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深层次的秘密》
第753节

作者: 山寨散人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孰料中天金融玩得更高明,没有直接汇款,而是签发了一张一千四百万的商业承兑汇票!
  云天金融措手不及,但箭在弦上不能不发,果断带着商业承兑汇票外逃。
  结果可想而知,中天金融实质早就预料到云天金融的做法,签发出去后随即采取应对措施,对这张商业汇票予以拒付!
  所以中天金融并没有支付一千四百万,却巧妙将潇南德亚三千多万股权控制在手!
  之后潇南德亚给西城儿童嘉年华赔偿五百万;以两千万溢价赎回股权证明书;杭风电子九百万收购潇南德亚,对方晟来说无非从左边口袋转到右边口袋而已,唯一受害者只有陈景荣,八百万投资完全被套进去,越洗越小,以惨败告终。
  听方晟转述陈景荣所说的原委,陈皎愤怒得差点摔掉手机,匆匆说“多谢方老弟援手,事关重大,我得向家父禀报”,随即挂掉电话。
  陈常委得知侄子在红河捅这么大漏子也惊得半晌说不出话来,加上陈皎添油加醋说陈景荣生活作风也有问题,乱搞男女关系等等,同样怒不可遏,说我们陈家向来清廉,钱的事儿帮不上忙,想回京都可以,以后老老实实给我坐办公室,哪儿都不准去!
  父亲不肯出钱,陈皎却知此事最大的问题就是钱,否则几百万债务能把陈景荣逼死!
  试想人到中年,住的房子都被银行没收,传到京都圈里岂不丢尽陈家脸面?
  没办法,这件事还得拜托方晟,外界都知道赵尧尧是炒股天才,在香港攻城掠地很是发了大财,只有他具备帮陈景荣的实力。
  但这个请求很难开口。
  当初把陈景荣硬塞到红河,陈皎就非常过意不去。通过一年多时间实践,证明陈景荣是浅薄自大、夸夸其谈的主儿,红河那么厚实蓬勃的家底子,在陈景荣手里都未能更进一步,反而有逐渐下滑之势。

  潇南德亚是红河实力最强、发展态势最好的高科企业,被陈景荣图谋不轨,反而折腾得被竞争对手并购,自己也债台高筑。
  这期间方晟透过燕慎多次委婉反映过陈景荣种种问题,陈皎也托大了,以为表哥仅仅志大才疏,基层经验不足,多熬几年会慢慢适应。没想到陈景荣真才实学不行,却擅长动歪脑筋,最终却把自己玩了进去!
  陈景荣把方晟经心苦营打造的红河开发区搞砸了;
  方晟预见陈景荣不能胜任开发区主任一职;

  陈景荣之前捅的几次漏子都是方晟负责善后工作;
  这回不同,要方晟自己掏腰包买单,而且陈皎很清楚,以陈景荣的财力和为人几乎肯定还不起这笔债务!
  斟酌再三,陈皎拨通方晟的手机,道:“方老弟,家父十分震怒,打算把他调回京都,但经济方面却不打算插手。我算了一下,先归还银行贷款和小额贷款公司借款后,基本上赤贫如洗,而亲朋好友还有三百万债务,他剩下日子所有工资砸上面都不够。现在能不能这样,我这方面跟景荣的亲朋好友打声招呼,宽限还款期;钱嘛我到碧海收入还可以,凑几个帮他还贷款和利息;那个三百万我实在无能为力,方老弟是不是帮忙分批借点儿周转一下……”

  方晟何尝听不出弦外之音,爽快地说:“钱的问题陈兄放心,总能想到办法,现在的麻烦是潇南德亚遭遇并购后,红河众多企业震动很大,纷纷起了迁址的念头,可以说开发区根基开始动摇,这样下去最直接影响就是好不容易清理到位的圈地问题……”
  “我理解方老弟的焦灼,”陈皎道,“既然景荣本身想离开红河,家父也一口答应,管委会主任必定要换人……方老弟觉得是由银山市委自己安排,还是上面统筹分配?”
  这一问一答便是不着痕迹的交换。
  方晟暗示钱不是问题,但红河需要信得过的人进行安抚和重建。陈皎会意,直接询问如何操作,如果方晟属意的人在银山内部,那么由银山市委讨论研究;否则就交给陈常委主管的中组部直接安排。

  “有个人选,外界都知道跟我不对付,但她工作能力强、处事水平高,堪独当一面,更重要的是如果上面统筹分配到红河,没人觉得是暗箱操作,相反认为情理之中。”
  “谁?我很好奇。”
  “现任梧湘市江宇区书记樊红雨。”
  “噢——”

  陈皎随即想起空降黄海的京都三人组,的确那段时间给方晟带来很大阻力;几年前春节燕慎带队的考察组,从三滩镇前往江业新城时,方晟系所有老部下都赶过去了,樊红雨并未出现。
  说明方晟与樊红雨之间确实存在某种裂痕。
  不过鱼小婷的通缉令被撤销,证明方晟与樊家关系缓和;之后黄中将以黑马之姿荣升上将,表明白家和樊家两位军中巨搫取得和解,其中未必没有方晟的作用。
  如今围绕新方案纷争已进入尾声,传统家族势力拧成一股绳,加之军方态度坚决,明显占据上风。通过合作,传统家族势力意识到新形势下和为贵,只有相互倚仗才能应对不断变化的新格局。

  站到大背景下,方晟推荐樊红雨有着深刻而前瞻的含意。
  陈皎道:“樊红雨在维护和发展江业新城中交出了满意的答卷,相信她会收拾好景荣在红河遗留的烂摊子!”
  这句话说到方晟心坎上了,到底久在权力中枢行走,总得一针见血看到症结所在。
  在医院躺了两天,勉强能下地后陈景荣随即请假回京都继续治疗。京都的家里早已坐满了听到风声的讨债者,老婆强颜欢笑小心翼翼伺候着那些大爷,私底下将陈景荣咒得体无完肤。
  陈皎第一时间跑过去替夫妻俩打发了债主,分明承诺还款期限;然后亲自监督陈景荣跑银行、跑贷款公司,把贷款全部还掉——陈皎也贴了四十多万;再然后让夫妻俩办理离婚手续,房产归到老婆名下,这叫债务切割,将来一旦发生什么不测,陈景荣独自承担全部债务,不会牵连老婆孩子。
  “我对不起你们母子,对不起叔叔和表弟,对不起……”从民政大厅出来陈景荣万分沮丧地说。
  老婆则嚎啕大哭:“这叫啥事儿呀!”
  这时方晟转来一百万,让陈景荣把催债如催命的主儿先打发过去;中组部那边闪电般下达红头文件:
  陈景荣不再担任双江省银山市红河管委会主任职务,另有任用。
  任用到哪儿?
  足足过了三个多月,等陈景荣元气初愈答案才揭晓:京都历史博物馆副馆长,正处级待遇。
  就是陈常委所说的,“让他老老实实坐办公室,哪儿都不准去”!
  一时间红河管委会主任的位置成了香饽饽。大家都知道方晟治理下的红河起点很高,发展势头迅猛,但被陈景荣搅得一塌糊涂,今年各项经济指标明显下滑。可越是如此,越容易出成绩!
  短短三天,书记许玉贤和组织部长方晟接到无数个说情、打招呼的电话,烦得两人索性关机,坐到一块儿分析下一步动向。

  许玉贤道:“红河第一任、第二任主任是银山市委任命的,从你开始变成省委组织部任命,而陈景荣则是中组部任命。按常规,中组部把原来的领导免掉了,应该安排新领导,银山市委没理由插手。”
  日期:2018-08-24 06:47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