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古眼:拥有一双看透世间一切赝品的眼睛后》
第910节

作者: 金元宝本尊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数次北伐找了很多年,杀得人头滚滚,尸山血海,却是真没找着传国玉玺。
  虽然自己按照传国玉玺重做了一个,但心里面始终是不爽的。
  毕竟几千年来那传国玉玺的威名早已深入每一位帝王的骨髓里了。
  镇压气运的镇国神器呐!
  传国玉玺可能是朱元璋这辈子最大的遗憾。所以后来有人说,从朱元璋开始以后的皇帝,那都是白板皇帝。
  这枚皇帝之玺金锋也没想到过会在这里发现,历史上对明代皇帝的印玺几乎没有清楚的记录,完全就是一笔糊涂账。
  建文帝也就穿了一身龙袍下葬,陪葬品仅仅就这方印玺。
  他的随身遗物金锋没动,这枚皇帝之玺……

  金锋肯定要收了。
  三大高手和张丹、七世祖、陈浩作为抬棺人,亲自护送朱允炆的棺椁上船。
  金锋率领金家军全体成员向这位消失六百多年帝王深深鞠躬默哀。
  朱棣干翻了朱允炆,拿了江山不过二十二年就挂了,亲亲的两叔侄到最后,都成为了历史长河里的一滴水。
  这就是历史!
  残酷而无情!
  到死,朱棣也没找到朱允炆,反而七下西洋让整个神州的历史又翻开了新的篇章。
  紫檀、苏麻离青和各种奇珍异宝被引入神州,从而也开辟南洋移民的大浪潮。
  两位帝王的功过是非,随你后人怎样评述。
  目送棺椁离开以后,七世祖忽然笑了起来,嘴巴都扯歪。
  这小子连着给阿萨德兰亲王做了扶棺人,又给建文帝做了抬棺人,就凭这两条,就足够让这小子吹嘘一辈子了。

  两天以后,金锋守着吴佰铭的人看他们单独熟练的拆除了太庙,这才放心下来,乘坐直升机飞回大马。
  中途没有任何停留耽搁,连包家都没去,转专机直飞希伯来国。
  那里,才是自己要去的地方。
  那里,才是自己的战场!
  那里,是自己的跳板!
  天堂或者地狱,就从那里开始!
  临走的时候,七世祖厚着脸皮想要跟来,被金锋一句话就丢在了烂虾岛做监工。
  乘坐的专机是五世祖包玉华的,庞巴迪环球快车。最大航速950公里,最大航程一万公里出头,全世界随便去。
  这架庞巴迪也就三亿半,对于包玉华来说不过是毛毛雨。为了感谢金锋能把佛牙给自己家供奉,包玉华就对金锋说,为了方便金锋以后的出行,这架飞机,以后就送给金锋了。
  前些年,佛祖顶骨真身舍利重建大报恩,一位顶级富豪就以个人名义捐赠了十个亿。
  十亿,都快能买三架庞巴迪了。
  五世祖的资产,还真的不比那位顶级富豪少。送架飞机给金锋坐着玩还真算不上什么。
  不过,金锋却是没收。

  现在,还不是享受的时候。
  自己这一门,从古到今,都是为了应劫而生,对于物质的要求,近乎没有。
  可容纳十九个人宽敞机舱一应俱全,就连浴缸都有。
  金锋就是在这上面洗去了一身征尘,美丽动人的空姐全程服务,无所不应。
  严厉的将两个空姐赶出宽大的浴室,金锋刚刚脱掉衣服,就一头栽进价值六十万软妹纸的自动按摩浴缸里,倒头就睡。

