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乐小山村》
第25节

作者: 冰凉的小手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张富贵一愣,这斌子话里有话啊,字里行间,好象发现他和荷花有什么不对劲似的。
  荷花也一愣,她咬住了刚往嘴里送菜还没拿出来的筷子,眼睛滴溜溜地看看斌子,又看看张富贵,不知道这斌子是喝高了,还是发现了什么。
  整个屋子顿时安静了下来。
  斌子忽尔大笑,“哈哈,我是说,你小子好大的面子,上级领导来我家喝酒,你嫂子都不让我喝个痛快,今个儿看你面子,她却破例了,真是太阳打西边出来了。来”说着,斌子缓缓地把他的装满酒的杯子拿了过来,“来,你的酒倒上,这杯,哥哥,我敬你。”
  张富贵这才晃过神来,斌子刚刚那生硬的一掌和刚刚的一句“你小子干得好事。”可把张富贵吓了一跳,虽然论个头和体力打起来,斌子绝不是他的对手,但他的小组长一职还捏在他手里呢?老实说,他刚刚脊梁发凉,额头冒汗,直到斌子哈哈大笑说的一番话,才让张富贵相信,斌子什么也没有发现,而是自己多心,他赶忙说,“这怎么使得,我小你大,我敬你才对”说着,张富贵将他扶坐他原来的位置,给自己的杯子又倒了一点点酒,“好,斌哥这么瞧得起我,做小弟的今个儿舍命陪君子了”

  说着,张富贵端起了自己的酒杯朝斌子的杯子碰了一下。
  “好,好兄弟,来干了这杯。你我就是生死兄弟,以后有福同享,有难同当。”斌子豪迈地说着,将杯中酒慨而康,咕咚全喝进了他的大肚子里。
  “好,斌哥真好酒量。”张富贵夸道。
  “那是”斌子被夸得意气风发,“我们再喝,今天我们哥俩不醉无归。”
  “好”

  一下子那瓶张富贵的白酒就喝完了,荷花美目一看,转身去了屋里,拿了一坛子老酒。
  “哈哈,你这个婆娘,今个儿什么风啊,这酒也拿出来了。”斌子红光满面,咧开着嘴笑。
  荷花把酒放在张富贵的身边,对他低语了一下,“看样子,你还得加把劲”
  “哦,”张富贵点点头。
  荷花正要回到自己的位置,却故意从张富贵的身后绕过去,小手突然在张富贵的屁股上掐了一把。
  这会张富贵忍住了,所幸她也没怎么用力,纯粹是挑逗一下他。
  张富贵虽说没喝多少,但他的身体在火辣的烧酒剌激下,体内激情也在燃烧,他看了看荷花那圆鼓鼓的屁股蛋子,想扑去……,但显然还不到时候。
  张富贵强压着体内的冲动,给斌子倒满了酒,又给自己的杯子,意思了一点点。
  他举起了自己的杯子,“斌哥,我再敬你,祝你升官发财。”

  “好,这话我爱听,借你吉言。”说着,斌子与他再次碰杯,这一杯下肚,只见斌子脸色更红,像唱红脸的戏子一样,头都支不起来,只能用手托着腮膀。
  荷花的胆子更大了,她的小脚再次伸到了张富贵的胯下,抚弄着,性感的红唇吸吮着筷子,眼睛直勾勾地看着张富贵微红的脸,如痴如醉。
  张富贵咬了咬牙,他已经被荷花这个**挑得火急火撩,可是这斌子还是屹立不倒,像一位铁将军一样驰骋着酒场。
  荷花见他没了反映,脚丫子伸过去在他腿根上一揪。
  “啊”张富贵猛然回过神来,看到了荷花如火般的眼神,从她的眼神里又看到了她强烈的渴望。
  这不禁让他想到他与荷花在滚在一起的激情四射的情景。

  荷花朝他使了使眼色。
  张富贵明白,她是在催着他把斌子灌倒。
  张富贵点点头,马上起身给斌子倒酒,不断地劝他喝。
  最后,斌子终于趴倒在桌子上,荷花欣喜若狂。
  荷花难掩心中的喜悦,她走过去,推了推斌子,“斌子,斌子,醒醒?”
  斌子睡得跟死猪一样推不醒,荷花大喜,向张富贵使了个眼色,就转身朝她屋里走去,张富贵当然明白她的意思,也跟了过去,一进门,两个人就抱在了一起来,像饥渴的两条狼一样,互相咬啊咬,咬得热火朝天,一边亲吻一边互相摩檫着躯体。

  张富贵正要去关房门,被荷花拉住了,“他在门外,不是更剌激吗?”
  张富贵一惊,这娘们真骚得可以,连老公在外面,她还觉得剌激,不过想想确实挺剌激的,老公醉酒在客厅,老婆偷情在卧房,但张富贵有些顾虑,“这样不太好吧,万一他醒了呢?”
  “放心吧,他现在睡得跟死猪一样,怎么会醒?”荷花的小手已经迫不急待地探入他的衣服里,抚摸着他健硕的胸肌。
  “不怕一万,就怕万一啊!”
  “你说的不无道理,大不了你也装醉酒,这醉了酒的人可是什么事都干得出来,他拿你也没办法。”荷花说着,手钻入了他的裤子里,张富贵早已被她挑得热火焚身,将她推倒在库上。
  荷花迷离着双眼,梦呓般地说,“张富贵,来吧。”

  张富贵心里打起了冷笑,呵呵,这骚娘们还好上了这口,“你真不怕斌子醒了。“
  “怕什么,他外面的女人多的是,我今个儿就趁着他在家,给他戴顶绿帽,他活该。”
  张富贵听出来了,荷花是对斌子恨之入骨,才这么做的,“那好,我就成全你,我怕什么,大不了小组长不干。”
  说着张富贵三下五除二,扒掉了她身上的衣服,这次没用撕,再撕坏人家一件就有点过了。
  荷花一被脱光光,就自个分开那诱人的双腿,“来吧,宝贝。”
  荷花看样子已经急不可待。
  张富贵一边心里大骂“真骚”,一边退下自己的裤子,上衣不管了。
  张富贵正欲挺身而进,突然想到一件事,“等一下”
  荷花睁开眼,“怎么回事,还没开始啊?”
  “院门总得关一下吧,要是有其他人来,那就糟了。”说着,张富贵提起裤子就跑了出去,将院门关上并反锁了,张富贵这么做,主要是怕被兰兰撞见,那可不得了。
  张富贵关了门回来,看了一眼趴在客厅餐桌上的斌子,看样子他睡得死沉,就算再大的动静,他也不会知道了,张富贵嘿嘿一笑,进了屋里。
  荷花还叉开着双腿等着他,一见张富贵进来,就说,“张富贵,快啊,姐姐我等不急了。”
  “好嘞”张富贵跨上两步,退下自己的裤子。
  荷花光着身子,弯下腰去,双手撑在库上,大屁股撅得老高。
  还等什么,张富贵毫不犹豫地先给了她的大臀几个响亮的耳光,打得她的屁屁通红。
  荷花叫了两声,“哎呀,你个坏蛋。”

  张富贵嘿嘿一笑,这才迎头而上……
  卧房里,张富贵与她嘿咻,满屋子春光明媚,喊杀四起,而斌子就在客厅,可怜的斌子睡得跟死猪一样,全然不知。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