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乐小山村》
第26节

作者: 冰凉的小手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但就在关键时刻,门外传来“啪嗒”的声响,很响亮,一下子把热火中的荷花和张富贵带回了现实,两人同时惊愕莫名,外面什么声音?
  荷花在门口探出个脑袋在外面张望,结果发现斌子倒在了地上,哦,这个死鬼从桌上摔下来了,她一惊,不会摔死了吧。荷花披上件外衣,光着下身,打着赤脚走了过去,只听斌子还在打着呼噜,那就没事了,她这才调头回到屋里,对着张富贵说,“没事,他摔了下来。现在正在地上呼呼大睡呢。”
  “哦,地上凉,要不要先把他给扶起来?”张富贵说。
  荷花直接把披在身上的那件外衣给丢在了一边,“管他呢,我们还是把我们自己的事办完吧!”
  说着,她又跟张富贵纠缠在一起……
  夜暮悄悄降临,月儿悄悄出来,他们在连番的云雨后竟睡着了,张富贵和荷花被门外的敲门声吵醒。
  张富贵赶紧穿起衣服,荷花也赶紧用了块布擦拭了自己粘糊糊的下身便穿起了衣服,嘴里还在骂,“谁呀?这么晚了还来敲门。”
  张富贵却不这么认为,“还好有人敲门,要不然等你老公醒了,就不得了,真是,我们两个怎么会睡着了呢?”
  荷花慌慌张张地收拾了一下,这才和张富贵出了卧室门。
  荷花朝门外喊了一嗓子,“谁在敲门?”
  “是我,兰兰,嫂子,我们家大哥呢?”门外传来兰兰的声音。
  张富贵一惊,我的天,居然是兰兰。
  “姐,我得走了。”张富贵一急就要往后门走。
  荷花拉住了他,“你这么怕她干嘛?”

  张富贵低声说,“不是怕不怕的问题,如果她知道我还在这,而斌子喝醉了,院子门还关着,我们说得清楚吗?”
  荷花摇了摇头,“那还真说不清。”
  “那就是了,我先走了。”
  “嗯,你去吧,我送你。”说着,两人摸到到了后门,张富贵打开门,正要出去。
  荷花却抱紧了他,“张富贵,姐算是有些喜欢你了,我们什么时候还能再做那事?”
  “放心姐,机会多的是,现在时候不早了,你得去前面开门了,就说我早就走了。”
  “哦。”说着,荷花依依不舍地,把她性感温润的嘴唇贴了上去,一阵温润,这才放开了张富贵,“你走吧,路上小心点。”

  “好的,姐,我走了。”说着,张富贵走了出去。
  今夜算是月光明媚,青蛙咕咕在叫着,一切似乎是那么的平静。
  但张富贵心里不平静,他心里在想,我就这样回去吗?见到兰兰又如何解释?
  走着走着,他觉得这样回去容易让兰兰怀疑,身上汗液还有他和荷花的**粘糊糊的让他很不舒服,要不然去河边洗个澡?看看四周,家家户户透着灯光,张富贵明白时间还不算晚。

  嗯,好主意,不但好解释他去了哪里,而且可以把自己洗净。
  于是张富贵往河边走去,这个时间,洗澡的人已经很少了,张富贵脱光衣服,跳进了河里。
  张富贵刚从水里冒出头来,其余几个人一看是张富贵,就向他打起了招呼。
  “张富贵啊,这么晚才来洗澡啊!”
  “张富贵恭喜你,当上小组长了。”
  他们说着,脸上挂着笑容。
  张富贵纳闷,消息怎么传得这么快?更让他纳闷的,平时他来洗澡,人们都不搭理他,这会,他们就热情起来了,难道一当官,这人的地位就真的直线上升?
  张富贵冲他们傻呵呵地笑着,“谢谢”
  一个就问,“你是怎么当上这个小组长的?”
  另一个也跟着问,“对呀,你是怎么当上的?”
  他们心里肯定在想,村委会怎么会选你这个傻不拉几的人当小组长?
  这个问题把张富贵给问懵了,难道,他操了支书的老婆,靠她才当上这个小组长的?当然不能这么说,张富贵半晌不语。
  游过来一个人却为他解答了这个难题,“听说,是支书保举的。”
  “哦”大家没了意见,张富贵看得出,大伙还是挺怕那个斌子的。
  据说,谁要是得罪了斌子,领种子,化肥的,就肯定会被扣。

  所以大伙又不说话了,河里静悄悄的,只听见哗哗的洗澡声。
  张富贵痛痛快快地洗了个澡,洗罢,拖着疲倦的身子,回到家门口,却见院门紧闭着,他推了推,但推不开,里面已经反锁了,他纳闷,兰兰不知道他还在外面吗?
  于是他拍了拍门,但老半天没有人过来开门,张富贵一惊,兰兰不会出什么事了吧?
  “等一下。”兰兰奔了过来,“你瞧你,也算是个官了,衣服都没穿整齐,还打着补丁,你瞧你多寒酸。”说着,兰兰帮他整了整衣服,拍了拍灰尘,他们靠得这么近,张富贵都能闻见她身上的幽香,她的小手轮轮的,轻轻的,拍得他很舒服,张富贵不禁眼睛怔怔地看着她出了神。

  兰兰整理完毕,轻抬的大眼碰见了怔怔的眼神,俏脸又一红,她走了开,“你快去吧,中午按时回来吃午饭。”
  “好嘞”张富贵回过神来,大踏步朝门外走去。
  张富贵赶到了村委会。
  村委会红墙黑瓦,都是平房,围成了一圈,大门是一扇网状大铁门,张富贵记得小时候他还爬进去过,如今他是大摇大摆的进来,别提多神气。
  刚进门就看到对面一面醒目的牌子,“晓林村村委会。”
  张富贵第一天来上班,心情一片大好,心里甭提多高兴了,哈哈,老子今后要在这上工了,不对,不叫上工了,得用个时髦一点的词叫上班,对上班。
  张富贵高高兴兴地走进了那个挂了牌子的办公室。

  刚一进去,里面就掌声雷动。
  一个大嗓门在那里喊,“欢迎张富贵同志加入村委会。”,这个人说着,笑嘻嘻地鼓着掌,其他人也跟着鼓掌,响声更加响亮。
  张富贵不好意思地摸着自己的后脑勺,傻劲一犯,傻呵呵地笑着,“呵呵,呵呵”,他从小到大,从没这么受欢迎。
  见他这样笑,大伙都停下了鼓掌,眼睛像看怪物一样看着张富贵,心里都在想,怎么弄一傻子进村委会?
  斌子一看,场子冷下来了,他看了看大家的表情,明白了情况,他马上说,“你们别看张富贵那傻样,人可津明着呢,不信,我们请张富贵讲话,谈谈他以后的工作方案。”
  “好”大家都“啪啪”,掌声再次响起来,其实大伙想看看张富贵的笑话,一个傻子还能谈方案。
  张富贵一愣,这他娘斌子不是纯心搞他吗?他才上任第一天,一点头绪都还没有,叫他谈什么方案,见大家掌声雷动,张富贵明白,这群狗日的等着看他的笑话呢。
  日期:2018-09-18 18:59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