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偷四爷:鲁西南贼王和他的侠盗帝国创业史》
第357节

作者: 有毛僧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鸭屎回到了自己的房间,躺在床上,看着屋顶上纵横交错的石刻,内心陷入了无限的感慨。如果二姐能治好,对他来说,付出什么代价都愿意。想着想着,他从床上下来,跪倒在凸凹不太的鹅卵石地板上,内心默念着祈祷的词句,双眼紧闭,一脸虔诚。
  中午时分,道明走了过来。他见鸭屎在床上躺着,转身准备走。鸭屎根本就没有睡觉,听到了脚步声,立即爬起来,追了过去道:“法师,你是来叫我去看二姐吗?”
  道明笑着说:“不是。我师父提前出关了,我可以带你去见他。见完师父,你再去看你二姐吧。”

  “也好,我需要换一下衣服吗?”鸭屎问道。
  “不用,你这样挺好的。”道明道。
  鸭屎随道明走了很远,穿越了很多洞窟,终于来到了三层的一个洞旁。道明明显非常紧张,做手势,让鸭屎不要出声。
  洞口的两位和尚向道明示意,道明做手势,让鸭屎随他一起走进了洞中。
  一位极为慈祥的老和尚,盘腿坐在蒲团上。雪白的双眉尖有十多厘米长,垂在双颊上。他的胡须洁白干净,垂落到了地上。他双眼紧闭,满脸温润,气场极为强大。站在他身边,鸭屎有种被吸附的感觉。不过,这个老和尚的样子让鸭屎有种极为亲切的感觉,他觉得在哪儿见过他。
  “大师,”鸭屎跪下,磕了三个头道,“我们见过吗?”

  老和尚并没有睁开眼,嘴角露出了一丝微笑,随后挤出了两个字:“见过。”
  日期:2018-07-19 22:53:15
  第333章 良药苦口
  老和尚睁开眼,看了下鸭屎,随后对道明点了下头。道明走上前,将鸭屎搀扶了起来。鸭屎站起身,极为恭敬地站在老和尚身边。他的脑子里不断转来转去,始终想不起来在哪儿见过这位老人。不过,听口音老和尚应该是西南一带的人,他就此断定,应该是在云南见过。
  老和尚显然知道鸭屎在思考什么,笑着说:“四爷真是贵人多忘事啊。你刚到雨林的时候,在我们庙宇旁的菩提树下与小孩子打架,难道忘了?呵呵呵。”
  鸭屎突然想起来,这位老和尚就是雨林村寨庙里的住持圆觉法师。在雨林的那段时间,鸭屎经常去拜佛,但是从未抬眼认真看过庙里的和尚。他肯定见过圆觉法师,但是一定没有认真留意过。
  有一次,娜娜身体不舒服,鸭屎带她去庙里祈福,当时坐在屋里与娜娜聊了一会天的就是这个老和尚。鸭屎万万没有想到,在中国南边的茫茫大海的一座孤岛上,竟然能遇到这位大师。大师在雨林的时候,经常去牛洞里打坐,鸭屎听孩子们说,这位大师怪怪的,在洞里一待着就是很多天。
  “大师,您是哪年离开的雨林,我怎么不记得了?”鸭屎极为惊讶地问道,“我印象中,庙里一直有人,后来日本人把庙宇占了做指挥中心。我们与国军一起,将庙又收回来了。”
  “唉,我在此前不久就离开了。”圆觉法师叹口气道,“我从老挝到泰国,又从泰国到了越南,从越南上到了海上,去过很多岛屿,最终还是选择了这里。这里空气、水都比较好,极为安静,渔民不常路过,比较适合修行。”
  “师父,您刚出关,要不去海边走走?”道明搀扶着圆觉法师道,“四爷师姐的事情,我得再跟您讲讲。”
  “你来之前,你师弟都讲了。就按目前的条件办吧。还是那句话,她得皈依,不然的话早晚还是会复发的。调养性格,抑制欲望,与自然合一,这病没什么大不了的。当然,咱们还是出去走走。”
  鸭屎听圆觉法师这么一说,立即意识到二姐有救了。他很想过去搀扶圆觉法师,但是道明已经搀扶他了,鸭屎不好意思过去。他走在法师身后,压着自己的步子,生怕走快了。圆觉法师步子走得很慢,从洞窟走到沙滩花掉了不下于二十多分钟。
  鸭屎一边走一边看手表,显得极为着急。他所着急的,无非是怕耽误了看望黑蜘蛛的时间。圆觉法师赤脚走在沙滩上,与道明聊着佛法中的东西,尤其是聊了很多自己闭关、辟谷这段时间的感悟。有一些家长里短的东西,鸭屎能听懂,还有一些他完全听不懂。
  走了很远之后,圆觉法师才想起鸭屎来,转过脸,笑呵呵地说:“我们是不是走得有点快?你能跟上吗?”鸭屎心里想说,他自然地走,走得比他们要快太多,但是自己目前有求于人,所以不好意思说。
  “没有,没有,你们的速度正好。”鸭屎笑着说,“我跟着你们的步子呢。”
  “哦,那就好。”圆觉笑着说,“我们瞎聊,你别介意。”
  “没事,没事,反正我也听不懂。”鸭屎说摆了摆手,示意他们继续走。
  尽管这个岛不算太大,但也是两座大山组成的,整体并不小。从中午一直走到下午,圆觉与道明一直聊得非常开心。鸭屎从未见过出家人有这样的状态。看着海风中,两个人的法衣任意摆动着,鸭屎禁不住非常感动。他们太潇洒了,完全不在意这个世界发生了什么,更不关心外界的一切。他们活得每一分钟都属于自己。

