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茅山神术》
第2459节

作者: mm水寒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陈悦思索半晌,问道:“就因为担心自己泄密,所以要自杀吗,有多么严重的事,值得她这么做,把自己性命也填进去?”
  “不知道,但我觉得,那个要找你的人,一定不是为了什么好事。如果我猜的没错……你师父处心积虑做了这一切,说到底还是为了保护你。”
  陈悦听到这个,眼泪立刻又下来了,一只手捂着嘴,强忍着悲伤。
  “娘,事已至此,就不要太难过了,还是想办法先把问题搞清楚。”瓜瓜拉着她一只手安慰着。
  陈悦好半天缓过来,睁着一双哭红的眼睛,望着叶少阳道:“你分析的这些,的确有道理,可是有一点还是不不通:如果真有什么人来找我麻烦,为什么我师父不让我躲起来,并且告诉我真相呢?”
  “也许,她是不能告诉你真相,或者有什么苦衷吧,我觉得不要纠结这个,因为她这么做,一定是有不得已的原因,否则她也不用自杀了。”
  陈悦没说话,默认了他的说法。
  这时候瓜瓜插了一句道:“可是,娘她总会回来的吧,没准还会在山上住下去,万一她回来的提前了,对方还没来呢,到时候被抓个正着……那一切不都是白费心机了?”
  叶少阳瞪了他一眼,冷冷道:“你是傻的吗?她假死之后,就去了幻境空间,而且人还失忆了,她怎么可能还会来到这里?”

  说到这,叶少阳脑中灵光一现,说道:“对了小悦悦,很有可能,你的失忆,和进入幻境,都是你师父弄的,为的是困住你,并且让你想不起来自己是谁,从而逃过这一切。”
  陈悦震惊。
  瓜瓜也一下子呆住了。
  真相……竟然是这样?
  叶少阳缓缓点头,“想让一个人失忆,连苗疆最普通的巫师都能做到,更不要说你师父长期炼丹。你失忆之后,进入幻境,那里头所有生灵都是被修改了记忆的,你一点也不会突出。但你跟那些人有两处不一样,一是你还用了原名,二是你用法术唤不醒记忆。”

  见陈悦脸上露出深信的表情,叶少阳很是得意,说道:“好了,我全都说完了,这些都是我的推测,不一定正确啊,不过你可以想一下,你是不是有什么仇家,还有,在你失忆之前,你师父有没有跟你透露过什么?”
  “我从小就是孤儿,跟着师父身边长大,从没接触过什么人,更不要说仇家了,我师父的话……她也是在山上修行了一辈子,很少跟人来往,没有仇家的。这一点,我很确定。至于别的……”
  陈悦努力思索起来,突然皱眉说道,“我记忆中最后跟她相处的那几天,的确有些怪异的事……大概是我失忆的一个月之前,有一晚,她半夜出去,说是要去山顶清修,她以前经常这么做,我也没在意,刚好那天半夜的时候,下起了雨,我想起她没带伞,就上山顶找她……”
  她四下张望了一番,指着一个地方说道:“大概就是这里吧,我当时半路上听到她跟人说话,感到很奇怪,于是放慢脚步上山,她就站在这地方,跟一个黑衣人说话,我站在远处听……因为背着月光,那个黑衣人看不到脸,但是身上没有人气,却也没有一般邪物的邪气……怕是把气息隐藏了起来。
  他跟我师父,面对面在说话,我好奇他们大半夜的说什么,就躲在一边听,只听到零星的几句,那人说:那少年发展过头了,事情快要遮不住了。
  我师父道:假的就是假的,真的永远是真的。
  那人道:假作真时真亦假,只要没有了假的,那他就是真的。
  我师父问他要怎么办。然后那黑衣人好像发现了我,不说话了。过了一会,我师父叫我的名字,我觉得偷听挺尴尬的,就没敢答应,偷偷下山了。

  第二天,我师父见到我,跟平时一样,没有提起昨晚的事,我猜她是有什么秘密不想跟我知道,虽然好奇,但也没有问起……如今想来,会不会跟这件事有关?”
  叶少阳沉吟道:“八成是有关,但光是听这几句话,实在猜不到什么。”
  什么假的真的,光是听这句话,简直云里雾里。唯一让叶少阳感兴趣的是,他们对话中提到一个少年……说的是谁呢?
  叶少阳劝她回去找找石道人的遗物,看看有没有什么有用的信息,于是两人一起动手,干脆把石道人的尸体塞进空棺材里,掩埋起来。陈悦在坟前又哭了一会,跪拜了半天,三人这才一起走下峰顶,回到道观里。
  陈悦已经恢复记忆,在石道人的卧房里找到了厢房的钥匙,打开了一间房,让叶少阳住进去。
  “山顶湿气重,平时都要晒被的,这一个月没人打理,被褥有点湿,你将就吧。”陈悦帮叶少阳铺好床,去厨房看了下,米面还是有的,后院倒是有菜圃,里头种着土豆茄子辣椒一类的,只是没有心情收拾,干脆烙了几个饼两人吃了,然后便去整理石道人的遗物。

  把她穿过的那些衣服,一件件拿出来检查,还有那些柜子、抽屉,全都检查了一遍,叶少阳在一边东张西望,突然听见一声抽噎,转头看去,陈悦手里捧着什么东西,一动不动地望着发呆。
  “发现什么了?”叶少阳赶紧上前,却是一张照片,是黑白的老照片,上面一个道姑打扮的女子,牵着个小姑娘,小姑娘六七岁的样子,扎着羊角辫,手里还拿着个苹果,一脸羞涩地望着镜头。
  “这是你?”
  陈悦摸着眼泪,最后把照片放下了。

  石道人的遗物里,并没有什么特别可疑的东西。最后陈悦在她床铺上找到一口箱子平时被石道人当枕头来用的。
  “这是她最贴身的箱子,里面放的什么东西我也不知道,生前她是不让我碰的。如果她知道我擅自打开,会不高兴的。”陈悦犹豫着。
  叶少阳劝道:“你师父已经不在了,她的遗物就该你继承,否则怎么处理呢,总不能埋了,那样才是对她的不尊重。”
  陈悦也是头一回如此近距离观察这口木盒,本来以为上面会有锁孔之类,结果发现了一只密码锁不是用天干地支这些道家元素组合的星盘,而是一只真正的密码锁。
  “你师父,挺新潮啊。”叶少阳调侃了一句,又觉得不妥,揉了揉鼻子不说了。
  “可能是她云游四方的时候买的。”陈悦检查了一下,这密码锁还挺复杂,有八位数字,三人看着密码,犯难起来。

  直接砸开箱子倒是可以,但一来这是师父的遗物,陈悦不想毁了它,二来怕伤到里面的东西,望着密码锁发呆半天,突然动手尝试起来,将八个数字拨到了某个位置,按了一下上面的圆钮,只听咔嚓一声,锁开了。
  “你知道密码?”叶少阳吃惊。
  陈悦把密码锁对他凑过来,叶少阳看了一下排列的数字:19941129。
  自己的生日?哦,陈悦的生日。
  叶少阳想起两人是同年同月同日生。
  “你师父还是很疼你的,连这密码也用你生日设置的,估计她也是做好了准备,八位数,只有你才能想到是自己的生日。”
  日期:2018-08-22 06:43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