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乐小山村》
第42节

作者: 冰凉的小手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哦,绝了,大哥,没想到你的脑子,这么聪明,这么看来你是做大事的人。”兰兰对张富贵竖起了大拇指,对他喜爱之意不知不觉中更进了一层。

  斌子欲言又止,小眼骨碌碌地转着,看着大伙,大伙都伸长了脖子,心里都嘀咕着,“千万别点我的名”,因为平时常,村支书点名的时候,不是对着他,骂他个狗血淋头,就是处罚他,特别是动不动罚他写个检讨。说到这个检讨,大伙一提到这两个字,就色变,为什么?
  道理很简单,都是庄稼汉出生,文化水平普遍低,有几个人字都认不全,叫他们写检讨可是要了他们的老命,罚他们干活,打扫卫生都不怕,就怕写这个检讨,写不好,还得重写,可把人折腾死了。而赵书记知道他们怕这个,就偏拿这个整他们。
  写检讨还不是最可怕的,能叫你写检讨,说明你还有点用处,最怕的,是直接撤了你,跟着津贴、福利全没了,只能眼巴巴地看着自己家的庄稼地里长东西了。
  可地里长出的东西喂饱一家人,再除去买化肥和种子,就剩不了几个子了,所以这些村干部最怕的就是被撤职。

  此时的玫瑰很为张富贵担心,一会看看张富贵,一会看看斌子那小眼,她怕急了斌子这对小鱼眼会落在张富贵的身上,握着笔的手心都握出了汗,形势看样子不妙啊,玫瑰着实为张富贵捏了一把汗。
  斌子的眼珠子在在坐的各位身上溜达了一周,最后落在了张富贵的身上,“这个人就是张富贵。”
  大伙一下子轻松了起来,全场哗然,马杰则哈哈大笑,“瞧你个傻张富贵,现在惨了吧!”。
  这家伙居然幸灾乐祸,也许是上次没有占到张富贵的便宜,而怀恨在心,张富贵看他这个时候还笑,他是恨死这个马杰了。
  其他几个人也议论纷纷,“我就说嘛,傻里傻气哪能当村干部?这下出丑了吧。”
  “村干部不是谁都能当的”
  那马杰见大伙也这样,他胆子更大了,大声说,“我说,你个傻张富贵,你还是回家种地吧,这村委会不是你来的地方,村干部哪那么好当,要是你能当小组长,我马杰就能当皇帝啊,哈哈哈。”
  张富贵气得脸刷白,“马杰,你……”
  支书,村长和会计三人坐着一语不发,反倒有些玩味地在笑,似乎是在看热闹。
  玫瑰看不下去了,她嗖地站了起来,笔往桌上一扔,小手拿起桌上的笔记本往桌上那么重重一摔,“啪”,手小,力不小,这声音顿时把全场的哄笑声一扫而光。
  大伙的眼睛齐刷刷地看向玫瑰,顿时鸦雀无声,偌大的会议室静地连根针掉在地上都听得见。
  张富贵也惊愕地抬头看了看她,他明白,玫瑰是要为他打抱不平,但张富贵不想连累她,于是扯了扯她的衣角,轻身喊,“快坐下,不关你的事。”
  玫瑰却屹立如山,任张富贵怎么拉衣角,也不肯坐下,只见她目光坚毅,俏脸通红,且看她如何替张富贵出头。
  “你们太过份了,大伙在一起共事,应该是互相帮助,而不是这样互相排挤,我想问一下,张富贵有什么错?你们要这样对他,取笑他、讽剌他。”玫瑰说得抑扬顿挫。
  马杰也站了起来,“玫瑰,你怎么护着他了?这是他该来的地方吗?”

  玫瑰杏眼圆瞪,怒发冲冠“放你娘的狗屁,你有哪一点比人家张富贵强,他要是不该来这,我看你更没有资格。”
  “草你妈,你还骂起人来了,你跟他不会有那么一腿吧?哈,哈,哈”马杰不甘示弱。
  “你说什么?”玫瑰被气得,淌下泪来。
  张富贵一看,这下还了得,玫瑰替他出头,却遭马杰羞辱,他火冒三丈“大手往桌上一拍,“啪”响声震耳,“马杰,你狗日的,别给脸不要脸,欺负女人算什么本事,有种跟我出去单挑。”,说着张富贵捏起了拳头。
  马杰也不甘示弱,除了支书和村长两家,他可谁都不怕,“谁怕谁,单挑就单挑,谁要是退缩,谁就是他妈的孙子。”
  “走,现在就走,老子非揍你不可,正好让大伙看看。”说着,张富贵就要出去,而玫瑰却赶紧拽着他的胳膊,看了看马杰,那块头跟张富贵有得一拼,要打下去,张富贵不一定讨好,于是低声劝阻,“算了,张富贵,马杰是出了名的不要险,你别跟他计较了。”

  张富贵却声音哄亮,“不行,老子要出口气,他侮辱我不要紧,但他侮辱你了,就不行,我非让他长长记性不可。”,张富贵这会傻劲犯了,他才不计后果了,总之要揍马杰一顿。
  玫瑰听着,震憾了,什么,他侮辱你不要紧,侮辱我就不行,难道我在你心目中比你自个儿还重要?张富贵这么在意她,那就更不能让他受到伤害,她抖着张富贵的胳膊,“算了,张富贵,听姐的,这事就算了。”
  “不行,除非这马杰向你认错。”张富贵很坚决。
  “什么,我会向这个死三八认错?”马杰叫了起来。

  “你说,谁是死三八?”张富贵说着,已经挣开了玫瑰的手,他已怒到不可忍了,朝着马杰大手一挥,“马杰,你狗日的,有种你就出来。”说着,就往外走。
  “好,老子奉陪”马杰也往外走。
  一场男人间的龙虎斗一触即发。
  正在千钧一发之际,一个茶杯在桌子上“砰”地响了一下,一个哄亮而颇Ju权威的声音一声断喝说,“都给我回来。”
  快到门口的张富贵和马杰,听到这声音停住了脚步,说这话的人,不是别人,正是掌着他们俩官帽的赵支书,马杰则迅速回到自己的位上,他最怕就是斌子了。
  张富贵一响,自己说什么也是斌子一手提拔上来的,他的面子不能不给。
  见马杰都撤了,他也走了回来,回到自己的位上坐了下。

  一场大战,被一个人的一句话就消失于无形。
  玫瑰见张富贵回到自己身边坐下,刚刚还惶恐着要冲过去拉住张富贵的她,这下总算放下心来,坐了下来,她美目滴溜溜偷瞄着张富贵,只见他静静地坐着,目光坚毅,不卑不亢,神态自若,哪象那个马杰一听见支书的声音,就象个孙子一样跑了回来,心里在想,这张富贵是条真汉子,为了她,不惜与马杰这种不要脸的东西拼杀,也不惧权贵,于是她对张富贵的好感又多了一分,觉得此刻的张富贵更Ju男人味,浑身散发着男子的阳刚气息,玫瑰瞄着不禁脸红心跳。

  斌子喝了口茶,清了清嗓子,“嗯……,你们闹够了吗?”
  全场一片寂静。
  半晌,没有声音。
  斌子大手往桌上一拍,“啪。”,接着愤然说道,“你们就没把老子放在眼里,老子就坐在这,你们就互相挤对,吵吵嚷嚷的,像什么样子,你们当老子死了吗?”

  日期:2018-09-21 18:41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