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村支教的哪些日子》
第1340节

作者: 不说再见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明白了自己衣钵传人的心思,萧晋自然不会像对待梁翠翠那样忽略掉,大手一挥,让巫飞鸾背起药篓就出了门,梁小月和宋小纯想跟着都不让。
  今天是父子时间,女人们靠边站。
  俩人这一走,就走了大半天,直到明月挂上天空才回来。
  两人的身上都脏兮兮的,巫飞鸾的脑门上更是鼓起了一个大包,衣服也破了个大口子,但小正太明显兴致十分高昂,嘴巴咧的像个二傻子一样。
  “妈妈你看!”他献宝一样跑到巫雁行面前举起手里的野鸡和鲜花,“鸡是我自己打的,花也是我自己独力爬上很高很高的悬崖摘下来的哦!我们把鸡炖了给奶奶和沛芹师娘补身体,花儿您和巧沁师娘一人一朵,好不好?”

  巫雁行端着架子,冷冷的点了点头,倒是苏巧沁心疼的都快哭了,破天荒的用埋怨的眼神瞪了萧晋一眼,就拉着小正太进屋洗脸抹药去了。
  萧晋也不以为意,嘿嘿一笑转身去洗澡的屋子冲凉。
  刚洗了没一会儿,门被推开,他以为是周沛芹她们,就头也不回地说:“呦!是谁这么大胆,就不怕被奶奶看见么?”
  没有回答,他只听到了悉悉索索的脱衣声。
  片刻后,一个滚烫的身体贴上了他的后背,紧接着巫雁行带着微微哽咽的声音就响了起来:“萧,谢谢你。”
  萧晋顿时一个脑袋有两个大,转过身看看一丝不挂的女人,苦笑:“既然这么感动,刚才怎么不表现给小鸾看?为什么要来惩罚我呀?知不知道你这个样子会让家里人认为你已经是我的女人啊!”
  “我不是么?”亲吻着他的脖颈,巫雁行轻声说,“除了你,世间绝不会再有第二个男人能碰我。”
  萧晋眼睛一眯,冷冷的问:“陆翰学也不能么?”
  巫雁行的身体明显一僵,低头顶住他的胸膛,叹息道:“你为什么总在这种时候提起他?”
  “因为我不想在上了你之后会想要给你钱。”
  巫雁行抬起泪眼看他:“我的心对你而言就那么重要?”
  “对!它只能属于我。”
  “那你的心呢?它爱我么?”
  “它会爱你。”
  巫雁行笑了:“你果然是一个无耻到极点的人渣!”
  萧晋关掉花洒,走到一旁拿起浴巾,刚擦了两下,巫雁行便接过去为他擦拭起来。
  “我是人渣,你是贱人,正好一对!知道今天我为什么会单独带小鸾出去采药么?因为他问我会不会成为他的父亲。我要安他的心,也要证明给他看:不管我会不会成为他的父亲,都绝对比‘父亲’要强上百倍。
  说实话,我对你的感觉,更多是贪恋你的美色,属于生理冲动的范畴。你性情乖张冷酷,自以为是,简直就是成年人版的西园寺花雨,若不是有小鸾的存在,我根本不会让你接近这个家半步。

