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孤独的气味》
第192节

作者: 树妖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邰国强早年经历就少了些,网上能找到的无非是出自他的一些专访,提及早年辍学后就远赴外地打工,从零工做到零售,然后凭着对销售的热忱一路前行,后来开始做进出口贸易,主要枢纽站就是香港,也就是在那时与何姿仪相遇相爱。随着市场形势大好,邰国强与国际贸易往来更加密切,公司一再盈利并且成功上市,邰国强将总部搬迁国外,并更名为长盛集团。
  网上便有人质疑他的经历,如果吴重一事是真,那邰国强的成功就掺杂了不少阴谋,而长盛能在短短时日达到上市规模,很多人认为这是跟何姿仪的背景分不开。流
  言四起,一下子就扯了两家集团进来,可想而知声势浩大。
  夏昼来邰家的时候,何姿仪在花园里剪花,一壶花果茶煮得清雅飘香。“

  都是自家种的花卉,喝起来放心。”何姿仪一袭淡青色家居裙穿得秀气,脸色红润了不少,拎起彩琉璃烫金茶壶给夏昼满了杯茶,说,“这宅子啊是早年就买下来的,也幸好买的早,要是按照现在的房价,这座宅子可是花费不少。我在国外这几年总想着宅子里的花花草草怎么样了,现在住回来还是觉得这里最舒服。”
  夏昼轻轻闻了一下花果茶香,果真是纯净得很,“的确是好茶。”抿了一口,入口香甘,道,“邰太太对气味很有研究?这个花果茶气味配比构成很讲究。”
  除此之外,上次去她房间,化妆台上的护肤品也是订制的,气味独特,跟她的气质吻合,那气味可不是一般调香师能调出来的。何
  姿仪拿过罗扇轻摆了两下,天气微热,偶有清风拂面,扇子的风就带了几许香气,她说,“夏小姐是内行,我这次能醒过来也是托了夏小姐的福,所以我哪敢在你面前谈研究?长盛的气味分析师想来夏小姐也认得,卫会长在气味学上有一定的造诣。”说到这,她用罗扇轻抵了抵唇,笑道,“可我觉得夏小姐更胜一筹,卫会长啊还是太循规蹈矩,我听说了夏小姐在沧陵为国强治病的事,更觉得夏小姐是隐世高手。”“

  隐世高手谈不上,不过就是野路子多了些,跟卫会长比登不了大雅之堂。”夏昼多少心里明镜了,只是没想到卫薄宗能这么亲力亲为。环
  视了花园四周,这处宅子落到现在的确不常见了,处于繁世却又能隐于世,光是这花园占地面积就不小,四方围墙阔了蔚蓝天色,园中郁郁葱葱百花齐放,哪怕是盛夏,处在这里也是清凉无汗,哪怕是财力雄厚的陆东深也未必能有机会寻得这么好的一处宅子。能与之相媲美的就是陆东深送她的那处气味实验室,也不过远离市区而已。
  “这座宅子的确买的值当,搁到现在就是天价了。”夏昼起身,信步踱到一株梨树前,想来春季的时候最美,梨花满天飞。“但我觉得邰先生早年未必有这眼光吧?”何
  姿仪也是个聪明人,听出夏昼的言外之意,放下茶杯,“跟夏小姐也算一见如故,所以没必要在你面前藏着掖着。我知道你在怀疑网上的流言蜚语,认为国强起家是靠了我们娘家,更怀疑他就是当年的告密者,实际上这只是巧合。我父亲当年的确投资了浮生,可吴重当年是深陷角色出不来最后跳台自尽,哪有像网上杜撰的那些事?这其中是本末倒置了,我嫁了邰家在先,那些无事生非的人就拿着邰姓编了这么个故事。”

  末了她又叹道,“都说人生入戏戏如人生,这当演员的啊有时候痴meng一生,走不出角色也是常有的事,先是吴重后是商川,一场浮生一场大meng啊。”
  浮生一场meng一场,谁人又不是痴恋于世间爱恨情仇迟迟不醒呢?坐
  在车里,夏昼的脑子里反复转着这句话,何姿仪三言两语解释了网上的流言蜚语,虽撇得干净,可她还是觉得不对劲,至少在商川一事上她跟她达不成一致。正
  想着手机响了,是助理茱莉打来的,火急火燎,夏昼听完一惊,命司机马上调头回公司。
  天际的气氛诡异,从上到下,夏昼一进公司就感觉到了。茱
  莉早早的就在门口等候,见她回来了,还没等她问就马上说,“估计亲王府那片地悬了,那位京城太子爷来势汹汹啊。”
  赶到会议室的时候,正巧会议室门被推开。先
  是出来两名保镖,然后饶尊从里面出来,旁边跟着助理,助理的手里抱着一摞文件。在饶尊的身后是天际的高层领导,里面烟雾缭绕,夏昼打眼一瞧只能看见陆东深洇在青白色烟雾里的身影。饶
  尊穿得规整,衬衫西裤的挑不出丝毫挑衅的姿态来,可脸上的傲气昭示着他的目的达成。见她气喘吁吁地站在门口,他走上**谑地笑,“我还以为这次你不会站在风口浪尖里,至少,会像三年前一样跟只鸵鸟似的躲起来。”
  夏昼与他逆光而站,盯着他笑得不阴不阳的脸,“饶尊,你这算是鹬蚌相争渔翁得利吗?”饶
  尊抬手敲了敲助理手里的文件,“或者可以说,螳螂捕蝉黄雀在后。”夏
  昼脸色一僵。
  陆东深从里面走出来,光影逆在他阔拓的肩膀上,眉色间的神情似乎因为光线的缘故,瞅上去有些倦怠,他大有送客之意,饶尊却在众目睽睽之下戏言,“想当初谭耀明不能自保,陆总趁机截了夏小姐,现在,似乎风水轮流转,就不知道到了最后陆总肯不肯割爱了。”
  夏昼神色惊,喝道,“饶尊,你别胡说道!”
  “我对夏小姐的心思,众所周知。”饶尊没理会她,目光落在陆东深脸上,似笑非笑的。夏
  昼攥了攥拳头,饶尊这招真是扒了陆东深的尊严和脸面。陆
  东深的脸色也不好看,眉间僵冷,沉沉地说了句,“尊少慢走,不送。”
  饶尊嚣张,不紧不慢,踱步到夏昼跟前,压低嗓音对她说,“在内地,陆东深想跟我斗还差得远,夏夏,你跟错人了。”话毕,扬长而去。
  夏昼呼吸急促,再抬眼,陆东深已转身回了会议室,沉默的背影令人心疼。v
  夕阳冲天的时候,景泞打了电话过来,小声告诉夏昼,陆总已经开完会了。夏昼扔下大半杯的花茶,赶忙奔了总经理办公室。

  项目部刘总监从办公室里出来时瞧见了夏昼,重重地叹了口气。她敏感地问怎么了,刘总监知道她跟陆东深的关系,也没做隐瞒,说,“陆总彻底停了亲王府项目组的工作。”夏
  昼心里一哆嗦。
  办公室里的烟草味不轻,夏昼进来的时候,陆东深手旁的烟灰缸里插了不少烟蒂,好在他抽的是订制款。见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