  整整七天七夜没合眼,这一睡睡得天昏地暗,直到下飞机前空姐叫醒自己。
  刮掉一公分长的胡子,换上包家给自己准备的萨维尔街定制款的顶级西装,穿上一万美金的罗马国手工鳄鱼皮鞋。
  取下青铜项链和戒指,换上从甘家湾乱葬岗里偷来的十字架,戴上建文帝宝藏中最大个头的两颗红宝石戒指,轻轻的套上溥仪的满钻龙表。
  伸出白色的衬衣,夹上两颗祖母绿的袖扣,换上建文帝金镶玉的皮带勾。
  默默的将徐夫人剑往后插入背上的刀鞘锁死,默默地,把陨针一圈圈绕在指间扣紧。
  轻轻的看着镜子里面行头几千万的自己,金锋深吸一口气,轻轻捏捏手里的纯银十字架,冷蔑一笑,双眼陡然一抬。
  杀机迸发!
  自由石匠,我,来了!
  当年你们仗着黑科技肆虐神州,无数仁人志士被你们屠戮殆尽。

  现在,黑科技已成过去式,你们的优势早已不复存在。
  该我,报仇了!
  当年,你们加在我们身上的,所有的一切,我,会挨着挨着的要回来。
  顺便,再讨点利息。

  背着包包出门的那一刻,两个空姐乍见金锋的打扮不由得呼吸一滞,随即露出赤裸裸的爱恋。
  满脸口红印的巴博莱塔看着金锋更是微微失神。
  这个男子现在这副打扮和装束,足以震惊整个希伯来城。
  还有他眼睛里深不可测的气势和威严,让巴博莱塔深深的为止折服。
  下意识的擦擦自己的口红印,巴博莱塔恭敬的向金锋行礼,当先走下飞机。
  无须经过海关,坐上凯迪拉克总统级防弹车在直升机和前后四辆同样车型的豪车掩护下一路狂奔。
  巴博莱塔告诉金锋说,这地方太危险,随时随地都有可能从天上飙下火箭弹来,因此轿车的安全系数最高。
  眼看着西方最重要的圣诞节即将到来,这里却是根本没有一丝一毫的气氛。

  因为在希伯来,只有新年,从来没有圣诞节。
  十二月的希伯来城温度相当适中,整洁古老的街道,黄褐色的古老建筑。
  安详而宁静的下午,太阳轻轻照在这片每一寸土地都沾满了鲜血的安详的圣地。
  咖啡馆前面,悠闲的人们静静坐千年街道上,静静的享受着下午茶的美好时光。
  穿过地下通道,就到了新城区。
  这里的颜色单调而乏味,呆板而肃穆。
  偶尔有一点鲜蓝和翠红闪过,那是金锋看到不多的美景。

  看似古老的建筑其实不过区区几十年的历史。
  放眼过去,尽是枯燥干涸的沙漠,蓝色的天有些发白,绿色的植物在这里成了唯一的生机。
  到了一处中世纪的城堡,满是斑驳和沧桑,还有那深深印在墙体内的子丨弹丨头。
  每隔五米就是一个全副武装贝雷帽的男女特勤坚守着岗位。
  城堡上方,两具八联装的防空导弹一具朝南,一具往北,静静的仰望天空。
  这一切的一切,都在向金锋展示,这里的残酷和血腥。

  防弹车驶入城堡,前后两辆防弹轿车变幻位置将金锋的车围了起来,动作规范得令人发指。
  天空上的直升机盘旋不动,直到金锋下车被四位特勤带入城堡之后的几分钟才慢慢的飞离现场。
  古老单调并不大的会客里,金锋静静的坐在北边的单人沙发上。
  深色的墙壁上挂着两幅立体的抽象画,这是整个客厅里最有活力的东西。
  东边的角落里摆放着一具全封闭的中世纪骑士战铠,浑身散发着银色的光泽。
  在战铠的身后,陈列着几把长长的大剑,每一把剑似乎就代表了一个传奇。
  十八世纪的壁柜上还摆着几件七彩斑斓的瓷器,两件景泰蓝,一件乾隆掐丝珐琅出戟尊。
  还有一件,是康熙官窑的青花缠枝莲葵口盘。
  在东边,还摆着两张明代中期的黄花梨太师椅,中间还放着一张黑乎乎紫檀小方桌。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