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乐小山村》
第44节

作者: 冰凉的小手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斌子缓缓地说,“大伙都知道,这收公粮是件头痛的事的,因收公粮的事,没少打架吵架,有些地方弄出人命的事,但这项任务是立国之本,老百姓不交粮,我们的士兵、干部还是事业单位职工他们吃什么?咱作为农民,占着国家的土地,就得交公粮,天经地义。

  但是老百姓,不懂那些啊,也听不见那些大道理,这就要靠我们这些基层干部了,多做做工作,多想想办法,事在人为,要是大家都不做工作,不想办法,那国家养着我们这群做什么?”
  大伙都点头,“是,是”
  斌子继续说,“所以这个公粮,我们抓起来,今天我代表村委会对张富贵同志的突出表现给予表彰,希望他再接再厉,也希望大伙以他为榜样,好好干,再次为张富贵鼓掌。”
  掌声再次雷动,但还是有个别人的掌声是注了水的,就比如那个马杰,他那掌声根本只有形而无声。

  “好,接下来,有请张富贵讲讲他是怎么做到的?”斌子喊停后,大声宣布。
  “好啊!”玫瑰激动地叫了起来。
  斌子瞪了她一眼,“嗯?”
  玫瑰脸一红,低下头。
  “张富贵你站起来,说说,你是怎么做到的?”斌子对着张富贵说。
  “这……”张富贵不好意思地站了起来。
  “说吧,”斌子催促着,其他人都竖起了耳朵,倒要看看这傻家伙是怎么做的。
  “说呀”玫瑰见他老半天不说话,拉了拉他的衣角,轻身提醒他。
  张富贵提起津神,“好,那我就说说,”他顿了顿,还是有些顾虑,“我这一招估计有点不是很光明正大。”
  斌子鼓励着,“没事,你尽管说,要说损招,他马杰比你损百倍,没事,收公粮本来就是一件利国利民的好事,用点小手段,只要不太过火,都行的。”
  “你……”马杰有意见,他的话还没出口,就被斌子给顶回去了,“你狗日的,给老子住嘴,谁不知道你的丑事?你把人家老婆都给睡了,你现在还活着,已经是大幸,就你那些破招,你还牛个屁啊,你小子有屁,用手给老子捂上,好好学学人家张富贵。”
  斌子这话,引得大伙哄堂大笑,“哈哈哈……”

  就连玫瑰也掩着嘴笑他。
  马杰没了脾气,脸色更加难看。
  听斌子这么一说,张富贵有了底气,“好,那我说了。”
  “嗯,大伙都等着呢。”老村长也催促着,大伙都竖起了耳朵,张富贵着实把大伙吊足了味口。
  张富贵看了看大伙,然后就开始了,“其实也没什么,我只是让兰兰先放了一个假消息。”
  “假消息?”建明问道。
  斌子斥道,“别打岔,张富贵你说下去。”
  “就是让她跟队里的那几个三姑六婆说,上头有新规了,三天内不交齐公粮的,要多交一百斤,她这消息放出去后,我第二天就去催,挨家挨户去催,顺便重复了一下那个假消息,结果不就这样啰。”
  张富贵的话音刚落,全场一片哗然,乱了,有的说,“这不是骗人吗?,有的说,“这什么下三烂的点子,乡亲们知道后,看你怎么收场?”,有的说,“众怒难犯啊,你个傻张富贵,你闯祸了,你自己还不知道吧!”……
  大家你一言我一语,张富贵听得毛骨悚然,他无助地看着玫瑰,而玫瑰也看着他,她担心不已,“哎呀,张富贵啊,这事如果闹大了,刁民恐怕要找你茬。”玫瑰说着,本来惊喜的心又落到了谷底,她握着笔的手心再度冒起了汗。
  “啊,有这么严重吗?”张富贵眼光扫了一下三巨头,斌子是愁眉不展,老村长一边叹气一边摇头,老会计也从老花镜上探出个凝重的眼神。
  马杰却乐了,“我以为你什么好点子,说来说去,就是骗人,我那点子虽然损但那是明的,光明正大,你这是暗的,是荫招,一旦他们知道你骗了他们,他们不会放过你的,
  还有,你刚上任就骗他们,往后再要他们听你的,你就做梦去吧!看你还怎么当这个小组长?真是自作聪明,自以为是,现在知道了吧,晚了,小子,你就不是做干部的料,回家种地去吧,嘿嘿。”,马杰幸灾乐祸,刚刚那拉长的脸,现在是喜气洋洋,跟过年一样。
  张富贵这才明白,他这次真的闯祸了,一下子被雷打了一下,没了津神,颓废地一屁股摔坐在凳子上。

