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乐小山村》
第45节

作者: 冰凉的小手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不多会,斌子进了来,坐下来,喝了杯水,“你们吵够了没有?”,说着,用手指敲了敲桌子。

  全场马上安静了下来。
  “嗯,大伙说说吧,看看怎么处理张富贵这事?”斌子抬高嗓门道。
  玫瑰眉头一皱,轻声对张富贵说,“不是谈妥了吗?为什么还要处理你?”
  张富贵也轻声回应她,“等等再看。”
  马杰第一个站了起来,“我认为张富贵败坏了村委会的名声,应该将他逐出村委会。”
  梅花看向斌子,她相信斌子一定痛骂他一顿,但她没想到的是,斌子却不愠不火地说,“嗯,还有吗?”
  玫瑰赶紧说,“我认为,张富贵也是想把工作做好,只是方式有些不对而已,再说,粮食他收齐了有功,功过相抵,扯平了,应该不予追求。”
  玫瑰说着,看向张富贵,张富贵对她投去感激的目光。
  玫瑰本以为她的话会起一定的作用,但斌子却还是那句,“嗯,还有吗?”,竟然一字不差,连标点符号也一样。
  张仲文老汉拍了拍他手里的账簿说,“我同意玫瑰的看法,做事有些欠妥,但他也是为了完成国家交下来的任务,情有可原啊,再说,说了个谎,又不是什么天大的错,我看这事就算了吧!”
  张富贵和玫瑰同时感激地看了一下张仲文,张仲文却低头擦着自己的老花镜。
  “嗯,还有吗?大伙一个一个,都说说。”斌子继续主持着会议,这场会议成了评论张富贵功过是非的辩论会了。
  “我说说,”上队组长,付建明说,“我认为张富贵如果继续呆在村委会的话,叫我们村干部以后如何领导晓林村的村民?村民们会说,那些村干部都是骗人的,那我们这个村委会岂不是要倒台了?”
  “少绕弯子,直接说你的意见?”斌子斥道。

  建明继续说,“我的意见,很简单,他不适合当村干部,三个字,撤了他。”
  张富贵纳闷,不对啊,建明哥,我可跟无怨无仇,为什么你也针对我?……哦,明白了,我工作做得出色,让他脸上挂不住,所以也容不下我了,妈的,怎么这样?
  斌子还是一个口气,“哦,其他人还有没有意见?”
  玫瑰紧张不已,又多了一个反面派,她的小手不禁又伸过去抓着张富贵的手,却见张富贵神态自己若,她满脸疑惑,心里在问,都这样了,你还不急?
  张富贵在她的手背上轻拍了两下,似乎是告诉她,没事,不用紧张。
  但现在的形势让玫瑰不得不紧张,已经有两个人赶他走,如果再有一个人就惨了。
  玫瑰刚想到这一层,第一个赶他走就出现了,这个人还是举重轻重的人物,谁呢?老村长,赵勇生。
  老村长刚吸了一口烟,被烟呛着一下,但他还是说了,“咳,咳,我……说,依我看,这个张富贵是没法在村委会干了,不撤他难以服众啊!”
  “嗯,其他人还有没有意见?”斌子继续问,他的眼睛扫向那几个委员。
  委员们不做表示,他们不得不忌讳一下张富贵是赵书记带进来的。

  老村长想了想,赶紧说,“那这样,我们投票决定张富贵的去留,现在同意撤掉张富贵的举手”说着,老村长第一个举起了手,马杰和建明,紧跟着,把手举得高高的,唯恐人家看不到。
  老村长瞄了一眼那几个委员,知道他们是两面派不会参和,过了一会,老村长说道,“三票同意撤掉他,嗯,放下吧,现在,同意张富贵留下的举手。”
  梅花赶紧举起手,张仲文也举了起来。
  老村长的老眼扫了一圈,“嗯,两票同意他留下,三票对两票,根据少数服从多数的原则,张富贵要离开村委会。”
  到这个时候,斌子明白了,张富贵说得没错,这样一来就试得出,谁跟他斌子是一条心,谁跟他不是一条心,正如张富贵所说,他们明知道张富贵是斌子的人,撤掉张富贵,就是削弱自己的力量,现在已经很清楚了,建明和马杰明显是老村长的人,他们的言行肯定受老头的指示,看来,老村长对上次没提拔他侄子的事耿耿于怀,这次他出手了,可谓又狠又辣,要不是张富贵提醒他,他今个儿就少了一个自己的心腹——张富贵,往后在村委会,老村长就是实际上的一把手。

  嗯,好毒啊,死老头,斌子暗自点头,你都欺负到老子头上了,老子可不能再装孙子了,打狗也得看主人,不是吗?你们对付张富贵,就是对付老子我啊?还真把老子当傻瓜啊?
  斌子喝了口水,心中已然有了主意,他对张富贵投去赞许的眼光,嗯,好小子,不但不傻,还聪明得历害,以后你准是老子的得力干将、左膀右臂,老子这次豁出去也要保你。
  玫瑰见大势已去,已无力回天,她难过得想哭,她是真舍不得张富贵离开这里,她万般柔情地看着张富贵,眼泪在她眼眶里打转,小手也紧紧地抓着他的大手,似乎要与他永远不分离。
  但见张富贵却笑了,她疑惑不解,莫非是张富贵悲极而笑,这更让玫瑰担心了,她不禁轻声问道,“张富贵,你没事吧”,抓在他手上的小手抖了抖。
  张富贵侧过头来,微笑着低语,“好戏在后头。”
  “什么?”玫瑰更是不解,她正要问个明白。
  只听老村长笑呵呵地大声说,“我看,会也开得差不多了,结果也出来了,张富贵啊,从今往后,你就不再是村委会的一员了,好好种地,也是为国家出力,一样的。”,老村长名为安慰张富贵,实际是取笑他。
  张富贵和玫瑰恨得牙痒痒,暗骂,死老头,你怎么还不死?张富贵忽然明白了,一大早老村长到他家去喊他为什么一副那么奇怪的表情,原来有这招,妈的,真荫险啊。

  老村长乐呵呵,收拾起自己的烟枪和烟盒,准备走了。
  “等等”斌子一语划破天际般发话了。
  老村长笑着说,“差不多了,大伙该回家干点农活了,今天这会开得好长啊!”,说着还伸了个懒腰。
  张富贵怎么觉得老村长这个懒腰有种如释重负、大功告成的感觉,没错,老村长此时的心境正是这种感觉。

  “这个会还没有开完?”斌子不紧不慢地说。
  “什么?还有什么开的,事情都解决了,大家也表决通过了。”老村长板起了脸。
  “什么开好了,什么表决通过了?老子都还没表态,怎么叫通过?现在听我口令,同意张富贵留下的举手。”说着,斌子率先举起了手,举得高高地。
  玫瑰差点高兴地叫了起来,我不是做梦吧,赵书记举手了,先不管那么多了,“还有我”,玫瑰也将手高举,斌子对她一笑,嘿,这个玫瑰果然是自己一边的人,往后同事加同心,再同一下库就更美好了,斌子冲着她嘿嘿笑着,玫瑰也很高兴,她当然不知道斌子在想入非非,她也冲着他咯咯地笑着,两人胜利在望,但有一个比他们俩的笑声更大,是马杰,只听马杰说,“你们还举个屁啊,还不是两票,还是三比二。”

  日期:2018-09-22 06:36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