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乐小山村》
第32节

作者: 冰凉的小手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张富贵想,他原来是要这担粪啊!那还不容易,反正也不值什么钱,家里的粪窖里多的是,给他就是了,张富贵满口答应了,“好的,我这就把这担挑到你家地里去,你往前带路。”

  说着,张富贵就要过去,挑起担子。
  “慢着。”马杰叫住了他。
  “怎么?这担我给你啊!”
  “你傻了,这么多年的经验,就值一担粪?”
  “啊”张富贵一愣,“那你想怎么样?不是你说,你要这担粪的吗?”

  “这样,你这担挑到我家地里,往后我们家施肥的事你就包了,怎么样,你答应我就告诉你?”马杰知道张富贵这人傻得很讲信用的那种,只要他答应的事,他肯定会做。
  “这……”张富贵犹豫了起来,这要是一两次还好,以后都包了,这日复一日,年复一年的何时是个头啊!马杰这小子他妈的也太黑了。
  “怎么?你可想清楚了,这么多年的经验啊,是血和汗换来的,无价的,你不把这事给包了,我是不会告诉你的。”
  听,马杰这小子说得很清楚,不包下这事,经验就不给,不答应的话,这经验就没了,答应的话,自己岂不是给他们家做免费长工?
  张富贵纠结了起来,眉头紧锁。

  马杰看他的神情,很是得意,他似乎吃定了他,在他看来,这个张富贵是想做官想疯了,肯定会上当的。但他没想到的是,他们的身后不知何时站了一个人,此人对他们的对话听得一清二楚。
  此人见马杰这样欺负张富贵,而张富贵却看着内心矛盾,她再也忍不住了。
  她吼了起来,“呵,你这个死马杰,又在这里捞便宜,你这心是人心吗?怎么我看着像是狼心狗肺啊!”
  马杰一听,谁他妈的爱管闲事,转头一看,正要大骂,但当他转过头看到她的脸时,他立马没了脾气,“原来是你”

  此人是谁?
  此人双手叉腰,美目圆瞪,马杰一看,好大的杀气,此女的来头更是不小,晓林村的人不忌讳她的恐怕从东到西找不出几个,此女不是别人,正是支书的女人荷花。
  马杰一看是她,马上转怒为笑,像条哈巴狗一样,“哦,是荷花嫂啊,怎么?您这要是去哪啊?”
  但荷花并不领他的情,她脸上写满了愤怒,“哼,我觉得你的状况没弄清楚,张富贵是我的干弟弟,你欺负他就是欺负我。”
  “是吗?那我不知道,哎呀,我真是有眼无珠,没想到张富贵是你的把子,不过您不要生气,我刚刚只是跟富贵兄弟开个玩笑,您不要当真。”
  “哼,开玩笑?你能骗他,可骗不了我,我还不了解你的德性,你下次再敢诓他,看我不活扒了你?”
  “不敢,不敢,”他转向张富贵说,“富贵兄弟,刚刚是跟你开玩笑,你可不要放心上,我还有事,你们聊。”说着,马杰慌慌张张夹着尾巴就溜。

  “喂”张富贵对着马杰的背影喊,“那经验……”,张富贵觉得错过那经验可惜。
  那马杰哪敢回头,一下子就不见了人影。
  荷花拍了拍张富贵的肩膀,“哎,我的傻弟弟啊,他是骗你给他当义务长工啊!”
  “可是他当了这么多年小组长,总归会有些经验的。”
  荷花一听,就来气,“他能有什么经验,你工作上,有难处,可以找姐啊,姐可以帮你,当然,”说着,荷花的眼神暧昧起来,小手在他的肩头上轻揉着,“你生活上有难处,更要找姐,姐肯定帮你。”
  荷花一边说着,眼睛向他眨巴着,还放着电。

  张富贵一下子明白了,她嘴里说的“生活上”是什么意思,不就是男女那事吗?张富贵想想,这娘们真是骚得可以,在这么光天化日、朗朗乾坤下,居然公然挑逗他。
  张富贵也着实被她挑得有点那个意思,因为荷花不但骚,而且身段火辣、性感,脸儿俊俏,是女人中的极品,试问有几个男人能挡得住她的诱惑?张富贵当然也不例外。
  但明显光天化日的,她疯了,张富贵可清醒着,他瞧了瞧四周,远处有人正往这边来,张富贵走开了一步,她的小手便从他的肩上落了下来。
  荷花有些不悦,“怎么,你干老娘的时候,怎没见你这么疏远啊?”

  张富贵摇了摇头,嘴朝那来人呶了一下,荷花这才回过神来,“好弟弟,你提醒的是,姐一看到你就想起你和我的那亲热劲,一下子忘了这是在外面,呵呵”,她笑得很荡。
  张富贵心里在骂,他妈的真骚,这种情况也能想着那事,不过,正经事要紧,“姐,你真知道马杰是怎么收公粮的?”
  “没错,一边走一边说,老站在这,还真不是个事,走。”
  “好嘞”张富贵担起了那担粪往前走,他把两只桶,一只摆在正前方,另一只则摆在正后方,于是荷花可以和他并排着朝前走。
  荷花一边走,一边说,“那马杰怎么收的,我就跟你讲吧,他大老粗一个能有什么好办法,不过他皮倒挺厚,比墙还厚。”

  “嗯,光皮厚就能收到公粮吗?那我的皮也不薄。”
  “你那皮跟他比,差远了,你知道他怎么收的吗?”
  “你说。”张富贵竖起了耳朵。
  “我跟你说,他能有什么好办法,不就是仗着自己脸皮厚呗,你们家虽然穷但交公粮倒及时,有些人家赖着不交,做钉子户,这个马杰先是三番四次到他们家去催,催了再不交,他就赖在他们家,饭一上桌,他也上来吃,晚上睡觉挨着人家老婆睡,不出三天,再硬的钉子户也交了,这就是他嘴里说的绝招。”荷花一边走着一边说。
  “哦,那人家就不把棍子赶他走。”

  “你敢动手动脚?那你就惨了,他就躺在你们家装死,说来说去,他是为公家,那些个小老百姓哪敢动粗赶他。”
  “嘿嘿。”张富贵听着笑了起来,“这个马杰还真绝了。”
  “可不是,上队的小组长换了好几拨人,为啥,做不下去呗,你们中队的小组长也算是换得勤的,只有这个马杰,他倒把这苦差事,当成了肥差,你不交公粮,他就到你家去住,去吃,把你家吃穷,让你们夫妻没法办事,他还能在你老婆身上捞点好处,一个不当心,就真把你老婆给睡了,怪谁,说来说去,怪你不交公粮呗。”
  “哦,没想到这个马杰还真有一套。”
  “嗯,这就是为什么姐让你当这个小组长,是苦差还是美差得靠自己把握,姐当然不会把你往火坑里推。”
  “嗯,我懂了,姐是让我学马杰?”
  “可不,你不学他,你就干不下去,你们中队可有几个钉子户啊!你的上一任就是干不下去,跑出去打工了。”

  “哦”张富贵心里明了了,“原来这个小组长说难当就难当,说容易也很容易,总之两个字‘皮厚’”
  “对头,看样子,我弟不但不傻,还悟性很高。好了,姐已把马杰的绝招交给你了,你怎么报答姐姐啊!”说着,荷花妩媚地笑着。
  “那姐想让小弟怎么报答呢?”
  荷花见对面来的那人已走过去了,附近又没其他人,就捂着鼻子靠近他说,“姐下面有点难过,要不然咱找块甘蔗地你帮姐解决一下?”

  “现在?”张富贵浓眉紧锁。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