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孤独的气味》
第191节

作者: 树妖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前后只有两句话,但夏昼嗅到了风雨将至的气息,他太过平静反而让她心里没底。将手机扔一边,陆东深将头埋在她的颈窝,低语,“这个杨远可真会找时候。”她
  抱住他的脸,防止他得寸进尺,“饶尊想干什么?”
  陆东深抬眼看着她,眼里是深幽幽的光,似悬崖最深处的黑暗,缠得人透不过气。夏昼舔舔唇,不大自然地补上句,“我又不是关心他。”
  他抬手,拇指抵在她唇上轻轻摩挲,“华力财雄势大,新能源在国际上又备受瞩目,他自然是得参上一手。这两年华力连续收购了英国和法国两家老牌能源公司,在能源开发上跟长盛能打成平手。目前两家是竞争关系还好说,可一旦他跟长盛联手,对陆门旗下的能源产业就会构成威胁。”
  “饶尊心高气傲,如果在长盛身上讨不到好处,他宁可生吞长盛也不会将蛋糕让出来,所以照目前来看共赢不可能。”夏昼轻声说。陆
  东深压下她的脸,似笑非笑,“别提他,也不准这么了解他。”
  人非完美,是陆东深这张“美轮美奂”的脸诱惑了她,让她觉得他百般好,却忘了这男人也是一身臭毛病,大男子主义、心眼小得跟针别似的。夏昼撇嘴,“我只是实话实说,是你思想开叉总跑偏。”陆
  东深抿嘴浅笑,探过脸啃咬她精巧的耳垂。气息温热,于她的耳廓旁,顺耳钻心。她知道他不会如实相告,或许是时机不成熟,或许是因为对方涉及饶尊,所以他不愿她多提一句,但不论如何她都挥不去盘旋在心头的预感,担忧与不安。
  以前跟在谭耀明身边的时候,她总担心谭耀明活不过天明,人命晃在刀尖上,每到入夜,她警惕的是仇家寻仇。现在她跟陆东深在一起,不一样的心境。江湖有江湖的险恶,可商场之争更惊心动魄,是场无声的战争,不见刀子不见血,却生生把人往绝路上逼。刀光剑影敛藏在谈笑风生之中,利益之下人性的争斗就在优雅和从容不迫间徐徐展开。不
  同于江湖的快刀明抢,像是陆东深更擅长做长线钓大鱼,商场之上,如他这般人何其多,这不是她所擅长的领域,她有心无力。睡
  袍褪了大半,她的心随着他的气息上下浮动。“
  不是还要回公司吗?别闹了。”她很快恍惚了意识,这男人身上有毒。
  陆东深撇眼看了一下时间,嗓音沙哑,“我尽量控制在一小时之内。”
  “骗鬼呢!”夏昼虽说全身绵软,但还强打着理智,将他的头箍住,推开丈远,“哪次你收敛过了?哪次你速战速决了?”脱了西装外套他就成了狼,每次都将她身心掏得一干二净,把她折磨得不成人形,他却精神抖擞乐此不彼。以
  前她经常跟芙蓉厮混的时候,芙蓉总在她面前点评她的入幕之宾,其中找她最频的被她称作夜七次郎,刚开始夏昼没明白什么意思,后来芙蓉一解释她就明白了,然后十分惊讶那人的体力。岂料芙蓉冷笑,一看你就没经验,时间短作战快,当然次数就多了,对方高兴了,我吊在半空不上不下的。然

  后芙蓉再用莲花指一戳她的额头,给她普及“百科”知识:作战工具强悍、体力充沛作战持久,保质保量完成每一场战斗,这才是男人中的男人。
  末了她会感叹一句,像是做我们这行的,能遇上这样的男人那可真是三生有幸。
  夏昼觉得,如果再遇上芙蓉的话,她会跟她说一句,去你大爷的三生有幸,你遇上这种男人试试?他会活生生剥了你一层皮,还不如那位半吊着先生,至少能给个喘息的机会吧。
  陆东深眼里带火,“真不想我?”
  这句话说得让夏昼瘫软,所有的硬骨气都坍塌在结实的气息里,不想是假的,这是什么?典型的好了伤疤忘了疼。见
  状,陆东深笑了,一把将她抱起进了卧室。夜
  色已尽阑珊。

  当夏昼终于有力气活动胳膊腿时,陆东深也冲完了澡出来,衬衫西装裤工整得那叫从容优雅。夏昼瘫趴在床,汗湿如鱼,她抬眼盯着陆东深,还真是阳春白雪禁欲系,哪还有刚刚禽兽的模样?咬牙,“陆东深,你出尔反尔有意思吗?”
  “特别有意思。”陆东深神采奕奕,伸过手来掐了她一把。
  夏昼拍掉他的手,拉高被子。陆
  东深含笑,活脱脱是餍足了的猫,抬手系了袖扣,不紧不慢地说,“对了,从明天起你搬到我那住。”“
  啊?”夏昼瞪圆了眼,“为什么?”“

  为了你的安全。”陆东深道,“我今天过来的时候,物业跟我说了你收到快递的事,以防万一,你还是跟我住在一起吧。”
  夏昼无语,这物业还真把他看做男主人了,什么事都说。“一看就是商川的粉丝干的,不理会就行了,我这么一搬走不就显得我心虚吗?”
  陆东深从扔到床头的浴袍口袋里拎出那把匕首来,“虽说是把没开封的刀子,但已经可以判定为伤人事件了。商川的粉丝疯狂,你的住址已经暴露,保不齐下次还会闹出什么事,所以,搬过来跟我一起住最稳妥。”“
  这个小区也是高防护啊,快递送不上来,大不了我以后不接快递了呗。”夏昼还没做好跟他同丨居丨的心理准备,之前他不是没提出过,但那也只是说说,还没到那种水到渠成的地步,可今天,她看得出他是铁了心做这个决定的。
  陆东深摇头,“下次未必是快递,商川的事闹得沸沸扬扬,一旦不结束你住在这里就危险。”他系好扣子后,探身过来,温柔说,“听我的话。”“
  那……”夏昼总觉得不大好意思,虽说她喜欢跟他腻在一起,可这跟同丨居丨是两码事。想了想,“我先去你那避避,等风头过了我再回来。”
  陆东深看着她笑,稍许使劲一揉她的脑袋,一锤定音,“明天我让景泞来给你收拾,你什么都不用管,下班乖乖回我那就行。”
  夏昼噎了一下,还要收拾东西啊……v
  陆东深雷厉风行,翌日景泞就抓了公司的几名保镖做了小时工,又派了搬家公司来。家里在有条不紊的收拾时,网络上的负面情绪继续发酵,围绕着夏昼曾经在沧陵巫医的身份和吴重鬼混说事。曾
  经出卖吴重的邰家人多次被提及,有人开始暗指当年走通消息卖友求荣的人就是如今长盛集团董事长邰国强。这并非空穴来风,一则是因为邰姓,二则是因为邰国强的老婆何姿仪。何
  姿仪的背景不难扒,香港回归前,其父在香港是响当当的社团老大,那个时候有黑道背景又有财力的人都一股脑地投资影视,在早年的香港电影里,出品人一栏频频出现“何至超”一名,经网友深扒,何至超就是何姿仪的父亲,而第一版《浮生》的出品人也恰好就是何至超。而

  日期:2018-11-30 07:03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