  反观自己,这么多年了,一直为别人而活,如今还是如此。尽管如今为女人孩子而活同样是属于为自己而活,但是并不究竟。鸭屎在岛上才待了这么短的时间,就已经非常思念鸭蛋了,想得不行了。此时,鸭蛋在他的世界里,属于完美的孩子,哪怕是调皮捣蛋都很可爱。
  他同样也想悦悦和奇奇,但是总觉得和这两个孩子隔着一层。至于是为什么,他自己并不清楚。人的血缘关系就是这么奇怪。即便是再亲密的人,如果没有血缘关系,也一定是有一层隔膜的。这层隔膜永远都不可能彻底打破,即便是爱情也不能。
  这一路沙滩散步可把鸭屎折磨坏了。他从重庆穿越日本战区来到微山所经历的曲折,也不如此刻的烦躁来得深刻。他只想早点看到黑蜘蛛,看看她有没有恢复过来。同时,他想早点看到黑蜘蛛好起来,然后回去看看鸭蛋他们,或者回去将他们带到这里来玩几天。
  圆觉法师兴致勃勃,走到太阳慢慢西斜的时候,突然想到了回去。他转过脸,高兴地往回走。鸭屎原地等了他们一下,让他们走在前面。他们仿佛没有看到鸭屎一般,继续讨论着佛学问题,兴致更浓厚了。

  走到聚居区的时候,太阳已经落到海平面了。鸭屎本以为他们俩会立即进洞窟,没想到他们站在沙滩上,望着西边海平面上即将落下的太阳,目不转睛地看着。鸭屎的一腔不满立即变成了怒火。由于在人家的地盘上,他不得不将怒火压住,一个人悄悄地往石窟走。
  “四爷,快看,太阳是在海面上跳动着落下的。”圆觉法师背着鸭屎,一边看着太阳落下,一边叫着鸭屎。鸭屎不得不停住脚步,站到圆觉身后,沿着圆觉指的方向看去。对鸭屎来说,那太阳与平日里自己见过的没有任何区别。
  看完日落,又看了一会儿晚霞,随后起了海风,三人又凉凉的吹了一会儿海风。一直到天黑了下来,圆觉才说:“时间差不多了,过去看看吧。”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