  但是,我同时又很可怜你,不管你外在表现的有多么强势和独立,骨子里都是一个离了男人不能活的小女人,就像我想照顾和保护花雨一样,我也想保护你,成为你的依靠,让你忘记曾经的痛苦。
  所以,我有没有爱上你根本不重要,重要的是你会不会爱上我。”
  说着,他伸手抬起女人的脸,看着她的眼睛柔声又道:“雁行,就算是为了小鸾,先委屈一下自己好不好?我会证明给你看的。”
  巫雁行的身体微微颤抖起来:“证明什么?”
  “证明在真正的快乐面前,什么仇恨和痛苦都会变得微不足道。”
  “那你呢?周沛芹她们给你的快乐还不够多?不够你忘记对易家的仇恨么?”
  萧晋笑着摇摇头,张开手臂叉开腿示意她继续擦拭。“严格来讲,易家对我才是仇恨,而我不过是想光明正大的活下去罢了。如果这时候易家说要跟我恩怨一笔勾销,我自然不会上赶着非要去挑战那么一个庞然大物。”
  巫雁行蹲下身把他身上每一寸的水迹都擦拭干净,叹口气道:“归根到底,你不过也是慷他人之慨,站着说话不腰疼罢了。”
  “嘿!臭娘们儿,你还油盐不进了是不是?”萧晋把她捞起来搂在怀里,凶巴巴地说:“老子不是要让你放弃仇恨,而是想让你明白,人这一辈子为了什么活着都行,唯独为了仇恨是最愚蠢最不值得的一个。
  既然你都肯为了小鸾用身体来感谢我,为什么就不能为了他试着快乐起来呢?”
  萧家的女人们并没有对巫雁行的行为作出什么反应,连最爱吃醋的赵彩云都只不过给了他一个鄙视的眼神罢了,只有丁夏山用力点了点他的额头,骂了句“小心贪多嚼不烂”。
  这非常的不可思议,萧晋心虚极了,睡前特意打来一盆热水给周沛芹洗脚,小心翼翼的解释说:“那啥,我跟雁行……”

  “我知道。”周沛芹打断他。
  萧晋有点懵:“知道?知道什么?”
  “知道她不会住到这个家里来啊!”
  周沛芹手习惯性的放到已经微微有点凸起的肚子上,淡淡的说:“她是小鸾的母亲,而你又是小鸾的师父,彼此之间的牵扯和联系又那么紧密,事情已经发展到这一步了,真要再逼着你们老死不相往来,受伤害最大的还是小鸾那孩子。
  反正你答应过我,这个家里最多只能住进来七个女人,至于山外面有多少,那是你的事,我管不了,也不想管。”

  这话已经不是“大度”两个字能形容的了,简直就是圣母啊!萧晋怎么想都感觉像是反话,于是就更加的慌张起来。
  “沛芹姐,你别这样,有气有火就朝我发,要不先扇我几十个耳光热热身?为了肚子里的孩子,千万不敢憋着呀!”
  周沛芹笑了,捧起他的脸亲了一下,说:“看把你吓得,真这么紧张我,就别去招惹那么多女人来啊!唉……放心吧!我没有生气,只是想明白了,现在我有了你的孩子,将来也会去你家,子嗣名分都有了,还有什么不能满足的呢?
  只要你能信守承诺,能一直对我和孩子好,其它的我都可以当作不知道。”
  萧晋一直都坚信YY小说中的那种女主在现实中是不存在的,但今天周沛芹却用实际行动结结实实的打了他的脸。尽管还没有到“只要你爱我,往家里带多少个女人都无所谓”的地步,但七个名额外加眼不见心不烦,绝对已经做到了一个女人宽容的极限。
  “沛芹姐!”萧晋感动的抱住女人的腿,“能够遇到你,真不知道是我几辈子修来的福分。”
  周沛芹微笑着摇摇头:“在一年之前,我从来都没有奢望过会再有一个男人爱我给我一个孩子,遇到你应该是我的福分才对。另外,你要是真想感谢谁,就去谢奶奶吧!刚刚说的那些道理,光靠我自己琢磨,可想不出来。”
  这就说的通了,怀孕的女人总是纤细敏感的,萧晋一连两个月都不见人影,周沛芹难免会胡思乱想,丁夏山虽然从来没有过子嗣,但活了那么大岁数,怎么可能看不出来?
  老人家思想难免封建保守一些,即便对孙子的花心不喜,却也不会说孙子的坏话,自然会专门捡对孙子有利的方向开导孙媳妇,这一来二去的,就打开了周沛芹的心结。
  日期:2018-07-22 09:52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