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乐小山村》
第47节

作者: 冰凉的小手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玫瑰却撒起了娇,性感的小嘴嘟得老长,“嗯……,去嘛”,她的身子还在原地扭了扭,太有女人味了,看得张富贵想当即亲她一口。
  “谁啊,不长眼啊?”两人几乎是同时骂的。
  张富贵还没来得及享受她的温存,那女子就从他身爬了起来。
  张富贵还没反应过来,那女的恶狠狠地看着他的脸,“又是你?”
  张富贵定睛一看,这不是那晚撞了他一跤的女子,“娘的,又是你?”,张富贵也很火,那晚被她撞了之后,害他将口水吐在他自己的衣服上,这账该算算了。
  张富贵一骨碌从地上爬了起来,拍着自己的身上的灰尘,“你谁啊你?大白天,没长眼啊!”
  “你才没长眼。”那女人两手叉腰与他对峙着,杏眼瞪得老大的,似乎想把张富贵给一口吃了。
  刚刚没注意看,那天晚上更没看清,这么面对面一看,这女人还真长得不赖。
  皮肤白白细细,因发怒而有些红艳欲滴,眼珠子象嵌在脸上的两弯水中月,水灵灵的,樱桃小嘴,高翅的鼻子,脸上两小酒窝甚是可爱,身穿一袭白色连衣长裙,一看就是城里人打扮,头上挽了个发髻,额前还有几缕细飘飘的小流海,看上去,很纯美,应该是个知识分子。“看什么看,信不信,我把你的眼珠子挖下来泡酒。”那女人见他盯着她没好气地说。

  张富贵打量了她一番后,点点头,“嗯,本来形象不错,就是太凶了,象只花老虎。”
  “你……,”那女子气得胸脯上波涛汹涌,“你谁啊你,怎么老是撞我,上次的账还没跟你算呢?”
  张富贵一看,哟,别看她这么高挑苗条,唯独胸前倒不小,可谓壮观,有搞头,“你打算怎么算啊?”张富贵不甘示弱。
  “哼,有种报上你的小名,有人会找你算账。”
  “嘿,我吓大的啊,你听清楚了,我叫张……富……贵”张富贵一字一顿,“现任晓林村村民委员会中队小组长,大不大,吓坏你了吧?”
  那女的一听,扑哧一笑,但马上就嘴角一啜,转为冷笑,“哦,好大的官啊,没见过世面,土包子。”
  “是,我土包子,你花老虎,有种你也报上你的小名,老子也好找你算账。”

  “切,本小姐的大名,你没资格知道。”
  “嗯,好……大的口气,爷爷给你取一个,就叫花老虎吧!又凶又霸气,满意了吧!可惜是个母的,再霸气也没用,哈哈哈。”张富贵大笑了起来。
  “你……”花老虎气得血气上冲,俏脸红到了耳根,就想冲上去给她一巴掌,但看此人这么健壮,肯定讨不了好,“好,你个土包子,胆子不小,可别到时吓得尿裤子?”
  “你说我吗?我张富贵还不知道怕字怎么写。”