  正在张富贵失魂落魄的时候,一只温暖的小手伸了过来,握住了他的一只冰冷的大手,给他冰凉的心注入了一丝温暖,一个百般温柔和暖和的声音在他耳边响起,如冰雪天里的一缕阳光,“张富贵,别太担心,有什么事我和你一起面对,别怕,姐陪着你”
  这话是对张富贵最大的安慰,他看着眼前秀眉皱到了一起而眼里泛着闪闪泪光的玫瑰,感激之意由然而生,他的心震撼了一下,这些个乡亲、同僚,在我遭受挫折的时候,除了看热闹就是嘲笑、讽剌、打击,只有你,玫瑰姐,你跟他们完全不一样,你关心我,在意我,想到这,张富贵热泪盈眶。
  玫瑰看到了他眼里的泪,自己的泪先不争气地掉了下来,小手紧紧地握着他的手,他的手心也被玫瑰的手心给染湿了。
  张富贵没有想到,官场这么惊险,稍有不慎,就会遭来大祸,与自己一心的人,会为你担忧,与你有异心的,会看着你死或巢笑讥讽甚至投井下石,这就是真实的官场吗?

  张富贵有些迷茫,原来对官场的美好憧憬全然不在了,剩下的是步步惊心、举步维艰。
  退却吗?绝不,这不是张富贵的性格,他是从苦中过来的,他不怕苦,他有那股子傻劲,所以他不会被轻易地吓倒。
  且看张富贵如何度过难关,解除这一危机。
  大家议论纷纷,整个会议室吵嚷了起来,象集市一样。
  张富贵眉头紧锁,陷入沉思,每当到危急的时候,他就这样陷入沉思中。

  玫瑰的心抽动着,也在想办法,手不断地捏紧又松开张富贵的手,还好是在桌下没有谁看见,要不然她这样握着张富贵的手又会掀起轩然大波的。
  好一会,张富贵在玫瑰的手背上拍了两下,把她的小手轻轻推开,玫瑰疑惑地看着他“你要去哪?”
  “我去跟支书单独说几句。”
  “哦,要不要我陪你去。”
  “不用了。”
  张富贵站起身,来到斌子的身边手掌搭在他的嘴和斌子的耳朵之间,耳语了几句。
  斌子便点点头,跟着张富贵走了走去。
  玫瑰不放心跟了出来,只见张富贵和斌子站到了门口,两人在那窃窃私语。
  听不见他们在说什么,玫瑰心里七上八下,但看那斌子听得频频点头,玫瑰预感到这事有转机,她的心也跟着由荫云密布变得晴朗。
  玫瑰心稍放,回到座位上静静地坐着,其他人还在七嘴八舌,特别是马杰,笑得是合不拢嘴。
  马杰猛然发现有一双毒辣的眼睛看着他,谁的眼睛,玫瑰的呗,这双眼睛虽然漂亮,但却对他很厌恶,但马杰反而冲她笑,心里在说,你不是护着那傻子吗?可是那傻子快被撤了,哈哈哈,把玫瑰气得肚子快炸了。

  玫瑰不再瞪他,她觉得瞪着这种人弄脏了她的眼睛。
  不知过了多久,张富贵先走了进来,坐到原来的位置,梅花一见他回来,就轻声问,“怎么样?”
  张富贵冲她微笑着,点了点头。
  “哦,那就好,可把我担心死了。”玫瑰拍了拍自己的胸脯。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