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乐小山村》
第36节

作者: 冰凉的小手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想到这,张富贵心一沉,看样子想娶她们家小莲,还真是悬得很哪,不过,他就是想娶她,其他女人都是别人的,比如说兰兰、荷花,只有小莲,她现在还不属于任何男人,他喜欢她的如花似玉,喜欢她的珠圆碧润,喜欢她的纯洁无暇,可是人家不愿意啊,不仅人家不愿意,就连人家他妈也不愿意,这可怎么办?张富贵想着,愁眉不展。
  走着走着,走过一块田又一块田,秀花终于停了下来,“喏,就是这块。”
  “哦,干得挺历害的呀,你好些天没车水吧?”
  “是啊,我们两个女人没力气干不动,所以这块田拖到现在。”说到这,秀花神色有些暗淡,家里没个男人,个中滋味,也只有她自己知道。
  “嗯,你们娘俩还真是不容易,趁现在天色还早,那我们回去扛水车去,我加把劲,应该天黑前可以完成。”

  “嗯,有你干就快了,张富贵,说真的,谢谢你,你帮我们家做事不是一回两回了,有时候真不知道怎么报答你。”秀花感激地望着他。
  张富贵傻呵呵地笑着,“不要那么说了,你如果真想报答我,就把小莲许给我,呵呵。”
  “去你的,欠踢是不是?”说着,秀花又抬起脚。
  张富贵见识过她那一招“无影脚”,赶紧退后一步,“别,别,别的我不怕,就怕你这招”
  秀花微笑着,“知道怕了,就不要开这样的玩笑,让孩子听到了,可不好。”

  “哦,那咱们走吧!”
  “好”
  张富贵心里在想,谁跟你开玩笑了,我说的是真的,但是他不能这么说,挑明了,以后大家都尴尬,这点,张富贵也是知道的。
  秀花在前面走着,张富贵唭哐唭哐地桃着空桶,挎着菜篮在后面跟着,他的眼珠子骨碌碌地盯着秀花的小屁股,上次他摸过,那感觉真是不错,又小巧又柔轮的,啥时候在摸一下就好了,最好是不用隔着裤子,她的两条腿细长地连走路也夹得那么紧,几乎是挨着走的,让人浮想联翩,张富贵真想看看,她不穿裤子会是什么样子。
  但一想到小莲这丫头,他又把眼睛移到了路面上,那可是小莲她妈的屁股,怎么说得给小莲点面子,不能老盯着她妈的屁股看。
  走着走着,就到了秀花家,张富贵把桶放在门外,提着菜篮跟着她走进了院子。

  一进院子,张富贵的眼睛就滴溜溜地转,他在寻找小莲,好几天,没看到她了,他倒有点想她,却没有看到小莲的影子,这小莲不会出去了吧!他本来就是趁此机会看看小莲,她竟然不大,张富贵心凉了半截。
  秀花喊了起来,“小莲,小莲。”
  客厅左边的那个房里传来回应声,“诶。”
  张富贵这才知道,左边那个房间是她的闺房,他很想去她房里看看。
  这时小莲的房门开了,小莲从里面走了出来,她似乎没有睡醒,小手在嘴边抖了几下,打着哈欠,还伸了一个不雅的懒腰,眼睛微闭着,头发凌乱,张富贵看着马上就血脉喷张了,因为她的衣衫也不整,胸前几个扣子开着,露出一片雪白,特别两只鼓鼓的球球各露出小半,雪白雪白,丰盈欲出,就连沟沟也显露了一些端倪,真是艳煞旁人。
  张富贵强咽了两口口水,没想到小莲小小年纪,就发育得如些丰韵十足,他手里的菜篮掉在了地上,眼睛直勾勾地看着眼前睡意朦胧的小莲,都呆了。

  秀花被篮子掉地上的声音把注意引了过来,但这声音并没有引起小莲的注意,她依然闭着眼,小手伸进胸前旁若无人地挠痒痒,张富贵眼睛睁得老大,哇靠,今个儿真是撞大运了,衣领被她的小手张开着,那美丽的馍馍竟颤动了起来,呼之欲出,哇,我的天,张富贵屏住了呼吸,差点流鼻血,心里在喊,再把衣服扒开一点,让俺看看。
  秀花觉得张富贵不对劲,顺着他的眼光一看,她勃然大怒,跳到了他跟前,双手叉腰,杏眼圆瞪,像被斗红了眼的公鸡,不对,应该是母鸡,前胸如惊涛骇般起伏着,可见她是多么地愤怒。
  张富贵正看得起劲,发现被人挡着,他下意识地跨上一步,手背碰在她的身侧要将她移开,嘴上还说,“别挡着我。”
  那人死站在原地,张富贵居然没有移开她,这才恍然一看,对上了一双气势汹汹的目光,哦,坏了,原来是小莲她妈秀花。
  张富贵恍然惊醒,赶紧转过身去,煞其有事地捡着掉在地上的菜篮。
  身后的秀花气得心都快炸了,她强惹着怒火,荫阳怪调地说,“张富贵,别装了,你看得爽不爽啊?”

  “妈,你在说谁啊!”小莲猛得睁开眼,一见有张富贵在场,再看看自己的胸前,一下子睡意全无,象被人当头泼了盆凉水一样,脑子立马清醒,惊呼一声,躲进了屋里。
  张富贵看看,装不下去了,转过身来,冲着秀花傻呵呵地笑,“我什么都没看到。”
  “嗯……,还在装?”秀花咬牙切齿地说。
  看秀花的样子,好象要吃了他,张富贵心里冤得慌,你不说你女儿这么不雅地出来,反倒怪起我来了,但他有冤没地方申,“得,我去扛我家的水车,给你家的田车水。”,说着拔腿就跑出了院子。
  张富贵挑起了放在外面的两只空桶,慌慌张张地打着小跑往自己家里奔去。
  秀花追了出来,“张富贵,这账,你给我记着。”
  张富贵头也不回,心里在骂,算什么账,我看了又怎样?你还能挖了我的眼珠?
  回到自家的院子,张富贵惊魂未定,一边喘着气,一边慌慌张张地把桶放在墙边,结果一紧张,一只桶被他的脚碰翻在地。

  正抱着孩子哄着的兰兰从他一进门就注意到了他,他有些不对劲。
  于是就问,“大哥,你怎么了?”
  “哦,没……,没什么”张富贵慌慌张张地扶起了那只桶。
  “那你这么慌慌张张地干什么?好象做了贼一样。”
  “哪里的话,哦,我赶时间,趁着天色还早,我得去给稻子车一下水。”张富贵这会当然不能对兰兰说实话,于是赶紧到院子里面的角落里,把放在那的水车扛了起来。

  扛起就走,兰兰拦住了他,“大哥,你这样慌慌张张,是不是出什么事了?”
  “没,那有什么事。”
  听张富贵这么一说,倒不在意他发火,反而高兴了起来,“没别的想法就好。”,在她看来,她的宝贝女儿小莲是要嫁大户人家的,人不但要比这个张富贵有钱,而且还要比他长得俊,这样才配得上她们家那漂亮的姑娘。
  不过,这话她没说出来,张富贵也知道她打的是什么算盘,天下父母心,哪个当父母的不指着女儿嫁个又俊又有财的姑爷?他可以体谅天下所有的父母,但唯独不能体谅秀花,没别的,就是因为他看上了她的女儿,她不把女儿嫁他,他还非要娶她。
  日期:2018-09-20 18:16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