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古眼:拥有一双看透世间一切赝品的眼睛后》
第936节

作者: 金元宝本尊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明史记当中写得清清楚楚,从明洪武二十年,帖木尔希望与明朝建立军事同盟,共同反抗蒙元统治。多次遣使结盟明朝。
  关于巴布尔的血统后世有过争论,但从巴布尔回忆录里,是可以清楚的看得见巴布尔自己承认的血统。
  他的舅舅和表弟还说得一口流利的蒙语。
  这把刀要是修复好了话,金锋有把握把他卖个好价钱。
  不过,在修复这把刀之前,金锋先要做另外一件事。

  虽然才不过下午六点钟,外面却是已经黑尽。
  极夜的天空永远是孔雀色的深蓝,依稀还能见到最美的星辰,还有那惊鸿一瞥的北极光。
  静谧的夜空,灯火通明的城市,凄冷的街头孤寂的路灯,早已习惯了这种气候的斯维亚人开始了一天的狂欢。
  温暖的房间里,金锋拿出装满绿色珠子的盒子,用绵丝慢慢的将一颗颗绿色的珠子串联起来。
  珠子很明显的,是翡翠。

  而且是老种翡翠,虽然颜色有些参差不齐,不过水头却是莹润晶亮,娇艳欲滴。
  这是早上在古董店收象牙附送的赠品。也补了一些钱,不过这些钱那都是小钱。
  就算是把那两根象牙加上也是微不足道的小钱。
  慢慢的穿红珊瑚的隔珠,再穿绿松石的隔珠,还有珍珠缀珠,这一串老种翡翠的念珠慢慢的成形。
  从原有的黄色丝线来看,金锋敢肯定,这串念珠百分百的是圆明园的东西。
  至于是慈禧的还是棱绪的,金锋不敢确定。
  这里面最大的一颗翡翠珠子径直达到了一点五厘米,在晚清时候,像这么大的满绿珠子翡翠罕见。

  就算是亲王级的贵胄也用不起这般稀有的珠子。
  而且,这还是整整的一百零八颗念珠,堪称稀世之宝。
  时间慢慢的过去,床上的安娜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醒了过来,披着金锋的羽绒服静静的坐着,脸上依然心有余悸的后怕。
  这是自己在两天之内第三次遇见这个神秘而冷峻的神州男子。
  第一次是误会,第二次是惊讶,第三次……却是他救了自己,让自己免遭那些黑鬼的侵犯。
  “谢谢你救了我。”
  “我想,我应该走了。”
  安娜轻声的向金锋道谢又告别,默默的下了床来。
  金锋头也不回淡淡说道:“你是要去救那些意图强bao你的人吗?”

  安娜身子一震,回头望向金锋,露出一抹惊讶,眼神闪闪烁烁,低声说道:“这么久了,他们会冻坏了。”
  金锋冷冷说道:“圣母做一次就好。别做一辈子。”
  安娜怔了怔,低下头轻声说道:“对不起,我……”
  “这是你的抢。”
  金锋把抢扔还给了安娜,冷冷说道:“不要说是我救了你。”
  “请,滚。”
  安娜莫名的鼻子一酸,惨然一笑,默默点头,收好自己抢走出房门。
  金锋推开窗户,点燃香烟,手里握住这串念珠对着灯光一打,满天绿彩,熠熠生辉。
  还有那夹杂着绿松石和红珊瑚的隔珠和缀珠,让这串念珠看上去秀美到了极致。
  一百零八颗翡翠珠子里有八十颗是帝王绿,其他的都是正阳满绿,灯下看起来有色差,种水也各有不同。
  像在晚清的时候,能集齐这么一串满绿的念珠可以说是太难太难了。
  2014年在港岛有一串慈禧转赠光绪的翡翠朝珠上拍,标价2.1亿,结果流拍。
  流拍的原因有很多种,最大的一个原因就是因为那串朝珠带了诅咒。
  本是慈禧的朝珠,转赠给了光绪,光绪又给了自己最爱的珍妃。

