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孤独的气味》
第187节

作者: 树妖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密者无非就是贪图权势财物,人性在面对金钱诱惑时彻底坍塌。
  告密者,就是邰家儿子!
  帖子到这里就戛然止声了,完结,却给了众人一个意味深长的结尾。当
  年告密者究竟是谁?如今是否健在?
  除此之外,商川之死更像是吴重鬼魂附体,枉死之人心含怨气,势必要拉着活人陪葬。商川死前与夏昼起过争执,更重要的是,商川是接到夏昼的相邀才去的亲王府,出事怎会跟夏昼脱得了干系?果
  然就如夏昼之前推断的那样,她是沧陵蒋璃的身份被扒出,连带的那些以“邪术”治病的过往也被拎了出来。众言传得越来越邪乎,说她其实会降头术,又说她养了小鬼等等,能将商川杀害后全身而退,这种哪会是常人的本事?必然是使用了邪术召唤了吴重的冤魂,害死商川。
  搁平常,这种说辞荒诞至极,但众口铄金积毁销骨,那些汹涌而来分析亚洲各大邪术和招魂鬼灵的帖子说的头头是道,如此,再荒诞的事也言之凿凿了。

  夏昼被众人视为不详、视为妖人,有人甚至还拿着谭耀明死前的那场冬祭说事,说她在冬祭之时竟能召唤天地邪灵,使得全场民众都不得动弹。
  网上在传得沸沸扬扬时,天际也在跟媒体打名誉战。夏昼去找陆东深时,途径她的同事们都小心翼翼地陪着笑,却离得她丈远。看见景泞时,景泞的手机在不停响,不用多想都知道是媒体。景
  泞没避讳她,待她如平常,跟她说,陆总一直在开会,这件事陆门总部很恼火,还有……她忧心忡忡,跟夏昼补上了句,政府那头陆总也得给个交代。
  夕阳西下时,网上的舆论继续发酵,热度只增不减,夏昼的照片几乎挂满了页面。三人成虎,这场言论之灾如同一把把刀子,伤得人血肉模糊。

  夏昼没去打扰陆东深,这件事一出,来自市政的、来自市场的和来自陆门的压力一并压在他肩上,他有多忙她知道。去
  找陈瑜的时候,陈瑜刚好从H品牌旗舰店回来,见到夏昼第一句话就是,商川的粉丝太疯狂了,把旗舰店都围了个水泄不通,这警方都说了是意外坠台,你说这些人跟着掺什么乱?夏
  昼没接话,把手里的密封袋放到她桌上,“代茶饮,我已经放了些在陆东深的办公室里,但他一直在开会估计也没时间喝,你泡好一杯送到会议室去吧。”
  陈瑜打开密封袋,里面是一包包小茶饮,闻了闻,清香扑鼻,“是五荷茶?”夏
  昼嗯了声。

  五荷茶,主料就是采自荷叶、荷花、荷须、荷莲和荷梗。一朵荷花,却因不同部位其作用也不同。荷叶消暑利湿升发清阳,荷花固神,荷须清心,荷莲养心,荷梗清热。再配上清炒决明子、茉莉和经过日晒脱水的蒲公英根,夏季代茶饮用不但消暑止渴,主料中的荷花对缓解压力也有帮助,而清幽之气也会使人精神放松,去除焦躁。
  在之前她为素叶所在的心理诊所调配的空间气味里就增添了大量的荷花,最适合用于夏季。“
  你亲手做的呀?”陈瑜惊讶。“
  废话。”陈
  瑜啧啧,“五荷茶中最讲究的当属荷花,要红色荷花功效才会更好,荷叶最好是铺满露水的,功效会大一些。北京鲜少有荷花池,你怎么做到的?”
  “种片荷花有什么难的。”夏昼没多解释,“袋子里有保温壶,记住,一定要用壶里的山泉水给他冲泡。”陈
  瑜惊讶,半天恍悟,“明白了,你这是回了趟气味实验室了吧?”近郊的那片实验室,她们去过一次,远离尘嚣,就跟个世外桃源似的,采集山泉水不在话下,再种上一片荷花也的确不是难事。

  夏昼没多解释,交代完了就打算离开,陈瑜在她身后懒洋洋地问,“这么精巧的心思你让我送?你就不怕我对陆东深旧情复燃?”
  “你燃个试试?”夏昼转过头冷哼,“没瞧见网上都封我为妖医了吗?你敢再勾搭陆东深,我就集齐12支邪灵吓死你。”等
  夏昼出去后,陈瑜撇撇嘴,“你要真有那本事还好了呢。”
  夏昼刚进小区的时候被物业值班人员叫去了,给了她个纸箱子,见方,有点分量,她晃了晃,紧跟着就听见里面传来滴答声。吓了物业人员一跳,赶忙道,“不会是什么危险的东西吧?”像
  是从计时器里发出的声响。

  夏昼自然不敢轻举妄动,一来她从没在淘宝或其他购物网址上留住址,二来能给她送礼物的外人少之又少。物业人员见她迟疑,二话没说拿过她手里的盒子,命她站远点,拿过拆信刀小心翼翼地划开纸箱上的胶带。
  盒子打开,滴答声就更明显了。拆开包装盒,物业人员打开一看终于松了口气。是只坐式钟表,黄色表盘,红色数字,连指针都是红色的,这颜色搭配得十分刺眼。“
  这……”就连物业人员都看出不对劲,虽说现在不讲究说什么送钟表就是送终,但若是友人相送也不会选这么个怪异的座钟吧?
  夏昼仔细打量了这钟表,她明白送钟表不吉利,但更不吉利的是这钟表的颜色。黄

  底红字,是符咒。就
  在这时,整点到了,钟表突然“当”地一声,钟身的两扇小门紧跟着弹开。
  “小心!”夏昼一个及时将物业人员推开。说
  时迟那时快,一把锋利的匕首从弹开的小门里飞射了出来,一个劲力扎进了对面墙壁上,座钟落地而碎。
  物业人员一时间没缓过神来,僵在桌旁半天不得动弹。夏昼走上前,将匕首拔了出来,看了一眼后脸色冷了。匕首不大,刀面打磨光滑,上面用红漆刻着四个字:贱人去死。

  **陆
  东深从市政出来后,天际遥遥的是快被黑暗吞噬的残阳,暗红一片,衬得路边远近枝叶都凛着血色。他没让司机马上开车,落下车窗,燃了支烟,斜前方是漫漫长街,晚高峰交织着霓虹乍起的鲜亮蔓延了整个北京城。
  杨远没回自己的车里,打开车门钻了进来,少顷,冲着他一伸手,“来支烟。”
  “抽你自己的。”陆东深没搭理他。

  杨远讨了个没趣,摸出了自己的烟盒,点了烟,狠抽了一口,又狠地吐出烟雾,说,“我看那个老冯就是拿着鸡毛当令箭,之前咱们投标的时候他就鼻子不是鼻子脸不是脸的,现在徐秘书长出差在外,他倒是趁机添乱了。”
  “这个时候就算徐秘书长在,他也未必敢保我们这单。”陆东深理智分析。市
  政对亲王府那片地的负责人是徐秘书长,冯副书记是项目辅助。天际出事后,徐秘书长迟迟没露面,所有跟天际的对接都是由冯副书记来做,冯副书记是官场老油条,锦上添花是不可能了,大有落井下石之势。杨
  日期:2018-11-29 06:54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