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村支教的哪些日子》
第1339节

作者: 不说再见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用处大了!”萧晋说,“我买它的目的不是为了进出山方便,而是准备用来给咱们村办急事和实事用的,比如谁家有人生了急病需要尽快赶去城里医院做手术,或者迎接大领导以及投资商们进山考察,甚至还可以用它来做生意。
  对了,谁家办喜事,只要媳妇儿或者老公是山外的,用它接送亲肯定有面儿吧?!总之,它非但不是只吃不拉的貔貅,只要用的好了,照样也可以给咱们挣大钱。
  现在,它的一切开销都由我来负责,等将来路修好了,咱们村子也焕然一新之后,它就是咱们村的共同财产了,每一个人都有权利随时申请使用它。相信我,到那时,你们根本不在乎那点儿油钱。”
  作为囚龙村公认的财神爷,但凡是关于赚钱方面事儿,只要从萧晋的嘴里说出来,就没人会不信。于是,所有的人都激动起来,纷纷畅想起不远的将来连万把块钱都毫不在乎的日子。
  萧晋趁机带着小钺和小戟穿过人群,向家的方向走去。
  “你买飞机真的是为了那些村民?”路上,小戟问。
  “不是。”萧晋想都不想就摇头说,“我是为了给媳妇儿肚子里的孩子加一道保险,万一发生什么不顺,有飞机可以以最快的速度赶到城里的医院去。不过,我也不算是欺骗他们,因为最后这架飞机确实会留在村子里。”

  小戟挑挑眉:“你不就是很厉害的医生吗?为什么还要做准备把老婆往城里的医院送?”
  “接生这个活儿更多的是属于技术工种,它对西医的各种手段和仪器有很大的依赖性,相比起来,华医就只能做些辅助工作了。虽然我有信心让自己的女人和孩子都安然无恙,可既然有更安全更便捷且不那么痛苦的方法,为什么不用?”
  小戟转脸看着他:“你很爱你的女人。”
  萧晋就笑:“我也可以很爱你,当然,是爱护的爱。”
  小戟眨眨眼,突然就抱住了他的胳膊,亲昵道:“当然啦!小狐狸这么可爱,哥哥怎么可能会不爱呢?”

  萧晋的心脏瞬间猛跳了一下,干笑着说:“小狐狸啊!咱商量个事儿,到了家里之后,让小兔兔出来好不好?我家里都是女人,你这个样子会让大家都很困扰的。”
  小戟撅起了嘴:“那我怎么办?以后都不能出来了吗?小狐狸会很寂寞的。”
  萧晋想了想就说:“这样吧!你跟小兔兔商量好,只要和哥哥单独在一起、或者只有你姐姐在场的时候,就换你出来,行吗?”
  说话时,他的余光一直都在偷偷的瞄小钺,生怕会被误会对人家妹妹心怀不轨。然而,也不知是不在乎妹妹和他滚床单,还是相信他的人品,小钺一点反应都没有。
  回到家,周沛芹她们对跟随萧晋去夷州的小钺自然非常亲热,用小兔兔人格示人的小戟也很快就讨得了丁夏山的欢心,只有梁翠翠十分的不满。
  萧晋身边的年轻姑娘越来越多了,这对她而言可不是什么好事情,毕竟在她看来,年轻就是她最大的优势,可现在这个优势正在急剧的缩小。

  萧晋没心思理会这丫头的小心思,看着一家子大大小小的女人叽叽喳喳个不停,有些头疼的问身边的巫飞鸾说:“小鸾啊,咱们家是不是有点太阴盛阳衰了?”
  巫飞鸾心说你才发现吗?少爷我要不是长得好看又会卖乖,早就被梁小月她们给欺负死了。
  “师父,有一句话不知道您听过没有,叫‘男儿不可长于深宫妇人之手’?”
  萧晋乐了,在小正太的脑袋上抽了一巴掌,说:“小样儿的挺会拽词儿,怎么着,你想以后都被师父带在身边?”
  巫飞鸾想都不想就猛点头,漂亮的大眼睛还眨啊眨的,充满了孺慕崇拜之情。
  萧晋有些意外:“你不怕师父虐待你么?”
  小正太撇撇嘴:“师父,您能不能别把我当师妹们那样的小孩子看啊?您对徒儿做的一切都是为了徒儿好,要是连这点都分不清,我妈早就打死我了。”

  萧晋很是欣慰,难得用柔和的声音对他说:“你现在还小,许多时候师父做的事情都很大逆不道,不适合小孩子。再忍忍,再过两年,等你过了十五岁,就可以跟在师父身边了。”
  巫飞鸾露出急切的表情:“那现在呢?您就不怕我被师娘们给养成娘娘腔?”
  萧晋哈哈大笑:“放心吧!这种日子你也过不了几天了,等你沛芹师娘给你生出了小师弟,你就要陪着她去师父京城的家里。身为我萧氏一门的嫡系大弟子,总要去祭拜一下先祖的,到时候,你曾祖父会亲自的教导你。”
  巫飞鸾眼睛亮了起来,不过很快他又低下了头,半晌之后突然弱弱地问道:“师父,你……你会变成我的父亲吗?”
  萧晋心中一动,看着他反问:“你希望我变成你的父亲么?”
  小正太摇摇头:“我没有过父亲,不知道。”
  萧晋默叹口气,揉着他的头发说:“傻小子,从你拜我为师的那一刻起,你就已经有父亲了,不过是称谓上的不同罢了。”
  “那……我也可以姓萧吗?”

  “当然可以,不过这个得你妈同意才行,毕竟是她把你养大的,她也是这个世界上最爱你的那个人。”
  会哭的孩子有糖吃,懂事的孩子总是容易被忽略。这是个绝大多数父母和家长们都会犯的错误,萧晋没想到一向自诩足够细心的自己竟然也没能免俗。
  巫飞鸾太聪明了,他有一颗名符其实的七窍玲珑心,有着远超他年纪的成熟与睿智,举一而反三都不足以形容他的资质,可正是因为如此,大人们就总会觉得他什么都明白,什么都懂得,不需要对他太过在意。
  然而,他们却忽略了非常重要的一点:越聪明的孩子,心思也就会越细腻。
  巫飞鸾的亲生父母是为保护巫雁行而死的,这件事他一直都知道,因为当时还是个婴儿,所以他对父母并没有什么印象,也谈不上伤不伤心,更何况巫雁行对他的照顾也算无微不至,除了父爱之外,他并不比别的孩子缺少什么。
  可是,父亲这个角色在男孩子的生命中至关重要,是一个男人勇气与心胸的来源,就像巫飞鸾说的“男儿不可长于深宫妇人之手”那样,虽然只被母亲抚养的孩子不一定都会变成娘娘腔,但内心深处的缺失与自卑必会伴随一生。

  小正太以前从来都没有考虑过这方面的事,自从拜了萧晋为师,生命中突然多出一个以“威权”处处压制他的雄性,让他在本能的反抗之余,难免生出对“父亲”这个形象的想象来。
  想要一个父亲吗?他不知道,但他希望被关爱,被承认,更想去深刻的体验被一个高大的身影教导和保护的感觉。
  也因此,他才会问萧晋会不会成为他的父亲。至少在现阶段看来,这是他唯一认可的男人。
  日期:2018-07-21 18:43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