  珍妃的下场都知道,被慈禧下令给推井里杀了。
  那一串朝珠金锋在图片上看见过,色没自己这串好,虽然也有不少的帝王绿,但种水却是只能达到糯种。
  自己这一串虽说是老种,但水头也不尽如人意。
  在晚清时候这种念珠弥足珍贵,毕竟那时候开采翡翠的条件不行,有绿就为上,并不在乎水头和种地。
  不过再不值钱,也是分分钟上亿的好东西。
  整体卖不掉,那就拆了卖。
  说不定拆了卖比整体买更值钱。
  把念珠装进原装的檀木盒子里,金锋开始准备下一项工作。
  外面传来敲门声,却是昊轩带着他的外婆过来看金锋了。
  他的外婆还给金锋带来了饺子。
  这让金锋很是意外。
  “这里的圣诞就是咱们的春节。春节就得吃饺子。这里超市里没韭菜,我就做了牛肉的。你多吃点,全都是你的。”
  昊轩的外婆精神头好了不少,身子还有些驼背,走路有些一瘸一拐,不过对于这位已经卧床大半年的老人来说,这样的结果已经是快活得不得了。
  牛肉馅的饺子很是爽口,这边的牛肉可不比国内,那是真正的纯天然喂养。

  没来得及吃完饭的金锋一口气扫光保温盒,长长久久的吁了一口气。
  异国他乡还有饺子吃,这让金锋颇为感动。
  都说出了国之后越爱国,此时此刻,金锋才有真正的感触。
  祖国日益的强大,让在国外的神州儿女也有了信心,更加的扬眉吐气。
  喝了一杯热茶,金锋让昊轩外婆躺下,再给老人家施针。
  八十多岁的老人家给金锋讲起自己在这异国他乡的经过。
  其中就有在北海草堂生活的儿时过往。
  “我那时候才八岁,家里的老人一直守着老主子康有为回来。我们还写信给他,希望他能来接我们。”
  “一年又一年,等知道他的消息的时候,才知道他已经死了。”
  “我们在这里只能帮人洗衣服,做最脏最重的活,再后来,他们把岛收了回去。把我们赶到山上去住。

  “幸好我的父亲以前是猎户,还能去打打麋鹿卖钱,也不至于饿死。”
  老人家轻言细语的讲述起的当年的往事,言语中异常的平静。
  那些悲惨的日子,何尝不是早年流浪移民在外同胞的真实写照。
  静静的聆听着老人家唠叨,慢慢的老人家睡了过去。
  金锋带着昊轩去了阳台抽烟,昊轩笑着跟金锋说抱歉:“外婆就是这样,年纪大了总喜欢怀旧。”
  金锋轻轻摆手:“人都会老。返老还童,越老越像小孩。这很正常。”
  “有机会带老人家回趟祖国。让老人家也回真正的故乡看看。”
  昊轩轻声应是,脸上却是现出一抹苦涩:“外婆是第一代移民,我是第三代,祖国的家在哪,我们都找不到了。”
  金锋拍拍昊轩肩头笑了笑:“来锦城,我欢迎。”

  两个人在阳台上站了好一会,金锋还详细的询问昊轩几件事。
  昊轩眨眨眼说道:“那幅画我不知道,很多年没去看过了。博物馆都快倒闭,前年我们同胞还联名上书女王陛下保留这座博物馆……”
  “只是可惜,我们这的同胞很少,人微言轻。”
  “博物馆里面有很多甲骨文和陶器,原本画着P的早就应该还给祖国的,画S的就是斯维亚的。”

  “结果去年又冒出来十几个画P的。这事闹得很大,祖国那边来了几个大专家,故宫的那什么夏什么来跟这边做交涉,好像也没谈出什么结果。”
  “北海草堂那边我更不知道了。我外婆最清楚。”“她现在还存着康有为岛的地契。”
  听到这话,金锋眼睛一亮。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