  “你等着瞧,哼”花老虎鼻子一皱,转身就走。
  “别走啊,花老虎,再跟爷爷聊聊嘛!”张富贵冲着她的背影说。
  “你才花老虎,你土豹子,土得掉渣得土豹子。”花老虎回过头来骂。
  “记住,老子给你取的名,呵呵。”张富贵傻劲犯了,一边笑着,一边往家里走去。
  张富贵想着刚刚那花老虎,气成那样,就觉得好笑,总算报仇了,张富贵解气了不少,但他不知道的是他无意中闯祸了,当然这是后话。
  被这个花老虎耽误了不少时间,他加快了脚步。
  但直到到了院门口还没想到合适的理由,正要在门外徘徊一下,想想辙,不曾想,他还没到,兰兰就听到了他的脚步声,奔到了门口,一见确实是张富贵,好象很长时间没见到他一样,高兴地说,“大哥回来了,快洗手吃饭。”
  “呃……”张富贵想说,他不吃了,可是说不出去理由。
  兰兰马上感觉到他有不对劲,“怎么了,是不是这个会对你不利?”
  “不是。”
  “那你还愣着干嘛?去洗个手,我们一边吃一边聊,我倒想听听你们会都开了些什么。”说着,兰兰就把他往里拉。
  张富贵还在犹豫应该怎么跟她说,但兰兰已经把他拉到了井边,井边早已放好了一盆清凌凌的井水,明显是兰兰事先准备的。
  事已至此,张富贵只有照做,他看手伸了下去,搓洗起来。
  “哎呀,你这样怎么洗得干净。”说着,兰兰抓过旁边的肥皂,一手抓起他的一只大手,另一手抓着肥皂,在他的手心手背上打上了肥皂,“嗯,好了,另一只手”
  张富贵傻笑着,听话地伸出一只手,不用说,又被兰兰细细地打了一层肥皂。
  张富贵把双手浸入冰凉的水手,顿感清凉。
  不曾想,一双小手也浸了下去,一下子就走到了他的大手,好柔好滑,还有丝暖意。
  “还是我自己洗吧。”张富贵不好意思地说。

  “没事,我不是也要洗嘛,大家一起洗才有意思,嘻嘻”兰兰嘻嘻地笑着,用心地清洗他的大手。
  张富贵只觉他的手被她的小手揉洗得很很舒服,感觉得她不是在给他洗手,而是给他做手部按摩,指间相扣,揉搓着,肥皂很快化去,只剩下一双手相互缠绵着、纠缠着,带给张富贵无限温柔,这种温柔通过他手上的触感神经很快传递到他的大脑中枢,然后传遍他全身,涌进他的敏感地带,我的天,他眼睛睁得老大,他居然有了生理反应。
  “好了,干净了。”张富贵的手如条件反射急速逃离了水面,收了回来。
  “哪这么快?”兰兰脸上娇红两片,显然她也有了生理反应,但她仍然娇羞地说,“你等着还要用清水洗一遍。”
  说着,兰兰拿起吊桶就要扔进井里打水。
  “我来。”张富贵赶忙过去抢桶上的绳子,谁知一只手正好抓在了她的一只手上,只觉轮轮的、凉凉着,接着他的眼睛对上一对如火燃烧的眼睛,他一紧张本能地松开了她的小手。

  兰兰娇羞地低下头,把吊桶扔进井里打上来一桶干净的水。
  张富贵赶紧把那盆浮着五光十色的肥皂泡的水,倒在了井边的水沟里,又把那盆放回了石头上。
  兰兰把清水倒了进去,“来,再清一下。”
  张富贵再次把手伸了进去,接着那双如带了电流般的小手也钻了进来。
  四只手再次缠绵悱恻,张富贵看着兰兰那娇羞地更加妩媚的小脸,她真的太漂亮了,秀色可餐,再加上两人靠得这么近,张富贵闻到了她身上女性的幽香气息,他情不自禁,迅速嘴巴凑过去,咄了她又嫩又柔的小脸,哇,真的是又嫩又柔,就如一碗微凉的豆腐花。
  兰兰顿感脸上一阵温热,整个人都木然,但血液却在沸腾,她悄悄地闭上了双眼,只盼大哥再进一步……
  但很快张富贵意识到自己在犯错,立马把嘴收了回来,逃也似的,跑进了厨房。
  兰兰猛然惊醒,看着他慌乱的背影,脸上火烤一样热辣辣的,她轻抬起她的一只玉手,摸着刚被他亲过的那块脸肉,无限甜蜜上心头,她不禁宛儿一笑,“瞧你那狼狈相。”
  好一阵回味那当他火热的嘴唇亲吻她的小脸那一瞬间,这才倒掉洗手水,走进了厨房。

  张富贵进她进了来,将碗里盛好的半碗饭,三下五除二吞进了肚里。
  接着放下碗筷“我吃饱了,你慢慢吃。”
  “怎么就吃这么一点?”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