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深层次的秘密》
第748节

作者: 山寨散人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最终形成的人事调整名单不偏不倚,充分表明各方在空前高压下的妥协和忍让:
  三个省委书记,沿海派、传统家族势力、保守派各有一人;
  五个省长当中三个是中组部后备干部,没有明显派系色彩,剩下两人一个是传统家族势力,一个是京都派。
  前两年风头正健的京都派因为新方案遭到沉重打击;沿海派也在各方合力下被遏制;保守派虽未能趁乱打劫,也算保住原有阵营。
  传统家族势力才是此次较量的胜利者。
  入选省委书记的,是于老爷子在任时就青睐有加的年轻干部,二十多年过去了,在于家不落痕迹的培养提携下,终于完成龙门一跃,成为主政一方的封疆大吏;入选省长的则是吴老爷子的得意门生,十年前就该迈入正省级了,一场死伤二十多人的特大交通阻住他的仕途,一直耽搁到现在。
  被任命为朝明省省长的爱妮娅,表面上没有派系色彩,从毕业伊始就处于中组部掌控之下,实质圈内人都知道,因为与方晟说不清道不明的关系,爱妮娅的隐形标签就是传统家族势力派。
  更确切地说,她属于于家外围势力。
  很有意思的是,朝明省是桑总理的发迹之地,属于沿海经济派的势力范围。把传统家族势力的人投到沿海派核心地区,对爱妮娅是严峻的考验。
  赴京谈话后,按程序爱妮娅要先回碧海做好工作移交,然后与中组部领导会合前往朝明省。爱妮娅中途在潇南下车,和在车站等了两个多小时的方晟躲到附近普通的快捷酒店里。
  “多谢,没有你和于家倾力支持,单凭中组部后备干部根本走不到这一步,”爱妮娅深深地说,“当年在黄海我没看错人,黑潭山我突然被激情冲昏头脑也事出有因。”
  方晟微笑:“你说过‘谢’字太俗,此时此刻我只记得你的诺言。”
  “什么诺言……”话问出口爱妮娅才想起那天的承诺,俏脸一红,低声说,“你前有赵尧尧、白翎,中有鱼小婷,后有徐璃、姜姝,众香环绕,人生得意美满,还牵挂我这个老太婆干嘛?”

  方晟正色说:“首先你说的这些人,除了赵尧尧是名正言顺的老婆,其他我一个都不承认;其次你一点都不老;再次,爱妮娅——黑潭山那个新婚之夜真的很难忘,风俗、排场、场面,还有咱俩在床上……”
  “别说了!”爱妮娅不胜娇羞喝道,隔了会儿轻轻说,“我不想陷得太深,宁愿永远是纯粹的朋友,那种只谈工作不谈别的君子之交,可是……”
  “可是咱俩都有儿子了,还当什么朋友?”方晟截口道,“一宵之欢便瓜熟蒂落,不知是我能力超群,还是你土壤肥厚……”
  “不准再胡说!”

  爱妮娅在他面前根本提不起省长的架子,蹙眉道,“我时间紧张,碧海那边正等着交接,以后有空在朝明省见面。”
  说着起身要走。
  方晟张臂拦住,似笑非笑道:“还没正式上任就甩起漫天空头支票,你当我是三岁小孩给点甜头就闭嘴?告诉你,今儿个潇南就是我方晟的地盘,想走必须留下点东西!”
  “留……留什么?”
  方晟促狭一笑:“要看你愿意流,还是留……”
  说罢纵身一扑将爱妮娅压倒在床边!
  爱妮娅答应跟他在快捷酒店见面,而非平时的茶楼、咖啡店,内心深处已做好献身准备,一再推托不过是本能的羞涩,毕竟几十年习惯孤身一人,童年的阴影还挥之不去。
  “啊!”
  进入瞬间她轻呼一声,惊慌失措间双臂撑着他胸口。他喃喃安慰说我轻点,我轻点,其实动作愈发剧烈!
  爱妮娅渐入佳境,肢体慢慢放松下来,紧闭双眼沉浸在久违的愉悦之中……
  此番契合距黑潭山新婚之夜已有六年之久,奇妙的是在爱妮娅看来仿佛就发生在昨天,熟悉的体味、熟悉的构造、熟悉的动作乃至熟悉的喘息声,加之荣升正省级的巨大成就感,使得她感觉又上了一个台阶,彻底迷醉在之前一无所知的幸福和眩晕之中。
  事毕,两人并排躺在被窝里,同时拿起手机看了看。
  “还急着赶高铁?”方晟问。
  爱妮娅有气无力摇摇头:“让……他们等等,我得歇会儿。”
  “那你刚才是存心诳我?”

  “此一时……彼一时,方晟,总算明白为什么那些女人死心塌地黏着你,因为……你征服了她们的……”
  “你不是吗?”
  “我只是偶尔客串。”
  方晟哭笑不得:“瞧你,把我形容成花痴似的。”
  “分明就是,”爱妮娅缓过神来,道,“这是最后一次,以后……还是做纯粹的朋友。”
  “过河拆桥也不应该来这么快吧,你衣服还没穿呢。”方晟不满地说。

  “你……真无赖!”爱妮娅怒嗔道,良久缓缓道,“别怪我薄情,其实相比男人,女人的**更无休止,一旦沉沦其中将难以自拔,那不是我想看到的结果。你想想,单单Phoebe给咱俩带来多大麻烦?或许还没有结束。我不想再节外生枝!”
  方晟语滞,半晌没吱声。
  爱妮娅续道:“刚才极度愉悦的感觉快把我吞没了,在它面前我意识到自己的渺小,还有极度饥渴,这让我恐惧。之后两三天我会睡不着,无法集中精力工作,这对省长而言很不正常,我需要清静,需要排除杂念,需要在官场发挥自己全部力量,为你开山搭桥,铺平前方的道路。”
  “为我?”方晟吃惊地说。之前爱妮娅从未有过类似说法。
  爱妮娅转身凝视他,两人几乎鼻尖对鼻尖,她高耸的胸部紧紧挨着他胸口,四条腿交织在一起,如此亲密的姿势之下,两人却在谈论严肃的将来。

  “我尝试过凭借自身水平和努力闯荡官场,结果发现自己太幼稚了,在现阶段中国官场,最重要的并不是这些,而是人脉!人脉是我相对单薄的一面,却是你最丰富的资源。纵观政坛,能象你这样掌握于家、白家等传统家族势力的有脉,又与燕慎、陈皎等常委子弟私交甚笃,相当于横跨两大派系,能有几人?所以你才是未来之星,最有可能向京都遥不可及层面冲刺的官场先锋!”
  “官场先锋”四个字让方晟深深震撼!
  从三滩镇到银山,一路走来的方晟滚爬摸打,历尽坎坷,尽管始终斗志昂扬却从未有过明确的奋斗目标,甚至连自己要做到哪一步才算成功都没细细斟酌。基本是当副县长时想当县长;当县长时想当县委书记,仅此而已。
  爱妮娅这席话尤如醍醐灌顶,为他绘制了一幅宏大而辽阔的未来!
  不错,王侯将相宁有种乎,自己既然拥有常人可望不可求的强大资源,为什么不可以想得更远,跳得更高?
  “你提醒得太对了,的确是我人生道路上的良师益友,”方晟兴奋地搂着她,“我必须好好规划今后的方向,不让你、还有无数关心我的人失望!”
  爱妮娅手指轻轻划过他的脸,道:“是的,别让大家失望,所以现在可以放开我吗?我得赶高铁。”
  日期:2018-08-21 18:43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