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乐小山村》
第37节

作者: 冰凉的小手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张富贵在心里对秀花说,等着吧,我一定会娶到你女儿的,到时候你不同意也没用。
  秀花当然不知道他心里在想什么,不过她想到一件事,这件事对她来说,也很重要。
  “不过,小莲叫你叫哥,你也不能叫我婶子”
  “行,我不叫你婶子。”张富贵满口答应。
  “这还差不多。”秀花一颗心放了下来,女人怕的就是被人叫老。
  张富贵突然说道:“我叫你乃乃,哈哈”
  秀花娇斥道,“去你的,我有那么老吗?”说着,秀花踢了他的脚,没用力,张富贵也不疼,秀花嘴上骂着,实际也被他这一语逗笑,她掩着嘴笑得咯咯叫。

  一笑抿恩仇,他们这么一笑,差点弄僵的关系便又好了起来,张富贵也明白,他也就只能生个把闷气,要是把关系搞砸了,他就很难再有机会接近小莲了,所以他刚刚故意把秀花逗笑,以便缓和一下紧张的气氛,修补一下险些破裂的关系。
  张富贵虽说离娶她的女儿还很远,但总算把这个称呼给改过来了,也算是前进了一小步吧,想到这,张富贵还是高兴了,他对自己说,嗯,这是个好的开始。
  张富贵一高兴,又重新拿起了木桨,车起水来,水声又哗哗地响了起来。
  日落西山,远处红霞显露了最后一抹微笑,便隐藏起来。
  张富贵大汗淋漓,用汗水挥洒着男子气概,后背已经湿透了。
  秀花有些看不过去,拉下自己肩头的毛巾到她的额头上帮他擦了把汗,“富贵兄弟,真是辛苦你了,要不然先歇一下。”
  张富贵闻见她毛巾上的清香,娘的,连毛巾也这么香,身子肯定更香吧,但手上忙着活不敢多想,他冲着她傻笑了一下,“不行啊,天快黑了,晚了,兰兰有意见了。”
  秀花听他说兰兰,有些不悦,“又是你们家那个兰兰,你好像很怕她。”
  “哎,我一个光棍汉不怕她行吗?你不听她的话,下次她饭也不给你做了,衣服也不给你洗,我不是更可怜?”张富贵心里伤感了起来,他还是怪这个秀花不把女儿许给他。

  “嗯,说的也是,你挺可怜的。”秀花对他有了恻隐之心,不过她也无能为力,本来,她和他搭个伙,她给他洗衣做饭,他给她干农活,优势互补,但这样一来,村里的闲话会淹死他们,再说,小莲肯定也不同意,所以秀花什么也不说,退到一旁。
  小莲到稻田里视察了好几次,这次她打着小跑回来,带来了好消息,“好了,好了,水满了”秀花赶紧说,“嗯,张富贵,可以收工了,真是辛苦你了。”
  “好嘞”,张富贵这才停了下来。将水车拉到了田埂上,两只木桨放进了水车里。
  然后将水车举了起来,放在自己肩头上,用锄头一撬,“嫂子,我回去了。“
  “回哪去,到我家吃晚饭去,嫂子给你弄几个下酒菜。”秀花拍了拍自己身上的灰尘说。
  秀花请他吃饭,张富贵求知不得,趁机可以跟小莲接触接触呗,但想到兰兰,还有上次兰兰看到他坐在秀花家吃饭那不高兴的神情,这个饭他不能吃,“不用了,兰兰肯定做好了饭菜了”,他抖了抖肩上的水车,水车放到了他肩膀上最合适的位置,便大踏步走去。
  秀花打着小跑,追了上去,“张富贵,你帮了这么大忙,不吃顿饭,我心里头过意不去。”

  “别放在心上。”张富贵并没有停下自己飞快的脚步,他要赶着回家,晚了兰兰又要担心了。
  秀花依然打着小跑,紧跟着,“要不然,我跟兰兰说一声,让她准许你在我家吃顿晚饭,这样嫂子心里也好受一些。“
  张富贵一愣,停下来回过头来,秀花走得急,没防着他突然停了下来,身子撞了过去,还好张富贵站得稳,挡住了她的身子,要不然两个人非摔在一起不可。
  张富贵顿觉她轮轮的身子跟自己撞在了一起,为防止她摔倒,空着的左手,往她的腰上一搂。
  秀花面红耳赤,退了一步,“哦,不好意思,撞着你了,幸好你站得稳,要不然可惨了。“

  “没事,我跟你说,你千万不能跟兰兰说。”
  “为什么?”秀花羞红的脸上两只大眼闪着疑惑的光芒。
  “因为我是瞒着兰兰给你家干活的,我还骗她说,我是给自家地车水,我给别人干活,她向来是不高兴的,你明白吗?”
  “哦,懂了,可是我心里过意不去。”

  张富贵突然正色道,“你要是真觉得过意不去,你就收我为女婿。”
  “你……”秀花一愣。
  没想到后面的小莲也赶了上来,听到张富贵的这句话,是又羞又气,俏脸通红,她跺着脚,“富贵叔,你为老不尊。”
  “哈哈,我跟你们开玩笑,你们可不要当真哦。”张富贵大笑了起来。
  秀花母女俩面面相觑,相对傻眼。
  秀花斥道,“不是叫你别开这种玩笑吗?”

  “哈哈,是你要执意请我吃饭的,我才说的。”
  “你……,好心没好报,得了,不请了”
  “嗯,那我先走了,别跟这么紧,搞不好又撞在一起,呵呵。”张富贵傻笑着,转身就走。
  但马上又停了下来,转身对着小莲说,“丫头,我跟你妈已经说好了,往后啊,别叫我叔,叫我哥就行了,我可没那么老。”
  小莲疑惑地看着她妈,“这也能改?”
  “改吧,反正他跟咱们家没什么亲戚关系。”秀花说完,冲着张富贵白了一眼。
  张富贵傻呵呵地笑了笑,大踏步走了。

  张富贵回到家,一进院子。
  兰兰听到外面的声音和张富贵的脚步子,就象鸟儿一样从厨房跑了出来,帮着他把水车从肩上卸了下来,她很高兴,“大哥,你这次很准时嘛,我饭刚做好,你就回来了。”
  “是吗?”张富贵也很高兴,要知道他可是扛着水车,三步并着两步赶火车一样赶回来的。
  “没错,继续保持啊!”兰兰的嘴笑得跟花儿,见张富贵满头是汗,心疼起来,拉下他脖子上的毛巾,轻轻地给她擦着汗,“累了吧?”
  张富贵笑着,摇了摇头,“不累。”
  “还说不累,瞧你流这么多汗。”

  “没事,我汗多。”
  兰兰娇斥着,“你胡说八道,走吧,洗洗,吃饭去。”
  “好嘞。”张富贵抓过她手里的毛巾,向井边走去。
  “哎呀,你背上都湿透,快脱下,换一件。”兰兰这才注意到他的背部的衣服已然湿透。
  “不用,我吃过饭,洗个澡再换,这样就不用换两身洗衣服了。”
  “好吧!”

  张富贵一放下碗,就拿了干净的衣服,“兰兰,我去河里洗澡了。”
  “好,早去早回。”兰兰嘴里还在嚼着饭。
  “嗯”张富贵应着出了门。
  张富贵一边走,一边惦着两件事,一是,欠丽君的钱得赶紧还掉,二是,明天该催公粮了,这事一直是他心里的一块心病。俗话说,新官上任三把火,这第一把,得烧起来,可别熄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