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厂长的隐秘生活》
第277节

作者: 猪大长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这一幕差点没把司机给吓尿,直接从包里拿出一叠钞票来,叫道:“大爷大爷,对不起,是我的问题,你看赔多少合适啊?”
  司机不是怂,他也是过来人了,这长期了差谁没有碰到过这种事啊,别说撞死一只鸡,他就算说你的车碰到他们家的花花草草,也能讹得你怀疑人生。

  野外作业处里不是没狠人,而这些狠人在碰到这种情况也是没脾气的,因为当地的人只相信一句话,人多不犯法,打死了也就那么大一回事,谁来都不管用。
  这种时候,选择交钱走人是最明智的选择。好勇斗狠到最后吃亏的是自己!是不是很无奈?是的,现实就是这么令人窝火,却也无奈!
  然而今天的情况让司机就有些意外了,因为手里两三千块的现金摆在那里,居然这个老头子都没有看上一眼,完全是一副不把钱放在眼里的样子。
  果然,老头子直接说道:“有钱了不起?我家的鸡是七彩凤衣神鸡,下能看家护院保平安,上能福泽子孙照前程,十万,给钱啊!”

  司机……懵逼了!
  “卧草,这老头好牛批啊,哥,这狗曰的老贼比我们还黑呢!”
  下了车的小地主恢复了活力,不过被赵海瞪了一眼后,自觉闭嘴,不敢吭声了。
  赵海站在周芸的旁边问道:“周总,我们回车上去吧,我和小地主这趟出来是保护你的,这事情跟你无关,野外作业处的人会应对的。”
  周芸摇摇头道:“就吆喝了一嗓子,然后就人出来了这么多人,赵海,你跟小地主原来也是社会人,你跟我说说什么情况下,会出现这种情况啊?”
  赵海想了想,道:“有所准备的情况下。”
  “有所准备……”周芸默念了一句,这就不奇怪那个老头为什么对司机手里的钱不感兴趣了,于是淡淡地说道:“今天有麻烦了,有人故意不想让车队进山啊。”
  赵海不太清楚野外作业公司的情况,于是问道:“周总这话什么意思?”

  “把人跟装备挡在这里,耽误的是生产任务,一旦延误,野外作业处的最高负责人就得背锅了啊!”
  想到那张还放在南方局人事部的任命书,周芸真是替孟常德捏了把汗,真是处处是算计,一个不小心就要倒大霉啊。
  看到眼下的情形,再想想自己与野外作业处的合作关系,这生意做熟不做生,如果换个不对路的总经理上来,对卓越的发展不会比现在好。
  于是周芸想了想,突然问道:“赵海,你跟小地主合计合计,看看有没有什么办法替野外作业公司解围,这对咱们今后的合作倒是能起到一些关键的作用啊。”
  赵海一听这话,左右看了看,然后一抬头,高台上的木楼倒是个不错的选择,于是瞪眼看着小地主。

  “哎呀,我的头怎么又晕了,姐夫,我想吐!”小地主有种不祥的预感,然后着急地喊道:“为什么每次都是我啊?”
  赵海淡淡地说道:“聪明人动嘴,蠢比跑腿,动作麻利点,捡泥块儿,别捡石头,不弄出人命的情况下,往死里砸,对了,先砸那个老头。”
  “我特么下次给我姐烧纸的时候,告你的状,你个煞比!”小地主一边哭,一边绕上高台,捡了个土撮箕,用最快的速度捡了一筐土泥块,够重,砸得疼,不死人,干!
  眼看着小地主像猴子一样地爬上了楼,周芸问道:“他被抓住会不会被打死啊?”
  赵海摇了摇道:“不会,他跑起来,连狗都追不上!”
  周芸半信半疑地看着赵海问道:“真的假的?”

  赵海点点头道:“很多年前,有官方的人员带着人来镇上选短跑苗子,短跑长跑都选,第一名奖励十斤猪肉。那一个星期,我每天都有猪肉吃。”
  “这么牛?”周芸咂舌道:“那他怎么没当运动员啊?”
  “他说运动员没脑子!”
  周芸嘴一撇,哼道:“那他还是应该去当运动员!”
  两人正说着话,前面的冲突好像变得激烈了,那扁担跟锄头抬了起头,指着司机开始大骂。
  “卧曰尼先人,赔不赔?”
  “是不是想打锤?弄他,挖死他狗曰的!”

  “这些狗东西天天开重车从镇上走,路都被压烂,喊他们赔!”
  前面的人跃跃欲试的样子,后面的人开始猛推,这样下去,只要身体上一旦有接触,估计很难收场了。
  形势变得紧张起来,赵海直接挡在周芸的面前压低声音道:“周总,你往后靠一点,不要被误伤,否则我回去很难跟方长交待。”
  周芸瞅了司机一眼,只见司机已经被吓得全身发抖,抬起双手来挡在前面,大叫道:“老乡老乡,有话好好说,我们不是来惹事的,不要冲动,你们这样是犯法的。”
  “犯法,我犯尼玛的比,你去打听一下,哪个敢管,今天你不给我们说出个12345老子把屎给你挤出来!”
  话音一落,有人从人群当中伸出一条腿来,直接踹在了司机的肚子上。
  周芸看得心中一颤,完蛋,看来还不仅仅是想把人困在这里啊,如果闹出人命的话。
  咝……
  周芸倒吸了一口凉气,起了一身鸡皮疙瘩,现实……应该没有这么残酷吧。
  刚想到这儿,就看到人群当中有人高高地举起了扁担,那目标一看就是朝着开道车的司机头上去的。

  周芸再是淡定,也是个女人,看到这一幕的时候,吓得一下子将嘴捂了起来,眼看着扁担就要挥下去。
  砰!
  一声闷响,泥块渣子飞溅时,那拿扁担准备干人的光膀子男人被一块大泥块砸个正着,当场倒了下去,捂着脑袋卷成了一团,哼都哼不出来。
  众人还没回过神来是怎么回事的时候,第二块大土包子再次飞了下来,砰地一声又砸翻一个在地。
  这下子,全都乱了套,有人首先反应过来抬头指着木楼上大叫道:“快看,在那,把那狗曰的拖下来给剁了。”
  关键时刻,还是小地主手稳,不然的话,麻烦就大了。
  当所有人的注意力都被小地主给吸引的时候,小地主并没有慌,而是捡起土撮箕里的泥块左右开弓,砸得下面一片人仰马翻。
  这下子,整个镇上一下子热闹了起来,就像一群猴子围着木楼就往上爬,路上一下子空了出来。
  周芸从赵海的身后闪了半边身子出来,远处街口有个男人穿着白衬衣鬼鬼崇崇的,旁边还有个穿着POLO衫下摆扎进裤腰里的大肚子男人,一直对这边指指点点。
  周芸手快,拿着手机拉近镜头,一下子把两个人拍了下来,冲赵海说道:“把路清出来,盯着那两个人。”
  一交待完过后,周芸马上带着耿跃民往后走去。
  赵海往远处一看,那两人鬼鬼崇崇的一下子就缩到转角里面去了,看不到身影。
  赵海走过去,从地上一把将司机提起来往车上一扔,说道:“发动车,用对讲机让后边的车都准备好,我让走的时候,就走,匀速,不要慌。”
  “好的好的!”
  司机心叫MMP,老子一个工人,草特么的感觉像在战区一样,这逼事儿闹得!
  这时,赵海走到前面把两个满头是血男子拖到路边,最后只剩手里提着五彩神鸡的大爷抱着头蹲在地全身发抖。
  赵海顺手捡了一块泥块儿,啪地一声直接砸他头上,全身一软瘫了下去。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