话燃了情绪,岂不就是如他所愿?清清嗓子,“饶尊,你今天在陆东深面前那么说,不就是想让他和我心生芥蒂吗?我这个人眼里容不下半粒沙子你也是知道的,咱们新仇旧恨一起算。”“

  好啊,我家大门常打开啊。”饶尊一副不紧不慢的死样子。
  夏昼二话没说掐了通话。
  气得手指发抖,她想着,如果饶尊此时此刻就在面前,她肯定会一脚踹下去,踹他个生活不能自理。
  开了房门,室内新风系统自动开启,有徐徐风流,轻若羽毛拂面,还有她亲手调配的清香。一
  腔怒火瞬间殆尽。

  入眼是自动燃亮的夜灯,光线十分柔和,宛若一抹白月光,透过整面的落地窗,夜色皎然现世安稳,所有的喧嚣和纷杂也似乎一并被这夜色收敛了。
  月光与夜灯交织,这个夏夜就显得清凉,绵延入室,是上好的木质光泽,仿佛沉淀了岁月。夏昼忍不住笑了,也是打心眼里佩服陆东深的强迫症,他竟整体换了地面,抛了惯用的大理石,改成木地板了。她
  的东西被景泞收拾得妥帖精细,与这个家里原有的东西融得一丝不差,就好像她原来就住在这似的。衣
  帽间里,她的鞋子、衣帽等排放在陆东深的右侧,尤其是她众多的礼裙安置稳妥,按照颜色、款式、长短逐次排列。

  夏昼感叹景泞的心细。搬
  进来跟陆东深同住是个考验,她要随时迁就他的强迫症和洁癖,像是景泞这般精细置放,完全就是考虑了陆东深在生活上的矫情。
  她的洗漱用品被景泞安置在一个白色的置物筐里,花花绿绿的,上面放了一张小字条:这些都是跟陆总的洗漱用品不搭的,比如说形状、颜色或大小不统一的,你看着更换一下。
  置物筐里是部分的洗漱用品,景泞也算是费尽心思了,将能视线统一的都搁置好,剩下的这些估计她是真没办法了。
  例如她的玫瑰油,瓶子是心形的,瓶盖是朵雕刻的玫瑰花,陆东深一屋子东西加起来铁定是没有心形的东西。
  再例如她的日霜晚霜,当初买了就是图它们漂亮,瓶子像颗钻石似的,而陆东深这个嫌繁琐的人,仅有的护肤品都是从天际酒店顺过来的,瓶装是统一的黑色长方形,跟她的“钻石们”是两种风格。夏
  昼头疼,扔谁的?扔
  了陆东深的,就算找遍市面也找不到男士护肤品是钻石型瓶装的吧?扔她的?当然,这就是景泞把这几瓶格格不入者甩出来的意思。但开什么玩笑?很贵的。想
  着,把景泞留的字条攥成图扔进垃圾箱里,三下五除二地将框里的护肤品安置好,心里念叨着:这么贵的东西打死我都不会扔的,所以你就忍着吧。
  进了卧室,夏昼一怔。

  床榻下竟铺了张雪白的地毯,与木地板的颜色搭得干净大方,这么一来,整个卧室的色调就不再沉沉,明朗了很多。冷
  不丁想起陆东深之前说过的话:我还真的考虑一下铺地毯的必要性。抬
  眼,偌大的床上多了个枕头。
  两个枕头一张被子。看
  着看着,夏昼竟觉得口干舌燥,脸颊发烫了。
  董事局视频会议结束后,陆起白没马上离开。坐在他对面的杨远言不由衷地说了句,“恭喜了,陆副总。”
  陆起白温润如玉,“杨副总客气了,江南春脱离天际独立发展,在外人看像是好事,但在我看风险还是很大,我要向大哥和杨副总学习的地方还有很多。”“
  我哪敢教你啊?”杨远笑呵呵的,“江南春的业绩一路直上,这才几个月的功夫,国际评星和口碑就能碾压天际了,为此能让总部开了绿灯,陆副总做生意有一套。”“
  说起来江南春不过小打小闹而已。”陆起白起身,看向陆东深,“江南春后续的品牌开发项目策划书稍后我送到办公室,你过目一下。”
  “刚刚你在董事局会议上已经阐述得很清楚,我签个字就行。”陆东深道。陆
  起白轻轻一笑,“还是看仔细得好。”
  等陆起白出了会议室,杨远咬牙切齿地说,“丫就是个倒霉催的,踩着你的业绩青云直上,江南春跟天际一分家相当于挖走了天际一半的资源,还要做品牌扩建?你这个堂弟真是闷不做声就玩了一手好牌啊。”
  陆东深燃了支烟,“你好好说话。”
  “我没祖宗三代骂他就不错了!”杨远愤愤不平。陆

  东深一脸无奈地看着他,提醒,“我和他是一个祖宗。”
  杨远眼皮一翻,还真是。摸了烟盒,也拎了烟出来,往嘴里一叼,“跟你说啊,这陆起白咱们不能不防,他才来中国几天啊,就把集团上下笼络得七七八八了,这两次开会的情形你没看见啊?公司高层有几个可都活心了,酒店管理人才虽说不少,但能达到天际酒店用人标准的可不多,江南春跟天际分家,他陆起白最容易从天际挖人。”
  陆东深烟雾吞吐,沉默不语。杨
  远拖了椅子坐得离他近一点,烟灰缸往面前一勾,弹了烟灰,“你啊,美人怀英雄冢,我发现你自打遇上夏昼之后就开始瞻前顾后了,以前所向披靡的劲儿哪去了?我就说那个女人是祸水,现在的情形看出来了吧?我现在都在怀疑……”陆
  东深转头看他,“怀疑什么?”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