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茅山神术》
第2461节

作者: mm水寒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叶少阳跟他聊了几句,挂上电话,对陈悦说了情况。陈悦道:“但是照片是做不了假的,而且,我师父没必要胡乱认别人当师父吧。”
  “当然不会,我只是说,这里头可能大有缘故。”
  叶少阳无奈地耸了耸肩,谜团越滚越大,到了这一步,成了完全解不开的迷了。
  陈悦刚要开口,目光突然转向窗外,道:“外面有人!”
  “邪物。”叶少阳耸了耸肩,让瓜瓜冲了出去。
  其实他早就发现外面有邪物窥视,只是距离有点远,怕出手之下,对方看出苗头就跑了,因此假装没有发现,等着看这家伙要干什么,结果陈悦一语道破,就在这一瞬间,那邪物已经抽身跑了。

  陈悦把东西都收回到箱子里,抱着箱子出门。
  这时候天已经黑透了,院子里没灯,月光下只能看到远处的山影,张牙舞爪,像一只巨大的怪兽。
  瓜瓜巡视了一圈回来,没追上那邪物。
  这邪物到底什么来头,是奔着自己来的,还是奔着陈悦来的?
  晚上,叶少阳和陈悦各自回去睡觉。因为石道人的死,陈悦心情不好,瓜瓜就去了她房间,陪她睡觉,一方面也是为了保护她(万一再有邪物摸过来啊),至于叶少阳,人间已经没有什么邪物能偷袭到他了。
  道观里洗澡不方便,陈悦也没心情折腾,去厨房烧水洗了脚,就上床去了,一抬头看到瓜瓜坐在窗台上,勉强冲他笑了笑,道:“今天倒是冷落你了。”
  瓜瓜从窗户上跳下来,爬到床上去,昂头望着陈悦,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说道:“那个……你如今已经找回记忆了,对我……还当做是你的儿子吗?”

  陈悦拉着他的双手,说道:“你还当我是你娘吗?”
  瓜瓜果断地点点头。
  陈悦道:“那一切还是照旧啊,我们相识在那种情况下,总是一场缘分,就算我找回记忆,可我还是一个亲人都没有了,你就是我唯一的亲人了。”
  瓜瓜听了这话,十分欣慰,当即拍着胸脯说道:“娘啊,你放心,我会一直保护你的啦,不管谁要伤害你,都要过我这一关!”
  陈悦摸了摸他的脑袋,道:“你不嫌弃我这个娘亲太弱就好了。”
  “不会啊,儿子保护妈妈,天经地义,再说……娘啊,等你祭炼了七宝妙树,学会那些法术,你就会成为绝世强者了,你会像老大一样厉害的,到时候你别嫌弃我就好啦!”
  “傻孩子。”陈悦冲他一笑,将木盒放在了枕头下面。
  两人在床上聊了一会,瓜瓜让她先休息,自己从窗户出去,坐在外面,观看夜色。
  陈悦哪里睡得着,点了一只蜡烛,坐在床上翻看着师父留下的那个笔记本,前面那些文字都是她一生修行的心得感悟,陈悦纵然很感兴趣,但克制着没有去看。翻到后面,便是一些类似日记的文字,但只记下一些重大事件,而且大部分都跟自己的成长有关,通篇充满了对自己的爱怜,看得陈悦心中伤感不已。
  今日悦悦生日,带她去县城吃了一次肯德基,悦悦很开心。
  今日,悦悦好奇翻找库房,误打开一支竹筒的封印,放出一只厉鬼,为厉鬼所伤,我听见叫声,赶去时,已来不及相救,却有一邪物自房梁下来,顷刻击杀恶鬼,又立刻遁走……我深感奇怪,不知何方邪物,为何要搭救悦悦,莫非一直潜伏在她身边?
  看着文字的记录,陈悦想起了相关经济,但自己一直以为是被师父救下的,原来暗中有贵人相助?
  再看下一篇:
  今日传授悦悦心法,她天赋极好,一遍就记住,不可思议,然而她吐纳生成的真气,半数为气海丹田吸收,化作戾气……致使提升缓慢,我从未见过这种现象,无计可施,却不敢同人说起,以免悦悦为法术界所关注,反而害了她。
  陈悦伸手抚摸着自己的小腹,肚子里那个位置,是她的丹田,里面蕴藏着海量的戾气。她也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好在自己丹田穴位坚固无比,能将这些戾气牢牢掌控,丝毫不会倾泻。

  再看一篇:
  今天,为了悦悦事,我去龙虎山见了师父,他本来不想告诉我,但是悦悦已经成年,我必须要知道真相。师父在我立誓不说出去之后,将真相告诉我,原来……竟是这样。
  这一段写的很潦草,陈悦猜测,这大概是师父写下这段话的时候,心情仍然是按捺不住的激动,这种心情反应在写字上了。
  那么,是什么事让她这么激动,在回到这里、记录下文字的时候,仍然会如此激动?
  后面居然没有写。
  陈悦失望而又着急,继续往后面看,但中间有些纸张的缺口,显然是被撕掉了。陈悦起先觉得是被别人撕了,一想不对:如果有人真对这本笔记上的某些东西感兴趣,肯定会整本都拿走,或者把剩下的笔记本毁了,没必要撕下几页拿走,反而让人怀疑。
  后面几页记录的事情,都不是什么大事了。陈悦翻了一下,后面都是空白了,刚要放下,突然从后面的封页里掉下来一张灵符。
  拿起来一看,上面有朱砂画的符文,但她研究半天,也不知道这是什么符因为他师父修炼的是全真道法,擅长炼丹,对符篆本就不是特长,本来掌握的就不多。
  捏着灵符,陈悦呆了半天,突然灵光一现,把灵符朝烛火上凑过去,灵符燃烧,结果……一直到燃烧成了灰烬,也没有任何变化。
  难道自己猜错了?
  陈悦正在狐疑,突然房门打开,一道人影从外面走进来。

  “师父!”
  陈宇激动地跳起来。
  师父还穿着以往经常穿的衣服,缓缓走过来,陈悦想起什么,转头去看窗户,并没有看到瓜瓜,这才明白眼前所见不是真实的,而是进入了幻境。
  灵符制造出来的暂时性的幻境。
  “你怎么又回来了?”师父在床前站住,面对自己说道。

  “师父……”陈悦哭起来。
  “不要哭,我魂魄已经去阴司轮回了,因我这一生功德,来世必有福报,你不必担心。这里,是我留下的一抹残念,借助灵符的力量封印在这里,顷刻便要消失……”
  陈悦咬住嘴唇,强忍哭泣,问道:“师父,你为什么要自杀,为什么要抹去我的记忆,又送我去星月奴制造的幻境之中?”
  “因为,星月奴的师兄,影魅找到了你,我师父已死,凭我一个人,我根本保不住你,为了救你,我只能答应她,他也答应我,绝不伤害你……”石道人望着她,眼中满是无奈和苦楚。“悦悦,你可知道,跟这些大人物相比,我只是个不入流的小人物,虽然我知道一切,但我无力改变什么。”
  陈悦震惊地看着她,喃喃道:“影魅……找我做什么?”
  石道人不答,接着说道:“我时间不多,悦悦,既然你又回来了,我长话短说,影魅找你,虽然是为了他们的计划想要把人间弄乱,但毕竟也能保护你。他们的要求就是我自杀而死,并且魂魄要立刻去轮回,以免对外泄露真相。为了你,我没得选。
  日期:2018-08-23 06:39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