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乐小山村》
第41节

作者: 冰凉的小手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哦,跟一起洗澡的男人们多聊了几句,所以洗到现在。”
  “都聊了些什么啊!”

  张富贵一愣,他的脑子是越来越好使了,“男人的事,你要不要听?”
  兰兰脸上一红,“那还是不听了,大哥,今天累坏了吧?”
  “可不是,哦,真的困了。”张富贵打起了哈欠。
  “那好,你去睡吧,我回房了。”说着,兰兰转身进了自己的房间,她本来隐隐想跟张富贵发生点事情,但看他这么累,也就打消了念头,她不明白,为什么张富贵看上去总是那么累?他的津力看上去大如前了,是大哥干活太累了,还是他的身体出了什么问题,兰兰忧虑了起来。她当然不知道,那个荷花对他做了什么。
  张富贵躺在自己的库上,脑子里想着两件事,第一,就是明天收公粮的事,第二,就是娶小莲的事,第二件事,到目前为止,还有很长的路要走,但第一件事,他今晚受到了金火的启发,已经有些眉目了,但如何实施还是个问题,他还得继续想下去,这个任务他一定要做好,这是他进入官场的第一仗,打不打得好这一仗,直接关系到他的前途。
  第二天,张富贵起了个大早,好些天都是兰兰做早饭,今个儿应该由他做一次了。

  他洗锅、淘米、生火一气呵成,很快香喷喷的白米粥就做好了。
  这时候,兰兰刚好起库,到厨房正要做早饭,却见锅里冒着热气,张富贵正在擦桌子。
  “大哥,今个儿起这么早啊!你也不多睡会。”
  “我昨晚睡得很好,所以起得早。”张富贵一边抹着桌子一边说。
  “哦,”兰兰瞅了瞅他的脸,“你现在看起来气色还好,可是,你每天从外面回来,我就看见,你气色不太好,大哥,你的身体是不是有哪里不舒服?”,兰兰说出了她心里的疑虑。

  张富贵一愣,原来连日来与荷花的极尽欢爱,让他显得憔悴,竟被兰兰给看出了,当然这事肯定不能让兰兰知道,于是他就说,“哪里的事?我的身体好着呢”说着,张富贵挽起袖子,手臂一弯,一鼓劲,露出几块结实的肌肉。
  逗得兰兰扑哧一笑,“哈哈,瞧你,还显摆上了,知道你有几块肌肉。”
  “嗯,知道就好,我这么强壮能有什么问题?”说着放下了袖子。
  “嗯,没事就好,那肯定是你干活太出力了,以后干活可要悠着点,知道吗?”
  “嗯”张富贵点点头,这事总算糊弄过去了。
  可是兰兰的心底还是觉得张富贵有些不对劲,可她又说不出他哪里不对劲。
  两个人坐在餐桌上,吃早饭。
  张富贵就说,“今天得催公粮了。”

  “哦,那你准备怎么催,这可是个不讨好的苦差事。”兰兰忧虑地说。
  “没办法啊,苦差事也得有人干不是?”
  “反正你呀,就是个劳碌命,哎。”兰兰心疼得叹了一口气,喝了一口稀饭,接着说,“我听说,前面几任小组长就是公粮收缴不利,混不下去了,你还趟这浑水。”
  “那看你怎么收啊!像马杰那样,不就收得稳稳当当吗?”
  兰兰一惊,整个人木了一下,好一会才说,“我可跟你说,你可别学那个马杰,听说把人家老婆给睡了,你要学他,我不同意。”
  张富贵有点玩味地笑着说,“你不同意?你又不是我老婆 你紧张个啥?”

  兰兰一下子语塞,大哥说得何尝不对,她只不过是他弟弟的老婆而已,她对他管得确实有些多,可是她就是心里不舒服,她就是吃味,她俏脸憋得通红,半晌她才憋出一句,“反正我不同意,你要那么做,我肯定跟你急。”
  说到这份上,张富贵才收起了笑容,“跟你开玩笑的,我是什么样的人,你还不清楚吗?叫我死皮赖在人家家里,睡人家老婆,这事,我张富贵做不出。”
  “嗯,这还差不多,就怕你犯错误。”兰兰这才把心放到肚子里。
  “放心吧,我不会犯这种错误的,对了,马杰的事,你怎么知道?”

  “我怎么会不知道?村里那么些个三姑六婆的,个个都是传声筒,不过你们男人倒知道得少。”
  “是啊!我也是刚听说的,看来,还是你们女人神通广大,稍微有点风吹草动就传了出去,一传十,十传百的,比电视上做广告还历害,还不花钱。”张富贵赞了一个。
  “那是”兰兰得意得小嘴往上翅。
  张富贵突然想到些什么,他一下子像灵魂出鞘一样,木然地坐在那,目光呆滞。
  兰兰看到他这副模样,笑容马上凝结了,她的心仿佛被剌了一下,“大哥,你怎么了?”
  张富贵没有任何反应。

  兰兰急了,小手在他眼前晃着,“大哥,大哥,你看到我的手吗?”但他依然没有反应。
  兰兰急得差点哭了,跳了过来,推着他的肩膀,摇动了起来,一边摇着,一边说,“大哥,你可别吓我。”
  这样,张富贵才恍过神来,侧头一看,“你推我干嘛?”
  “你吓死了”兰兰的眼泪忽地夺眶而出。
  “咋了?你这是,还掉眼泪了”说着,张富贵抬手给她擦着眼泪。
  “都是你,你刚刚这么发愣,我还以为你怎么了呢?”兰兰吸着鼻子。
  “哦,我刚刚是在想问题。”
  “想啥问题,想得这么入神,是不是想到那家姑娘啊?”说着,兰兰心儿酸酸的。
  “瞎说什么呢,你先坐回去,我慢慢跟你说。”
  “哦”兰兰坐回了对面,四目相对,兰兰羞赧地低下了头,“你说,你刚刚想什么,想得这么入神。”
  “嗯,我想到点子了。”

  “什么点子?”兰兰抬起头,疑惑地看着他。
  “收公粮呗。”
  “哦,说来听听”兰兰说着,我喝了一口粥。
  “是这样,你刚刚的话解决了我一道难题。”

  “是吗?你继续说。”兰兰有了兴趣,莫非她随口说的话是金玉良言,能给人以启发?那倒是稀罕,嘴巴吃着东西,耳朵却竖了起来。
  张富贵也喝了一口粥,缓缓道来,“本来,如果我挨家挨户去通知他们,大伙会说我骗他们,我的计划就没了效果,我正为这点担忧呢,没想到你的话倒提醒了我,不如这个任务交给你。”
  兰兰一根玉指指着自己的脸蛋,满脸疑惑,“交给我?做什么?”
  “你只要放出风去。”张富贵傻笑着,神秘兮兮地。
  这更引起了兰兰的兴趣,“放风,什么风?”
  “你只要找我们队里的几个三姑六婆,就说,你听到风声,说是镇上来了消息,这次政府有新规定,三天内缴清公粮就还是交一样多,过了这三天,每户要多交一百斤大米,作为处罚。”
  “啊……,有这种事?”兰兰吃惊不小。
  “哎呀,嘘,你别紧张”张富贵头凑了过去,“这是假的,用来骗他们早交的。”
  兰兰不解,“这不是骗人吗?”
  “那有什么办法?有道是,早交晚交都一样,谁还会积极交公粮?都拖呗,能拖一天算一天。马杰那招比我这招还要毒,我这个算什么,他们又没什么损失,早晚要交的,不如早交,我也好早点完成任务不是?这种事,不用点手段是不行的。”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